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迷妹,文渣,博爱,手残

一寸日光 08 下

请结合上篇食用~~~

其实不分上下啦,就是个车,因为一开始想不放图直接上,内容比较含蓄,结果还是被和谐了……于是就改了改。

其实谭总比一开始温柔多了,哈哈

PS:谁能告诉我,如何在正文中插入图片?谢谢先~

[蔺苏]关于在上面的问题

关于在上面的问题


脑洞来由: 

看了篇蔺苏蔺有感。因为心疼苏苏(在野外啥也没有怕苏苏受伤)而主动要求苏苏上他的鸽主!555少阁主太宠长苏了~

PS:鸽主美如画!

PS又PS:这不是我的苏靖吗?……好吧,那只靖二哈估计注意不到这个。不过如果腹黑苏要求应该也没问题。呃,跑题了,哈哈~

 

一日,梅长苏和蔺晨坐在屋檐下,赏梅喝酒。

看着落英缤纷,梅将军突然想起当初在宿城和一对父女喝酒,却被蔺晨搅了局的事。

所以,在蔺晨凑过来亲他的时候,伸长了手臂,把他抱进怀里。

本来嘛,对少年进行引导就是长者份内之事。

梅长苏亲着怀里的少年,不经意间,被扒光了衣服,压在了床榻上。

“等一下。”

梅将军半推开蔺晨。

“怎么了?不舒服?”

蔺晨紧张地问

“没有。我是说,我……我想在上面。”

“?”

“这回由我来好吗?”

“好啊。”

蔺晨想都没想,答应得特别爽快。

这下轮到梅长苏懵了。就这么轻松的答应了?

“你以前不是不同意吗?!”

“以前?以前你身体不好。哦对,我有个条件。”

果然

“什么条件?”

蔺晨拿手指比划了他下面,又滑到他嘴边,点点他的唇

“原来都是拿下面那张嘴吃,这回用上面这张吧。把我的东西要都吃掉才行。”

“……好。”

蔺晨把自己扒了个精光,坐在一堆衣服中间冲着梅长苏笑。

 

美丽的少年,眉眼如画,长发如瀑,披散在雪白的皮肤上

 

梅长苏咽了咽口水,扑过去把他压在身下。从嘴唇一路亲吻到小腹,张嘴含住那根。不知过了多久,脸有些酸。梅长苏想起刚在一起时吃过的亏,改用手来。另外一支手探到后方。

梅将军把手指插进去的时候,感觉到异常的紧致。想起香脂在屋内,他起身要去拿,被蔺晨拉住了

“没事,直接来吧。”

“你会受伤的。”

“说了没事的。你喜欢什么样的?紧一点还是松一点?还是滑软一点的?”

“?!”

“还是说,你喜欢女人那里??!”

梅长苏见蔺晨有些为难地把手伸向两腿之间,他抓住了他的手。端午的醉酒经历着实让梅将军头大。

“阿晨,我喜欢什么样你就要变成什么样吗?”

“嗯。你喜欢什么样的?”

“我只喜欢你。是你!我想要的也只有你!并不想让你变成什么。”

蔺晨面上更加为难

“长苏啊,我的本体……那蛇身估计你……”

“不用那个,这样不是挺好?”

“这样?可这腿也是幻化出来的。”

梅长苏惊了一下,拿手摸了摸缠在他腰上的长腿。

“等一下。你是说,这腿是幻化出来的?”

“嗯。”

“那这个……”梅长苏看向他胯下挺立着的家伙

“这是真的!蛇身也会有啊。就是样子……不大一样……”

“就是说,你问我想要什么样的,包括女人那里都能幻化出来,就和幻化的腿是一样的?”

蔺晨点头

梅长苏卸力般吐出口气,刚刚斗志昂扬的地方也有些软了下来。

“长,长苏?”

“所以,都不是真的。”

“不,那个,你的感觉是真的!”

梅长苏摆了摆手,拿出香脂放在蔺晨手里,凑过去亲他

“还是你来吧。至少,你是真的。也真的的快乐~”

“长苏……”

 

一室旖旎

 

 

激情过后,梅长苏捏着蔺晨的蛇尾尖在手里摩挲。蔺晨有一下没一下地亲他

“我突然想起个事儿来,你有个姐姐是吧?”

“嗯。”

“那你姐姐和姐夫……”梅将军拿眼比划他俩

“这个啊,我不大记得了,就记得姐夫好像是只鸟?反正是有翅膀的那种。”

……我好像没问这个

“他们……有孩子吗?”

“有啊。”

“这么惊讶做什么?”蔺晨笑了出来,“我知道,你是想问,这蛇身……如何那个啥对吧。”

梅长苏有些讪讪

“夫妻生活什么的变成一样大小就行吧,大概。孩子也不是从肚子里生出来的。是用两人的精血和元神加以秘术产生的。所以身材,种族什么的,都不是问题。”

梅长苏想了一下说:“很神奇。”

“对。其实,我们俩也能行。”

“什么能行?孩子?”

“对。可以有一个你我血骨的孩子。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的身体承受不了。”

“那你不想要?”

“不要。有小飞流一个就够了!再来一个跟我抢你吗?”

蔺晨皱眉

梅长苏笑着帮他抚平眉间

“长苏啊,其实孩子我自己就行~只不过,要把尾巴切一截。”

梅长苏抓住他比划自己尾巴的手

“切什么切!不疼吗?”

