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12 上

写在前面:

1、首先要说声抱歉,本来说的是春节前,现在已经过完节了ORZ

2、这篇上算是健复吧,前面全忘了,重新看了一遍也无从下笔。码了2000+谭安抬头看了看标题……哦,这是谭赵……特别想直接把大纲放上来灭文TAT

3、再次谢谢各位。爱你们~


清晨

 

谭宗明醒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活动了下被压得发麻的手臂

“老谭。”

“醒了?”

安迪伸了个懒腰

“嗯,做了个梦……”

“梦到什么了?”

“梦到……隔壁怀特太太家的杰瑞……”

“梦到一条狗?”谭宗明皱眉

还梦到有个人牵着狗,在阳光下冲她招手。梦中的人和眼前这个人重合起来。

“谢谢你,老谭。”

“我们之间不用说谢。”

“该谢还是得谢啊。你这衣服……我帮你熨一熨吧。”

谭宗明低头看自己身上皱得跟咸菜似的衬衣和西裤

“我自己来吧。”

 

等谭宗明洗漱完毕,安迪的挂面已经下了锅

“面条可以吗?”

“嗯,是油葱面?”

安迪利落地把炒好的葱放在煮好的面条上,然后浇上热油,葱发出动听地‘刺啦’的声响

“好了。”

把多的那碗放在他面前,谭宗明尝了一口

“不错,手艺见长。可见你平时是不是就拿这个渡日?”

“这是我唯一会做的饭了,还不是你教的好。”安迪把少的那碗拖到自己面前

“我还教你西红柿鸡蛋面了呢?”

“西红柿被我当水果吃啦。”

“鸡蛋呢?鸡蛋总有吧?”

“你该控制食量了,可是比以前胖多了。”

“Miss何,我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吃东西。而且我那是壮不是胖,好吧。”

“好好好,是壮。”安迪跑去又煎了个蛋给他

 

“我想,委托书还是请律师再重新修订一下。还是得麻烦你了。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可,我只信任你。”

“那魏先生和小包总呢?”

“魏先生我们已经分手了。小包总,现在我跟他只是工作关系。至于以后会是什么关系也不会影响我做的这个决定。对不起,要你背负我的余生。”

谭宗明沉默了一下

“别那么急着做决定,你的路还长着呢。等委托书出来再说好吗?”

其实听谭宗明这样说,安迪知道他多半是同意了,她点点头

“嗯。谢谢你,老谭。”

“别,我现在都害怕你说谢谢了。”

安迪笑了起来,被各种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的她,终于可以松口气,可以放下心来。

从她认识他那天起,似乎就没有他解决不了麻烦和问题。

 

安迪洗好碗,看着谭宗明对着镜子给自己别领针。他穿得正式又精致

“你……昨晚约了人吗?”

“对啊。”

“啊,对不起害你爽约了。要不要我去解释一下?”

“还是别了,你来解释会引起误会的。”

“是女朋友吗?抱歉抱歉!”

谭宗明没接话,穿戴整齐好转身,

“没关系,昨晚已经打过电话了,今天去我哪儿。”

“那你快回去吧。”

“看你现在状态还行,如果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

“好。”

 

樊胜美一大早就打开门透气。贴着面膜去关门的时候,瞥见一个男人从隔壁出来。

唉,这个小曲又换男人了?前两天还说非赵医生……不对,那边是2201,安,安迪?!

樊胜美倒吸一口凉气,贴在猫眼上向外望

一个穿着件米色风衣的男人,身高腿长,长得……

小邱和关关看见樊姐趴在门上,好奇地凑过去看

男的,个子好高!

帅哥!

