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26

双11大家剁手了咩~~~反正UU是剁了

邮箱里就这么点请将就一下~


真相埋在腐土之下,稍加翻动,便味道刺鼻。


赵启平晚上没睡好,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上班。

从手术室出来,手机上有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信息,都是来自谭宗明的。

他没心情回电话,只把手机扔到一边。

 

下班回家,疲惫地把衣服往沙发上一扔,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正是谭宗明。

赵启平着实被吓了一跳,张嘴就骂

“你怎么不开灯?!坐在这儿玩隐身吗?”

说罢转身去开灯,被身后的人一把拉到沙发上抱住。

挣了下没挣开,只好任他抱着。

“启平。”

低沉带着些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声音里带着疲惫……

不可以心疼他!赵启平,你有点出息!

 

 “生气啦?我不是有意瞒你……”

一天的劳累过度的身体,被温热怀抱熨帖着,赵启平几乎要卸下了心防,只得咬住嘴唇不说话。

察觉怀里的人倔强地不吭声,谭宗明叹了口气,把人抱得更紧

 

“我……有个未婚妻。”

未·婚·妻!

这几个字在赵启平脑子里炸开。

他有个未婚妻,他们还有个孩子!这说明,前些日子他出差……呵呵,我还真相信他是真的是去工作,原来……原来……

谭宗明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发抖,连忙把人转过来。窗外的灯光照进来,映得怀里的青年脸上一片晶莹。

“启平,你,你别哭啊……”

 

赵启平抬手摸了摸,摸了一手水。他打掉谭宗明伸过来要帮他擦眼泪的手

“谁哭了……你别碰我!”

“启平……”

“都说了别碰我!!”

“好好好,不碰你。喏,擦擦。”

谭宗明拿过纸巾递给他。

赵启平接过来抹了把脸,越发觉得自己不值。

“你说你出差,原来是,是去见未婚妻和孩子去了。我还傻了吧唧地等着你……”

“我是出差去了,办完事才回了趟家。我父亲终于点了头,让我把萱萱带回苏州老家。我特别高兴,想着让你们见上一面。谁知道,你们就这么……这么见过面了。”

赵启平扔掉手里的纸巾

“我们见过了。接下来是不是我就要收到你和孩子妈妈的请柬了!?”

“请柬?”谭宗明有点明白过来,他没控制好笑了一下

“你……在吃醋?”

……

“谁吃醋了?!”

“没有请柬。”

“唉?”

“没有请柬。要是有,也是你和我的。”

谭宗明的眼睛深情地注视着他,如一汪深潭,映着窗外的灯火,让人不禁沉溺其中,无法挣脱。

“只要你同意,我们就去国外结婚。加州怎么样?那边阳光特别好,一年四季都是蓝天白云。”

“喂,说你的事呢!”

谭宗明被打断的话头,顿了一顿,垂下眼

“她……生萱萱的时候大出血,我当时在国外,知道的时候,人已经没了……”

赵启平没想到是这样,呆了一下

“抱歉……”

“没关系,已经过去很久了。当时我父亲非常生气把我赶出了家门。之后很多年我都没有回去过。都是姜姨和我弟拍些萱萱的照片给我。”

“老谭……”

赵启平握住他的手,想给他些安慰。谭宗明却突然说:

“我不是一个好父亲……甚至不是一个能让人托付与依靠的男人……怪不得你也不答应我……”

“不是的!我……”可以答应你。

一支手指抵住了想要往下说的唇

“没关系,我等你。等你真正放下所有的顾虑,等你真正属于我的那天。”

 

谭宗明抱住赵启平,在他脸颊上亲了亲,便站了起来,拎起搭在沙发上的外套

“厨房有晚饭,你胃不好,多少吃一点。”

赵启平看着他突然的动作,心里慌慌的,不禁追问道:

“你去哪儿?”

“回佘山,萱萱还在家等我。”

谭宗明见赵启平坐在沙发上发呆,伸手揉了下那毛茸茸的脑袋

“好好吃饭,我会查岗的。”

 

锅里是煮得浓稠的百合粥,看那卖相,就知道是有人下了功夫现煮的。餐桌上保温盒里,是李记的小笼包。

赵启平觉得自己没出息极了,被他三两句和一锅粥就打发了。可他又觉得自己和没影的人吃醋有些面热。

粥很好喝,小笼包也是他爱吃的。

“说什么等我,还不是回家陪女儿,哼!”

 

 

今天开车的司机是邢波,从后视镜里看到老板阴沉的脸色,默默地闭紧了嘴。

谭宗明用手扶着额头

[启平,要是你知道了真相,还会不会继续爱我?]


评论(4)
热度(22)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