 

突然额头一阵刺痛,一些画面冲进脑海

一个半蛇身的女人手拿着巨斧,另外一个人从背后按住他

那女人美目含泪,对他说:“阿晨,我族就剩你我二人。你千万不能有事。相信姐姐好吗。”

手起斧落

 

蔺晨似乎能感觉到尾巴上的巨痛传来

“怎么了?”梅长苏看他抖了一下,关切地问

蔺晨抱住梅长苏,把头埋在他的颈间

“没什么,想了一下果然好疼。”

梅长苏安抚地抚着他的背

 

谁也没注意到,他左耳的耳扣,闪了一下。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U……

[谭赵]一寸日光 09 上

一寸日光 09 上

 

荒野之风

 

事后,赵启平累得没等谭宗明给他清理完便睡着了。

谭宗明确认他睡着了。从地上捡起条家居短裤套上,去了客厅。

他那身衣服好好地挂在衣架上。

贤惠。他轻轻吹了个口哨

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个长条状的雪茄盒,里面放着两支Trinidad 。拿出一支用自带的雪茄剪裁掉雪茄帽然后点燃。叼在嘴里走到窗前。

二十几层的高度,风很是狂野,吹乱了他半湿的头发,夹着凉意冲进屋内。

卷走了雪茄冒出的青烟和一室旖旎,还有身上的体温。

谭宗明深深地吸了口烟,烟雾在嘴里打了个转便吐了出去。

他揉着太阳穴。

那是累到极致的感觉。身体的亢奋和情绪焦躁通过性爱得到纾解。可头痛却无法缓解。

以前总是嘲笑某人用脑过度才会头疼。现在轮到他了。

呵,典型的说人不如人。

他半倚在窗前,却不小心压到了肩膀上的淤青。

大意了。

仗着自己布的局,如此不小心。还好只是挨了一下,要是……

不,不会。

他对自己说

我的局,万无一失。

挨这一下,便能忠奸立断,何乐而不为之。

 

不过,刚刚,赵医生似乎很小心地避开了右肩,连抓痕都没抓到这里

“赵启平。”

这三个字在舌尖滑过。

Trinidad带着些土味和浓郁的Ligero干草的味道。一如这风,如同在旷野前行。

“下次,带他去骑回哈雷吧,希望他能喜欢。”



哎呀,越来越短小了

算是过渡吧。

感情是‘做’出来的

[谭安]美国往事06

美国往事 06

吃饭,做题,聊天的美国日常

AU OOC  友情向  过渡章

 

“谁说他没上过大学?”

徐冀站在料理台前,把调好的面糊倒进平底锅,一转,就是一个薄面饼,翻个面,就能出锅了。

“他自己说的。”安迪星星眼看着徐大哥帅气地颠锅

徐冀递给安迪一张面饼

“尝尝咸淡。小心烫。”

“嗯!”安迪接过来。面饼很薄,里面有胡萝卜丝黄瓜丝还有鸡蛋,很香!

“真好吃!这是什么呀?”

“咸食。”

“咸食?”

“北方的一种面食。吃完了帮我把蒜剥了。”

“哦。”

“宗明在国内上的是军校。本来要进的部队都定了。出了点意外,才来的美国。”

“军校?意外?”

“嗯。可能军校学得的东西,和普通大学不一样。”

“怪不得他说没上过……”

“蒜剥好了?”

“嗯。”

“不错。你去叫宗明上来吃饭吧。这小子快长在地下室了。你们有空也多出去走走。”

“哦……”

 

地下室一边是车库,一边改造成了健身房。

谭宗明除了早上晨跑出门,其他时间不是在书房和安迪一起学习,就是泡在地下室。完全不出门。

安迪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同,毕竟她也是这样。可让徐冀一说,才发现,他安静得不正常。完全没有她同学那般的,或是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有的活力。

 

“老谭。徐大哥说你上过大学,上的军校。”安迪边啃苹果边看谭宗明做功课

“老徐说的?”

“嗯。”

“那个大嘴巴!”谭宗明扔了笔,转过身来:

“他一学医的,知道什么呀?”

“那,军校不是大学吗?”

“是。军校也有很好的专业,要看你学什么了。”

“你学的什么?”

“百无一用的,指挥。”

“指挥?”

“嗯。”

谭宗明看着一脸问号的安迪

“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那个……徐大哥说,你不能老闷在家里,要多出去走走。还说你本来要进部队的,但是……”

安迪没说下去,有些好像侵犯了他人隐私的懊恼

谭宗明叹了口气,拉她坐在对面

“我呢,以前不出门,是因为在这边没有朋友。现在么,你知道的。”他指了指成堆的文献,继续说

“我家老爷子,就是我爸。他位高权重,当然,越位高权重的,就越容易有死对头。我做为他老人家的儿子,自然少不了要……”谭宗明顿了一下

“死对头那边很有背景,就算进了部队也不让我到核心的地方去。这不,随便寻了个由头把我扔到这儿了。”

他说得很轻松,垂着眼,没什么表情。可安迪莫名地觉得有些伤感。

她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

 

传真机突然开始狂吐纸。一页一页的试题,就这样堆了起来

“不是吧……”谭宗明转过身去接要掉下来的试题,右手在脸上快速地抹了一下。

他拿着试题转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夸张的,可怜兮兮的表情跟安迪抱怨

“昨天的刚做完,今天又这么多!这都从哪里来的呀!”

安迪看着他,有些怀疑刚才的伤感有没有存在过

“安迪?昨天的试题帮我看看吧。”

“哦,好。”

 

老谭在还是小谭的时候,伤感了一下。

果然一个人的时候是坚强,有人安慰的时候就忍不住。

就是觉得,如果谭宗明要学的是指挥,说不定是陆军指挥学院的~

 


就是这个体位!虽然我没写出美好的十分之一,但真得很赞~~~

PS:果然被屏蔽了……我改……

羡慕不用外链或是图片直接TX系统的太太们TOT

[谭赵]一寸日光 08 上

一寸日光 08   上篇


大概一个月前的东东,意识流的,车

先来一段,如果再被屏蔽了我就发图。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边走边脱衣服进了浴室,认命地把散落一地的高级定制捡起来放好。

下午回来就洗好澡的赵医生闻了闻自己,没闻出油烟味。他找出一件浴袍在浴室门外转了两圈,听见里面的水声停了下来,敲敲门

“老谭,浴袍。”

“进来吧。”

他裸着上身,一条毛巾围住了关键部位,拿另外一条毛巾在擦头发

知道他白,这会儿洗完澡更是白得发光。湿发散落在眉间,更衬得他唇红齿白眉目清隽。

谭宗明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范。

身材修长而有力,不是健身房练出来那种虬结,就像是野生的猛兽,每一块肌肉都是力量与美的存在。

斜方肌,胸大肌,三角肌,腹肌,他有人鱼线就算了,居然还有鲨鱼线!

