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我的百分百情人 6

PS:

1、胡言乱语越写越长中,可能再三章,也完结不了……>0<

2、我能说我是看了’竹鼠‘才加了后面吗~


 

吃过晚饭,谭宗明去了赵启平的简易诊室重新包扎了一回。

哨兵的体质好,那么大的贯穿伤一周的时间就收了口。

不过赵启平第二天莫名地有点低烧,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只觉得莫不是被太阳晒得中暑了吧。因为第二天晚上就没事了,他也没在意。

(中什么暑了!明明是遇到了临时标记对象,接触到了他的信息素引发的结合热!——by唐老师)

 

几天后,大批的强甲兽群逐渐开始聚集。

黄团把队伍分成了两队,一队由他来带,另一队由丽娜带。

一队休整兼看‘家’,一队出门狩猎,两队轮流出发。

 

先由丽娜队出发。

三天后,他们狩猎归来,战绩不错,丽娜先去给黄团汇报情况了。

皮特兴奋地跑去打听战况,医疗室的帐篷里只有赵启平一个人在。

这次没人受伤,所以他只是为明天出发的队员们准备些必须用品。

 

门被礼貌地敲了三下,然后一棵绿植被一只手拿着送到他跟前。

那小株绿植,翠绿的枝叶完整而舒展,带着水珠散发着淡淡的冷香。

 

“野薄荷?”

 

手的主人已经卸去了护甲换过了衣服,刘海随意地搭在光洁的额头上,刘海下面那双深邃的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看来我没摘错,送给你。”

谭宗明把这棵野薄荷,以送花的手势送到赵启平面前。

赵启平接过这巴掌大的小植株笑了起来。

“为什么送我这个?”

“哦,上次不是在水边……我是说,不是被水冲走了不少吗。我们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就帮你采了点。”

谭宗明变戏法一样地从身后拿出个小袋子递给他。

小袋子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野薄荷,只不过没他手里那株品相好。

 

赵启平高兴地接过袋子。

上次本来摘的就不多,又被水冲走了大半。还想着什么时候请黄大哥带回来点,这下好了,这么多完全够用。

 

“谢谢!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呢?”

“不用谢。这个野薄荷是和薄荷一样的功效吗?”

“比较像,但不完全一样。野薄荷不像薄荷那样性平,是有微毒的。用的时候需要制一下。”

“制一下?”

“对啊。能做成药膏,或是茶饮。”

“茶?”

谭宗明想起那苦涩的口感,皱起了眉毛。

赵启平看到他皱眉,知道他是想起上次冒然啃了片鲜叶的缘故,解释道:

“制成茶就不会那么苦了,有清凉解暑的功效。等制好了请你喝啊~”

“好啊。”

 

聊了一会儿,谭宗明要走,被赵启平叫住了。

他把一个小铁盒放在谭宗明手里

“这是上回来坎得拉的时候,用野薄荷和一些药材制的药膏。可以清热镇痛,消肿止血,天最热的时候,涂一些在耳后,能防暑。”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出了门,拿起那株完好的野薄荷出神地端详。

碧绿的枝叶上还带着绒毛,就像是刚刚摘下来一样。

他看着欣喜,心里想:老谭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

 

“你傻笑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赵启平一跳

原来是黄志雄在门口叫他

“你怎么走路没声啊?不愧是猫科。”

“我都叫你两遍了,是你在发呆没听见。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那好。一会儿开个会,快点啊。”

“哦。”

 

 

这次狩猎时,丽娜他们发现强甲兽的迁徙路线有所改变,回来和大伙商量,是多跑着路程还是把营地搬上一搬。

由于搬‘家’比较麻烦,大伙一致选了第一种。

 

第二天黄志雄带着皮特他们另一队人马出发了。

营地里并没有什么需要劳作的事情,丽娜安排好人给赵启平打下手做饭,就开始抽空把收集的背甲从储物袋里拿出来清点并处理风干。

 

赵启平睡了一觉醒来,离天亮还早。他翻了个身,把被子往身上卷了卷还是觉得冷。

坎得拉星的昼夜都比较长,而且温差大。

白天热得要死,晚上冻得要命。

 

他又翻了个身,冷风从被子缝隙中灌进来,这下彻底睡不着了,索性爬起来出去走走。

走到门口,又折回来从柜子里拿出把光子枪踹在怀里,有备无患嘛。

 

天非常得黑,头顶上那四个月亮被云遮住只透出一丝亮光,连颗星星都看不见。

赵启平想起在唐川哪看过的杂书,就是讲月亮这个名词。

书上说:人只要看到反射恒星光芒的行星,都会叫它月亮。这个叫法可以追溯到人类的起源地球。

每次看到这种说法,赵启平都会嗤之以鼻。如果起源是那颗叫地球的行星,那他们这些原住民又是从哪里来的?