看不清楚啊。

樊胜美推开这两个捣蛋鬼,正瞧见这人站在门口等电梯。

单看那侧面的轮廓,那鼻梁,应该挺帅的。

门外的男人像是感觉到她们的视线,突然扭过头来望向她们这里。那人的脸隐没在阴影里,可樊胜美分明被那冰冷的眼神冻住一样,脊背发凉,后退了一步

“樊姐,你看清楚了吗?”关关问

“那人个子真高,帅吗?”小邱扯她的袖子

樊胜美摸着噗通噗通直跳的胸口舒了口气,没好气地说:

“帅,特别帅!就是没看清脸。”

切!

“那不是背光嘛。再说了,照这身材和侧脸,应该是个大帅哥。”

“这小曲不是说非赵医生不可吗?这才几天啊就又找了个大帅哥!”

小蚯蚓愤愤不平,关关在旁边点头

“不是小曲。”樊胜美把面膜拿下来,“是安迪。从安迪那屋出来的。”

“什么!!!”两个姑娘要把房顶掀翻了

 

“你们俩别那么大声。”樊胜美揉着耳朵

“安,安迪姐怎么可能留其他男人过夜啊,她和魏总不是……”

“安迪姐怎么能抛弃魏总啊,不行,我得问问。”

小邱打电话过去,安迪的电话关机了。

“关机了……”

“给小曲打电话,昨天她们一起出去的。”

……

“小曲怎么说?”

“她说,昨天是小包总送安迪回家的。那个人应该是小包总。”

“小包总?就是那个跟安迪的公司合作的小包总?那可是厉害了。”

“安迪姐真厉害,随便就有个高富帅追她。”

听着两个小姑娘议论,樊胜美心理酸酸得不是滋味。

是啊,起先是魏总,虽说人长得一般可有钱又风趣。再来是现在的小包总,典型的高富帅……

樊胜美拍拍自己的脸

不能这样想,安迪有安迪的好,自然配得上这种总们。自己有自己的好,等会还要去见她的‘王总’呢。

 

谭宗明一路赶回余山,刚换了衣服收拾好自己,赵启平就到了。

人看起来恹恹的没精神。

“启平?”

赵启平只嗯了一声

嗯,黑眼圈也很重。

“没睡好?吃饭了吗?”

“没。”

两人一起进门,霍叔站在门口迎接,谭宗明给赵医生介绍

“这是霍叔,这位是赵启平赵医生。”

“赵医生。”

“霍叔好。”

赵启平看着这个穿着西装的外国老头,心里想的却是,这是管家吗?还是个英式管家?

 

其实他从进入余山开始,虽然强行面无表情,可心里的弹幕就没停。

 

这是我认识的那个余山吗?这跟森林公园一样的地方是哪儿啊?是因为太早了吗?怎么都没人?这路边的树是什么品种?这是哪里的大门?这……

一路来到谭宗明的别墅前,赵启平已经无力吐槽了

这TMD就是个公园吧……

 

“有什么事情可以找霍叔。霍叔,帮我们准备些早饭吧。你吃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中式。”

二人来到餐桌前坐定,桌子上摆着鱼片粥,爽口的小菜,奶黄包豆沙包,还有菜包小笼包。

从昨晚饿到现在的赵医生,吃得狼吞虎咽特别香,看得吃过早饭的谭总也跟着喝了碗粥。

嗯,好吃。

赵启平在喝完第二碗粥的时侯从碗里抬头

谭宗明,你住公园里吗?

是啊,可怜可怜我呗。

喂,你……

呵呵~

赵启平没休息好的大脑终于反应过来,他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谭宗明把他圈进怀里,赵启平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

“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等了这么久。原谅我好不好?”谭宗明低沉磁性的声音和着热气传到耳朵里

“哼,看你表现。”

“要不要去睡一会儿?”

“嗯……”

刚吃过饭,血液都流向了胃,大脑快要罢工的赵启平靠着谭宗明结实的肩膀,已经舒服得直点头了。

谭宗明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给他盖好好薄被,然后亲了下额头

“睡吧,一会儿叫你。”

 

 赵启平沉沉睡去。



评论
热度(25)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