人鱼线的尽头,是块毛巾……啧。毛巾下面,结实的腿,又长又直……看得赵医生这个心潮澎湃

“好看么?”低沉的嗓音在浴室里回荡

“简直秀色可餐!”

赵启平舔了舔嘴唇。

谭宗明笑着转身把手里的毛巾放下

背部斜方肌,背阔肌……一大片淤青在右边肩胛骨的位置。因为白,显得更加明显。

“你这肩膀是怎么回事?”

“哦,撞的。”

“撞的?在哪儿撞的?”赵启平凑过去拿手按了按。没伤到骨头,就是淤血

“机场。”

“机场?怎么撞的?”浴室里的光太亮,靠近了才发现谭宗明身上居然有许多细碎的疤。

“赵医生这是要问诊?”

“关心你。”

谭宗明揽过赵启平,任身上的水气蹭在他的T恤上

“没事。”谭宗明抻出左腿去勾赵启平的腿

赵启平低头,却看见他的左小腿外侧,好大一道伤疤,像是被人拿利器捅进去再豁开的伤。熟悉的痕迹。

“旧伤?钢钉还是钢板?”

“看得出来?不愧是骨科的。”

“怎么弄的?”

“车祸。”

“车祸?”

“嗯。很多年前的事了。”

谭宗明握住他的手,用腿蹭他的腿。白皙的小腿旁边,蜜色的皮肤一条毛腿……

“你这腿就跟穿了毛裤似的。冬天一定不冷。”

眼瞧着赵医生要反抗,谭总连忙把人抱进怀里,摸着短裤里那坨半硬的家伙

“我听说,毛发重的人,性)欲都特别强!”

……

‘性_欲特别强’的赵医生抬头咬住他的下巴磨牙,咬着咬着改用舌头舔他的下颌。柔软的舌头舔在稍稍冒胡茬的下颌上,微微刺刺的感觉

谭宗明脱掉他半湿的T恤,把手抻进短裤里揉摸着他的臀部。

“你身上,也就这儿肉多点。”

“怎么,嫌我瘦啊?”

“哪能呀。我是说这腰,这臀漂亮极了。”

“哼”

两人亲吻着,跌跌撞撞进了卧室。

赵启平背部突然一凉,才发现谭宗明把他按在了卧室的落地窗上

“老谭……”

“没事。对面的楼那么远,而且我们也没开灯。”

谭宗明边说边把涂了润滑剂的手指挤进他后面,帮他做扩张。

“转过去。”

谭宗明拍拍赵启平的屁股,让他转了个身。赵医生双手抵着玻璃,一条腿踩在旁边的沙发上。

没等他适应了三根手指,便借着套子上的润滑剂整个挤了进来。

嘶!

有些疼。

赵启平发现谭宗明的坏习惯。头一回总是不好好地滑润就进来。不过控制在大概在有些疼,却不会伤到的程度。

这个人平时看着温文尔雅,一副很冷淡的样子,其实骨子里特别的兽性。

对,兽性!

他被顶得用头抵住玻璃,又疼又爽。好吧,他还是挺喜欢的~

谭宗明亲吻着他的后颈,

“走神了。”

“嗯……啊……”

赵启平承受着后面的冲击,突然看到对面楼的哪个窗口的灯冲这边闪了一下。本能地后退,靠在了谭宗明怀里。

“光……”

“没事……远着呢。”



时隔这么久才填,欢乐颂2都结束了……恩密马塞!TAT

赵医生的毛毛腿和老谭光滑白皙的小腿……

事实证明,再美的美人也逃脱不了男人的粗鲁和喜欢就欺负的恶劣

谁叫赵医生就好这口呢

苏哥哥吹的曲子。很美很欢快。短萧也是可以欢快哒~

而且因为短,所以好带啊

[蔺苏]五月五 番外

小剧场

一、猫儿

 

梅将军和蔺少阁主看完烟火回到家。

刚要进门,一只金色虎斑白肚皮的大狸猫从门口的树杈上跳了下来,冲他俩喵喵叫

蔺小晨蹲下冲猫招了招手,猫儿扑进他的怀里

“长苏,我们养只猫好吗?”

蔺小晨把猫举起来

两张肉嘟嘟的圆脸,大大的杏核眼X2,期盼地看着他

嗯,除了行说不出别的话来。

梅将军伸手摸了摸大黄猫的脑袋,手下的毛水油皮滑。大黄猫蹭了蹭他的手,舔了他的手指

没等梅将军反应过来,大黄猫就被抱走了,蔺小晨点着大猫教训:

“他是我的人。你不准舔。”

大黄猫歪了歪头,伸长了脖子蹭了蹭蔺小晨的下巴。

之后进了门,迎上来的众人围着大猫都想要摸一把。大黄猫很是温顺地趴在地上,吃着大伙从厨房顺来的小鱼干。

在厨房啃着蜜瓜的飞流听到二人回来,扔了蜜瓜冲了出来。

“苏哥哥!”本想扑进苏哥哥怀里,却发现他的苏哥哥手边趴着一只大黄猫。

“猫!”

“小飞流,我们养只猫。好不好?”蔺小晨问

“不好!”

“为什么?这猫多可爱。”黎刚问

“不要就是不要!哼!”飞流转身就跑

猫儿却站起来,追着飞流去了

“哎!这猫真聪明。知道飞流不同意,这就去追了”

“嗯嗯。”众人点头

“不过,这猫真干净,皮毛也好,不知是谁家养的。”

“嗯嗯。”

“小飞流不让养,是不是怕失宠啊?”