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唐老师就会点着他的脑门说他钻牛角尖。

当然,钻牛角尖这个词也是起源于地球。

 

唐川教导他,立足于脚下,抬头看看那璀璨的星空。当你到达了某颗遥远的星,就会明白,为什么人类总要追溯起源。

 

赵启平信步来到河边。

他们的帐篷周围很大的范围都被画为了营地,每天都会有哨兵值守巡逻。所以靠近河边地方应该也是安全的。

就是不知道会有什么顺流而下。

他这么想着,看到了水面上那一点亮光。

 

这片水面很静,那点光像盏小灯笼被放在水面上一般,水面倒映着淡淡橙色的光芒。

突然,这光闪烁了一下,转了个角度。

赵启平这才意识到,这光应该是某种野兽的眼睛!

他不禁后退了一大步,脚下的干枝被他踩得咔嚓一声。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拎到了旁边的大树上。

赵启平想要挣扎着从怀里掏出光子枪,却被那人紧紧抱住,动弹不得。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嗓音压得低低的:

“是我。我这就放开你,你可别大声啊。”

 

说着放开了禁锢。赵启平瞪着眼前的人

“你在这儿干嘛?!专门吓人吗?”

 

嘘……

谭宗明比着一根手指放在唇边。

“有位‘客人’很快就来了,再等一下。”

“客人?”

“你看那边。”

 

赵启平顺着老谭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片黑乎乎。

“你们哨兵能看清楚的,我们可看不清楚。”

老谭似乎笑了一下。

 

这时云慢慢散去,月亮的光芒淡淡亮起来。

 

赵启平这才看清那边是一窝杂草,那团杂草忽然动了一下。一只长着灰色长毛的动物从杂草后面爬了出来。

那东西整个圆滚滚,胖乎乎的分不清头尾,只能看到小豆般的亮光嵌在一头,应该是那东西的眼睛。它左右嗅了嗅,来到水边。

先伸出小爪子沾了沾水,把自己的长毛顺了顺,才探出头去喝水。

喝了两口,换了个地方接着喝两口,再换。换了四五个地方,才在一处较粗的树枝后面站定,开始梳毛。

 

那橙色的光闪了一下,霎时一张血盆大口咬住了那个小家伙。

 

赵启平被吓得抖了一抖。

一条巨鳄叼着猎物爬上了岸。

谭宗明拍拍他,跳下了树,向水边走去。

赵启平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是看不到那条巨鳄的‘普通人’,跟着也跳下了树。看着谭宗明从巨鳄嘴里把那只小动物拿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这东西怎么就不动了?”

“是我的量子兽。哦,我忘记你看不到它了。”

“不,我是说,量子兽不是五维生物吗?怎么能,能……”

“是五维生物。不过只要精神力足够的话,也是能影响到我们这个维度世界的。”

“怎么讲?”

“打个比方,就像是——鬼压床。你瞧,这小家伙还活着,只是动不了而已。”

谭宗明把手里的小动物拿给赵启平看。

果然,那只小动物毫发无损。

 

原来如此。

赵启平的树蜥也是能摸到的,也能在本维度的世界里穿行。不过有时候也是可以穿过墙壁之类。却从来没有动过本维度世界里的东西。

 

“那,量子兽也是可以帮你做些事吗?比如要是有人的量子兽是牛或马之类的,难道可以驮人或拉车吗?”

“理论上可以,只不过普通人看起来比较诡异吧。”

“……”

何止是诡异!

普通人看不到五维生物,在普通人眼里,这人就会悬在半空还哪里都没动还跑得飞快……

赵启平想起Dr·唐川也曾经说过,他的白鹭是可以送信或什么小东西的;而且眼前这个人,在初次遇见时就被他的量子兽抽了一尾巴。

 

“理论上,量子兽其实是能够碰到普通人的。关键是,它想不想碰到。”

“啊?”

谭宗明抓住赵启平一只手,把他拉到自己的鳄鱼跟前。

“喂,你干什么?!”

赵启平努力地往回缩手,可他的力气哪里敌得过哨兵呢。

“怎么样?摸到了吗?”

“好,好像摸到了……”

这是他第二次摸到这条巨鳄了,冰凉的,坚硬的鳞甲在手下滑过。

巨大的鳄鱼安静地被他的手摸过,然后甩了甩尾巴,回到精神领域去了。

 

“不用害怕,伤不到你的。”

老谭笑嘻嘻地安慰他,看了看手里的小动物,然后两根手指一拢。

听得轻轻的‘咔’地一声,那只小动物瞬间就不动了。

赵启平知道,那是颈椎骨断裂的声音。

 

“这到底是什么动物?像只大老鼠。”

“明明是像兔子。”

两人在月光下左看右看也没得出结论。

这个小动物大概有赵启平小臂那么长,四脚和尾巴都很短,肉肉的长着长毛。

赵启平用手惦了惦,还挺沉。

谭宗明一本正经地望着这东西说:

“这玩意要怎么吃?”


评论(6)
热度(16)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