“……”

 

梅长苏和蔺小晨对望了一眼,蔺小晨晃了晃手里的锦盒。

“先把这个放下。”

二人回到屋里打理自己。就听见飞流从屋顶落在了院子里,跟着他飞落下来还有一个金发金眼的十四五岁的少年。那少年披了件橘黄色外衣,下摆却是白色的。

“你别跟着我!”

“飞流,我是来找你玩的。”

“哼!”

“飞流,上次是我不好,下次我注意好不好?”

“真的?”

“嗯!而且我可以带你去找大老鼠玩啊~它那里有好多瓜果~”

“那你不准和我抢。”

“不抢。我那份都归你~小鱼干也请你吃好不好?”

“那,那你变回来。”

金发少年变回了大黄猫,飞流一把把大黄猫抱在怀里,猫儿一只前爪搭在飞流手上

“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好~”

猫儿从飞流怀里跳了下来,几下窜上了屋顶,回头冲着飞流叫,飞流高兴地追了上去。

 

屋里的梅长苏拿眼神审问蔺小晨,小晨急忙交待

“这是西华猫王,过来找飞流玩的。飞流一个人玩多孤单,给他找个玩伴嘛。”

“说实话。”

“……飞流有了玩伴就不黏着你了。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蔺小晨说完,扑进梅长苏怀里。

梅长苏接住他,翻了个白眼

这个小心眼,就知道还记着早上的事呢!

 

二、早朝这件事

 

五月六一大早,梅长苏就醒了。今儿个是上朝的日子,要早起。

掀开被子发现蔺晨已经恢复成少年的样子,正手长脚长地缠着他。他把缠着他的手轻轻地拿开,准备更衣。

蔺晨醒了

“长苏……”

低低地带着些鼻音的少年音色。蔺晨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看自己的手脚

“长苏!”

“看到了。”

梅长苏摸摸他睡得乱七八糟的长发

“以后不要逞强了。”

“嗯。长苏~~~”蔺晨带着欢快的尾音扑了过来,扯掉了梅长苏刚刚穿上的衣服

“别闹!今天要上早朝……唔!”

梅长苏被蔺晨压在了床上,后面被塞了一根用来滋养后ting的玉shi。软玉不粗也不长,带着药液的润滑在后面开拓。等把后面入口磨软了些,蔺晨便抽出了玉shi把自己送了进去

梅长苏被顶得要趴不住,周身泛红

“不……早,早朝……”

“没事,有我呢。”

蔺晨咬着他的耳朵,把他卷入情yu之中

 

这厢飞流支起耳朵

“好像是苏哥哥的声音……啊,他又欺负苏哥哥!”

飞流扔下跟他玩的金发少年就要往后院去,被西华君拦了下来

“飞流,少阁主说他和梅将军单独在屋里时,不能进去。”

“可是苏哥哥好像很难受!”

“那个,你苏哥哥没向旁人求救是吧?那就不是欺负。他俩,就是闹着玩呢。”

“闹着玩?”

“对啊,就像咱俩玩一样。少阁主有分寸的。”

“是这样么?”

“是啊。哦对,不知道今天早饭吃什么?是不是昨天包的粽子啊,要不,咱们去看看?”

“粽子?好~”

呼……

西华君看着飞流往厨房的方向去,叹了口气。想起昨天蔺少阁主的嘱托

“在我和长苏单独在屋内的时候,什么人都不能放进来!尤其是飞流!”

 

少阁主啊,猫儿的听觉,也是很敏锐的……

 

“猫儿,来啊!”飞流远远地叫他

“喵!”西华君变回了大黄猫,追飞流去了

 

今天的早朝,梅大将军一脸春色,脚步虚浮地进了正殿。他迟到了。

 

早朝什么的太讨厌了!都怪那个水牛太子!——by 蔺晨

这是祖制!关我什么事!——by 太子


[蔺苏]五月五 下

想我写个端午节一天行程,写了半个月,10万字+,上中下都差点HOLD不住也是醉了!

脑洞来得收也收不住,而且在下又啰嗦,只好流水帐。望不要嫌弃~啾啾~

OOC  仙侠

下篇

超级外挂·晨&深情公子·苏 


午饭定了望江楼。

三人吃得正酣,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列战英列将军一身甲胄整齐地进了包厢。

“列将军?可用过饭?”

“梅将军您客气了。此次前来有要紧之事,太子殿下请您进宫一趟,有事相商。”

“太子?是何事?”

“是……是献王,献王不见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个时辰前。陛下赐的菜,送去的时候人就不见了。”

“陛下知道吗?”

“不知道,太子殿下封锁了消息。但可能瞒不了太久。”

“嗯。各城门加派人手,进行排查。不要惊动百姓。”

“是。戚猛带着城防营的人已经去了。”

“好。那……”梅长苏回身看向桌边的飞流和蔺小晨。

“长苏,你说好要陪我一天的。”

“阿晨,献王不见了。太子他……”

“我知道,你去吧。”

“那我尽量赶回来,一起吃晚饭。”

“做得到再说。快去快回。”

“嗯。”

梅长苏解下钱袋递给蔺小晨,摸摸他俩的头:

“你们俩好好玩。”

说罢,与列将军进宫去也。

 

飞流啪地把筷子扔在桌上

“怎么了?”

“又是水牛!”

“水牛的事比较重要。”

“哼!”

蔺小晨边安抚飞流,边从钱袋里抓出一把碎银,看似随手往桌上一扔。

碎银散落在桌上

“坤上巽下,升,九三。动身则见,恐自身有阻,与他人同去可,宜向北方。献王被囚之地在北方。说明他还在那儿,而且不是自愿的。”

蔺小晨把碎银收拢起来,又扔了一回

“巽上震下,益,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哈,献王还真是好命。”

蔺小晨拿了一块银子放在桌上把其余的收进钱袋

“小飞流,你苏哥哥说让咱们去玩。咱们去找西华君玩吧。”

“不要!”

“为什么呀?不就是上次抓了你的尾巴……”

“不要!!”

“飞流啊,我们找西华君是让他帮忙找到献王。找到了献王,苏哥哥才能早点回家呀。”

“唔……好吧,苏哥哥。”

“那,现在出发?”

“嗯。”

飞流在蔺小晨跟前半蹲下,背起他,从窗户飞身而去。

 

不消片刻,到了一座宅院门前。

大门递次而开,门内一个十四五岁的漂亮少年迎了过来,对他二人行礼

“少阁主。不知少阁主此次前来,是有何事?还有,飞流~?”

“西华君。那我就开门见山了。上次你说,有遁地老祖的消息?还说要为他引荐?”

“是。不知少阁主可否同意。”

“我琅琊阁,也不是什么都收的吧。”

“那……”

“要看他有什么本领。”

“属下知道了。我这就带您去。”

蔺小晨颔首。

被叫做西华君的少年,在地上打了个滚,变作一只老虎般大小金色的虎斑大猫。

金色的长毛无风自动,周身围绕的气息如色彩斑斓的飘带般缠绕。

大猫来到蔺小晨跟前,撒娇般地用脑袋蹭了蹭蔺小晨的手,在他面前趴下

“喵。”

蔺小晨爬到大猫背上,冲飞流招招手

“飞流,不怕,有我在呢。而且你不是喜欢金灿灿的吗?”

像是应和他的话,大猫邀请似的冲着飞流叫了一声

“喵~”

飞流犹豫了一下,没抵抗过金色毛发的诱惑,爬到了大猫的背上。

大猫站起来向某个方向跑去,周围的景色飞速倒退,如流光闪过。

 

须臾之间,来到一座荒瘠的山前。

大猫围着山转了个圈,来到一处,用两只前爪跺了跺地面,然后叫了一声

一片荒山化成了雾,雾散去后,显露出一座依山而建的庭院。

院子门口两边种着大片的蔬果,地里有些拖着尾巴的小妖在劳作。见到大猫前来,被吓得变回了真身四散而去。

大猫疾走几步,落在院子里。

一个小老头从屋内冲了出来。见到大猫,吓得两股颤颤,转身要跑。却被大猫喵了一声钉在原地。大猫蹲坐在院中,舔了舔前爪道:

“遁地老祖,我带贵客前来,你还不好好招待?”

那小老头才看到大猫身旁的二人,忙对二人作揖

“不知二位仙君前来,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招呼了小妖搬来桌椅,端来茶水,点心,瓜果等物

西华君化为少年,坐在下首

“遁地老祖,这位便是我琅琊阁少阁主。还不来见过少阁主?”

“小老儿见过少阁主。”

蔺小晨放下手里的茶杯与他搭话

“你这园子,很不错呀。”

“多谢仙君夸奖。不知仙君此次前来……”

“遁地老祖,听西华君说,你想入我琅琊阁?”蔺小晨正色道

“是。如今世道纷乱,灵气四散。小老儿只想为徒子徒孙求一方庇护。还望仙君开恩。”

“有西华君引荐,我本也无意为难。只是我琅琊阁不收无用之辈。”

“求仙君开恩,小老儿自当为琅琊阁鞠躬尽瘁。”

“好。现在我就有件事要你去办。全当考核了。”

蔺小晨让遁地老祖去寻找献王。他那徒子徒孙办事实在得力,不多时便找到了。

原那献王被人掳去,藏在离他所囚之地并不远一处荒废的园子里。

 

“飞流,你带这只大老鼠先去。我和西华君随后就到。”

 

蔺小晨拍拍身边这只快要忍不住要去抓老鼠的大猫。猫儿颇为委屈地蹭蹭他的手心

“少阁主……”

“好啦。这件事你办得不错。难为你还要为这只大老鼠引荐。”

“大老鼠不能陪我玩了,那我能不能去找飞流?”

“可以。”

“那,那我这就回去交待一下。”大猫兴奋地拿尾巴拍着地面

“先送我与飞流他们汇合。”

“是!”

 

有了大老鼠,哦,遁地老祖鼎力相助,献王没受多少苦就被带了回来。虽然没吃中饭,但哭起来还是中气十足。

问清了事情始末,发现献王与掳人之人并无关系。

蔺小晨心里疑惑,莫非是失踪许久的夏江干的?可他掳走献王,却只将藏匿起来,不知所图何事。要制造混乱?正值端午,随便杀几个百姓便可。没必要找献王啊。

嗯……算了,这种事还是让那麒麟才子,梅大将军去想吧。

蔺小晨让飞流把献王扔给在此地搜查的梅将军的属下。便和飞流进宫找梅长苏去也。

一路来到东宫,梅将军和太子正在书房谈论献王之事

“长苏!”

蔺小晨扑进梅长苏怀里。梅长苏很惊讶

“你俩怎么来了?”

“小殊?这是……”

“蔺晨。”

“蔺少阁主?那走火入魔是真的?!”太子萧景琰打量着这个小蔺晨

“哼。长苏啊,献王找到了。让你那个属下叫什么官的送回去了。”

俩人异口同声地问:

“找到了?!”

“管封。送回去了?”

蔺小晨把来龙去脉和他俩一说,太子不干了

“怎么能送回去?为什么不带过来?”

“带过来?什么理由?端午节让献王见见陛下?”蔺小晨拿眼白他:“还有,我给献王卜了一卦。益,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德。明白?”

“额……不明白。还请少阁主明示。”

“就是让你不要问,放了他。以后自然真相大白。”

“哦。”

 

梅长苏抱着蔺小晨,在脑中迅速整理了整件事情经过,和太子分析了一下,安排了人手看住献王及其他外戚,还有誉王等人。然后很自然地拿起桌上的折子,开始和太子处理起来

蔺小晨看这架式,忙叫他

“长苏。中午吃那么少,饿不饿?困不困?”

梅长苏刚想说怎么会困,就觉得一阵头晕。发现蔺小晨指尖微闪

“阿晨!”

“头晕是不是?那你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呢。”

“不是……你……”

“快去快去。你身体才好,累倒了可不美。是不是啊,太子殿下?”

“啊?哦,你去休息一下吧。别累坏了。”耿直的太子殿下很是担心小殊的身体。

 

把梅长苏哄去了偏殿休息。蔺小晨‘啪’地拍了桌子。

“萧景琰。你好歹也是个太子了,能不能别每次有点什么事就找长苏?献王不见了让你手下人去找嘛。长苏是万灵丹怎么着?”

“蔺少阁主。小殊是我大梁的二品军侯。是我大梁的栋梁之才,是朝廷的人,自然要为朝廷做事。何来万灵丹之说?”

“别跟我讲什么朝廷。这些我都不管。我只要我的长苏好好的。还有,他不是你的林殊。他是梅长苏!”

“他是小殊!”

 

“这大老远就听见了。怎么这么大火气?”随着声音传来,一位身着贵妃服饰的宫装女子走了进来。

太子和蔺小晨忙起身行礼

“母妃。”

“静妃娘娘。”

静妃免了他们的礼,在榻上坐了下来。

“天气渐热,我听闻梅将军来了,给你们送些酸梅汤和点心。梅将军呢?还有这是?”

静妃没见到梅长苏,却见一个可爱的孩子坐在案前

“静妃娘娘,我是蔺晨啊。”蔺小晨凑到静妃跟前,眨吧着大眼睛卖萌

小小的人儿,粉嘟嘟的小脸,大眼睛眨呀眨闪亮亮的,看得静妃心都化了

“这这是蔺晨?怎么变得这么小了?真可爱~”静妃把他拉到身边摸摸头摸摸小脸

“我……”

“他走火入魔了。”太子道

“嗯?”

“……就当是吧。”蔺小晨放弃了解释,吃着静娘娘给的点心

静妃越看越喜欢,跟蔺小晨说了会儿体己的话,把话题转到了太子身上

“景琰啊,太子妃进门都几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啊?你说说,今天是端午,你还在这里批奏折!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小皇孙啊?”

“母妃,我……”

“我可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赶快把手上的奏折处理完。听小晨说今天晚上有烟火,用过饭了带太子妃出去走走。”

“母妃……”

“听到了没?”

“是。”

“哎呀,都这会儿了,我得去看看你们父皇醒了没。景琰,记得晚上去太子妃那儿。”

“是,母妃。您慢走。”

 

送走了静妃,太子没好气儿地看了蔺小晨一眼。

蔺小晨啃着点心翻了个白眼。

“萧景琰,听静娘娘的话~”

“你!”

哼,还想跟我抢长苏?

蔺小晨拍拍手上的点心渣,从一堆奏折里抽出一张,指着上面的批注说

:“这是天行监的折子?这就不用看了吧,说的都是废话。”

再抽出一张

“这是兵部的,要增加军队支出?给户部就好啦。”

再来

“这是推行新农耕器具的?哦?长苏的批注?这个到那边看看不就知道了?”

太子见他左一张右一张地扔奏折,额角的青筋都暴起来

“你说得容易!这些都不管了吗?!”

“太子殿下,您自己勤勉我管不着。可现在累的是我家长苏!”

“先不说天行监的。就说兵部和农耕,哪一项不是国家大计,岂能儿戏?”

“去年刚和北齐打过仗,军队确实缺人手。可国库有钱吗?不还得先把农耕搞定?农耕的事,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说得容易。临城离得近能去看看。可是京州呢?!离金陵这么远怎么去得?”

“好说。不过,我帮你,你得放长苏回家!”

“行,你说怎么办?”

中了激将法的太子看着一脸得意的蔺小晨,心里这个后悔

“你把你那列将军叫过来。飞流~”

蔺小晨给不知道跑哪里去玩的飞流传了个音,把他叫了回来。

“列将军,等会儿让小飞流带你去京州。早去早回。来,啊~”

“啊……?唔!”

蔺小晨把一颗药丸丢进列战英嘴里,很诚恳地说:

“防晕止吐。列将军,不要乱吃东西。”

‘乱吃东西’的列将军被酸得脸都皱了起来,自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被飞流拎走了。

 

太子看着被拎走的列战英,心里无比的担忧。蔺小晨却心情很好地说:

“接下来,处理剩下这些。”

然后挥了挥手,所有的奏折都飘了起来,在半空中哗啦啦地翻动着,然后分成了三堆。

蔺小晨指着其中一堆最高的

“这是不用看的。”

一堆第二高的

“这是需要看一下的。”

指着最少的一堆

“这是需要仔细看的。你今天就看这个吧。”

太子殿下呆呆地看着群魔乱舞后整整齐齐的奏折,又看了看蔺小晨

“看我干什么?看奏折。”

“哦……”

 

蔺小晨和睡醒了的梅长苏坐在奋笔疾书的太子殿下旁边吃茶点。

等小飞流和列将军回来,蔺小晨把静妃娘娘带来的点心全打包给了飞流,让他带回家去。之后拉着梅将军出了宫。

 

梅长苏任蔺小晨拉着他往宫外走去,丢下了莫勤政为民的太子殿下。

“你又欺负太子殿下。”

“哪有。我帮他找到献王,帮他看奏折,还把小飞流派了出去呢。哪里欺负他了?”

“哦,那为什么让我去午睡?趁我不在,没挤兑他?”

“长苏!你都不夸夸我,反而说我欺负那头水牛!”

梅长苏抱起他,点了点他的小鼻子

“我还不知道你?你今天是做很好,帮了我们大忙。谢谢你。”

“我们之间还用说谢吗?”

“当然了。可是阿晨,总是借助你的力量,这样不好。会让我们变懒,变得什么都要依赖你……”

“我喜欢你依赖我。我只想帮你。”

“我知道。可有一天我若不在了,你还会帮景琰吗?”

“呸呸呸!有我在,不死!”蔺小晨忙去捂他的嘴

“人总会死的。”

“萧景琰会比你活的时间长吗?不对,我为什么要帮他?我只帮你!他现在已经很依赖你了!还有你说过要陪我一整天的!”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反省。我总是想让他做更好,其实他已经做得够好了。我以后注意。那我现在补偿你,我们等会儿看过烟火再回家好不好?”

“好。”

 

天擦黑,梅长苏带着蔺小晨到了河边一处风景秀美的林子。

“这里是以前我和霓凰,景琰经常来玩的地方。我们的秘密基地。”

“这里很漂亮,也很安静。”

“而且离城里也不远,还有近路。”

哇~

梅长苏看着高兴得东看西看的蔺小晨想,带他来真的是来对了。他从马上解下一个长条状的锦盒,拿到蔺小晨面前

“这是给我的吗?一开始我就看到了~”

“对,送你的。”

锦盒里面是一支短箫。金竹绿尾,看得出是新制的,打磨得很光滑。竹节尾端做了一个造型,还雕了一条盘在祥云里的蛇尾。

“喜欢吗?”梅长苏看着蔺小晨突然安静下来,不由地忐忑

“喜欢。”蔺小晨抚摸着短箫,“怎么想起送我支箫?”

“自从上次那支断了之后,再也没见你吹奏过了。”

答得很快,总不能说最初的心动就是他一袭白衣吹箫的样子吧。

蔺小晨抬起头来,眼睛波光粼粼如天边的星河

“梅大将军,手艺还不错。说吧,背着我做了多久?居然连我都瞒过了。”

梅长苏摸了摸鼻子

“一个多月吧。本觉得挺容易,没想到快把东宫的竹林砍光了。”

“哈哈~干得好~~不过长苏,你得帮我试试音。”

蔺晨把箫递给梅长苏,梅长苏带着笑意接过来,一曲梅花三弄,悠扬欢快地飘荡在林间。

梅长苏身着白色里衣,披着淡蓝色云锦外卦,头戴玉簪,看向他时眼神清澈明亮,好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

宛若那个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一曲终了。

 

梅大将军被蔺小晨扑了满怀,蛇尾不知什么时候跑了出来,这下跟梅长苏一边高了。只是蛇尾巴尖有些不耐烦地拍打着地面

“长苏~~~长苏~~~这么好的气氛,为什么我这么小啊~~”蔺小晨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了..>0<..

梅长苏好笑地把他抱在怀里安抚,谁知下一刻,蔺小晨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表情异常严肃地掐了个决,一道光在他俩面前升起

【我,蔺晨。在此起誓:梅长苏为我道侣。无论轮回转世,都会找到他,爱他,敬他。直至生命尽头。】

蔺晨每说一字,光就化做那个字,待他说完之后化为一团,分别没入两人的额头。

“这是?”

“真言。三界之内,所有生灵都能听到。四海八荒,一草一木都能作证,绝不违背誓言。”

“若违背会怎样?”

“烟消云散。”

“所以不管是现在,还是你转世成什么样子,到了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别想甩开我!”

“那我呢?这光是?”梅长苏比划了下额头的位置

“那是为了让我早日找到你啊~对你没影响。而且我立的誓,当然只约束我了。”

“不约束我吗?那我要是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不可……”

“怎么不可能?我以前可是喜欢霓凰的。”

“那是你没遇见我!”

梅长苏抱着要抓狂的蔺小晨,吧唧在他额头亲了一口

“我爱你,蔺晨。”

“我,我也爱你,长苏。”蔺晨沉溺在他温柔得眼神里,难得结巴了一下

他们互相抵着额头

“所以,下次你要早点找到我。别让我等这么久……”

“嗯。”

 

突然间,烟火升起,照亮了江边,照亮了这片树林。

“烟火!”

“好美~”

 

此生,幸好有你。

 

 

 

注:

1. 第一卦:升卦(地风升)_坤上巽下:升。元亨。动身则见,但恐自身有阻,与他人同去可,宜向北方。会自己回来。

第二卦:益卦(风雷益)_巽上震下:九五。有孚惠心,勿问元吉。有孚惠我德。

白话:捕获了俘虏,安抚他们,不要追究他们的责任,使他们感戴我的恩德,说明这样可以笼络人心。

2.飞流飞流,就是说他飞得很快,所以即使是吃了防晕药丸的列将军,还是晕得七昏八素 


[蔺苏]五月五 中

AU  OOC  伪年下 仙侠  

一个越写越啰嗦的脑洞……

变得更小的幼年晨&抱‘儿子’有心得的爸爸苏


五月五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

梅将军伸了个懒腰,居然觉得腰有些酸。

自打认识蔺晨起,各个方面的的认知已经超出了常识。像昨夜这般折腾,他的身体却越来越好,一点不适都没有。后来蔺晨调了那个香脂,连皮肤上的疤都不见了。

唉。

梅将军神轻气爽地叹气。

掀开薄被,却发现身边有个大概,有五六岁的孩子蜷成一团睡得挺香。

粉雕玉琢的孩子,花瓣一般的脸庞和嘴唇,眉眼间熟悉轮廓。

长长睫毛微颤

“长苏~”软软的童音

那孩子一骨碌爬起来,看看自己的小手,摸摸小脚丫,皱着小脸看他

“长苏……”

梅长苏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没忍住又捏了捏小脸,手感颇好

“这是,怎么回事?”

“被你采补过头了吧。”

采补了的梅将军从捏小脸改捏了耳朵

“什么?”

“疼疼疼!”

小蔺晨揉着被捏红的脸和耳朵,“大概是昨天强行长大的缘故吧……”

“所以是暂时的?”

“嗯。”

“以后别逞强了。”

“你不是喜欢吗?是不是很帅!”蔺晨眨吧着大眼睛

“帅,很帅。可你现在变得更小了。”梅长苏低头打量他,眼神从圆圆的小脸看下去,挺俏的小鼻子,嘟着的小嘴,尖尖的下巴,起伏的小胸脯,软软的小肚肚,还有腿间的……

蔺晨见梅长苏的眼神停在一处,不觉得低头看向自己的下身

梅将军伸出手指轻轻在那小小芽上弹了一下

蔺小晨刷地变回了半蛇身,整个红得像煮了的虾子。

“梅,梅长苏!!!”

哈哈~

梅将军不厚道地笑着,捏捏他的尾巴尖

“怎么,害羞啊?你身上哪里我没见过?不是昨天威风的时候了?”

“哼!”小蔺晨把尾巴尖从他手里抽了出来瞪他

“你以前变得这么小过吗?”

“大概……没有吧。不过长苏……”

 

“苏哥哥!”

 

他话没说完,就被飞流打断了。

“苏哥哥~”飞流冲进屋就要往梅长苏那边扑

“小飞流!不是跟你说过,我们俩都在屋里的时候,不要进来吗?”

飞流这才看到小蔺晨

“娃娃!”

“叫蔺晨哥哥!”

“蔺晨……娃娃~”

“臭小子!”

飞流改扑向蔺晨,新奇地打量着,拿手捏他的脸

“嗬,连我的话都不听了,看来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说罢便掐了个决

飞流见他指间微闪便退到一边做了个防御的姿势。

结果指间的闪光还没到跟前便熄灭了

……

小蔺晨又掐了个决,这回只闪了一下就灭了

飞流发现他的决没使出来,一下子高兴地扑了过去

“飞流!别以为我现在治不了你,放手!”

“不放!”

“……”

 

梅长苏看着这俩小子滚成一团,摇了摇头,转身梳洗去了。

待他穿戴整齐,正要拉架的时候,轰隆一声,案几连带地板都被砸穿了。

一条蛇尾慢慢地从裂缝里缩了回来。

   “苏哥哥!”

飞流跑到梅长苏身后。

“我……我不是有意的……”小蔺晨连忙解释。却发现自己说出来是童音

“不是,是他欺负我的!他欺负我~长苏~~”小蔺晨可怜巴巴地说

“苏哥哥……不是飞流做的。”飞流拉住梅长苏的袖子

“臭小子,我要把你用蓖麻叶包上,丢进锅里和粽子一起煮!”小蔺晨作势要扑过来,被梅长苏一把抱进怀里

“好啦。”梅长苏边安抚怀里的小蔺晨,边对飞流说:

“飞流,你去找吉婶要一套六岁左右孩子的衣服。快去。”

“哦。”飞流对着蔺晨做了鬼脸跑了出去。

“哎!别跑!”小蔺晨扭着身子要追,被梅长苏抱得更紧了

“别闹。”

“长苏……”小蔺晨不高兴,撅着嘴

梅长苏看他这可爱的小表情,凑过去亲了亲小脸蛋

“你跟小飞流置什么气呀。”

“他欺负我!”

“他能欺负得了你?”

“看,都红了。”小蔺晨伸出手臂,白嫩如藕的小臂上红了一片。

梅长苏摸了摸他的小胳膊

“小飞流是下手没轻没重的。疼吗?”

“疼。亲亲就不疼了。”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亲了亲手臂上红红的地方

“不疼了吧。”

“嗯,好多了。再亲亲”小蔺晨点头,指指自己嘟起来的嘴巴

梅长苏叹气,亲了亲他的脸颊。却补小蔺晨圈住了脖颈亲了过来。

“总觉得自己,好像变态……”

“后悔呀?来不及了!”

 

换上从吉婶那里拿来的衣服,梅长苏给蔺晨梳了童子头,抱着他去了前厅。

“一会儿再给你买一身。再买个长生锁。给飞流也买一个,好不好?”

“哦。”小蔺晨边应他边从庭院边伸出来的合欢树上揪下两朵来,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

“花开得不错。那边的山茶也开了。等会儿叫人多摘点泡茶吧。”

“嗯。”

 

进了前厅,黎刚见梅长苏怀里抱着小孩,惊讶地迎了过来

“宗……不是,将军。这不会是你跟蔺少阁主的孩子吧?长得真好,就是太像少阁主了。”

“……”

梅将军望着天翻了个白眼。蔺晨手中的合欢花不偏不倚打在黎刚脑袋上

“黎舵主,我看你这天马行空的念头不少,在江左盟屈就了。你来琅琊阁,我给你安排个好差事啊。”

“蔺……”

“蔺公子?!”甄平也跑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变这么小了?”

梅长苏把小蔺晨放在软榻上

“这个……他昨天喝多了,又……”

“舞剑?”

“哦,对。舞剑……”

“这是走火入魔了吧!”

“啊?”

“琅琊阁的功法还真是奇怪。”

“对呀对呀。走火入魔就变小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看来宗主又要多等几年了。”

“嗯。”

……

梅长苏无语,你俩到是帮我把剧情补完了!

 

“长苏啊,你这哼哈二将到是有趣。要不先留着解闷吧。”

梅将军摸摸蔺小晨的头顶

“先吃饭。”

 

吃过早饭,蔺小晨和飞流围着吉婶看她包粽子。

“我要这么大的!”

“那么大煮不熟。”

“不管,就要!”

“吉婶,飞流那个差不多就行了。我要一个咸的一个甜的。给长苏来个蜜枣的,多放几颗。”

“蜜枣,多放。”

“再放个栗子。再作个标记。飞流,你给我放下!”

“不要!”

梅将军跟哼哈二将安排完事务,拎起蔺小晨放在马背上

“飞流,走了。看龙舟去!”

 

梅长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节日了。

这样的热闹,闲暇,只出现在他的少年时期,无忧无虑,肆意轻狂。像是上辈子的事。

正待他出神,被肩膀上扛着的蔺小晨打断了

“长苏,我要去船上!”

“苏哥哥,我也要!”

“有那么好玩吗?不是坐过船?”

“那又不是龙舟!”

“龙舟!”

看着这两张激动得红扑扑的脸,突然想起,这两只神……?也许从来没有参与过这样的节日,体会过这样的氛围。

“长苏,以后我们还要来看龙舟好不好?”

“好。”


安慰自己,反正端午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儿童节也过去那么久了……芒种?环保?爱眼?东哥都反常态频繁更博,我我我……努力!

PS:真的不是因为看《欢2》安迪叫谭总老爸的关系,看我真诚的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