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安历]如何假装一个内侍 4

三次元有些事情,大概会更得慢一点,先放半章。

祝大家2018开心快乐,顺利。

虽然我只想写安历,不涉及其他人,可还是避不开……只取个字音吧……QAQ


时光如梭,又是半年,马上就到端午,天气热起来。

老三宏时和老五宏昼联合起来,总是给宏历添堵。宏历也是过得艰难。好在他天资聪颖,又勤奋,很得圣上欢心。

宏历已是十五岁过半。在皇室家宴上皇帝赐婚,为四阿哥娶察哈尔总管李荣保之女富察氏为嫡福晋,等明年开春大婚。

四阿哥即将大婚,换了新住所。下人们欢天喜地地收拾新居,忙得不可开交。

这天宏历才从上书房出来,就被熹妃叫去说话,熹妃留了宏历吃过饭才放他回来。

这时日头正盛,忙碌的宫人在此时也都休息了大半。进了内院,看到长廊下的身影,宏历便屏退了小路子及宫人,走了过去。

“徐安。”徐安站在廊下仰着头看着廊前挂着的灯笼。见是四阿哥,便低头行礼。

宏历在他转头的一瞬,隐隐地看见水光。

“徐安?”徐安没回答,也没抬头。

“你刚才在看什么?灯笼吗?还没到掌灯的时间吧。”

“嗯。那个穗子……”穗子?宏历瞧着他刚刚看的灯笼,灯笼的穗子挂在罩子上了。宏历伸长手臂,把穗子挑下来。

回过头,发现徐安在看他。

我滴个乖乖,徐安的眼圈都红了。

“怎么了?灰尘进眼睛里了?”

“我是不是长不高了。”徐安眼中的水光更盛

宏历收回手臂,暗暗地比了下徐安和灯笼的距离。

他刚刚是……够不着?

这半年来,宏历又长高了不少,徐安却还是没有长个。

徐安低下头,宏历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那帽顶上那颗珠子

“小路子都比我高了……”语气委屈得很

“没事,你才十五,还会再长的。”

“我是不是长不高了……”宏历听见他吸鼻子的声音,把他抱住安慰。

“不会的,你只长得慢而已。”

徐安的帽檐刚刚好磕到宏历的下巴,宏历顾不上下巴疼,怀里的人全身都在发抖,他轻轻拍他的背,听见院外由远到近的人声,拉着徐安进了书房。

宏历把徐安按在软榻上,然后摘了他的帽子。午后的阳光正好,照进屋内,照在软榻铺着的锦缎上,反着光。

徐安哭得无声无息,眼中似有碎星闪动,泪珠挂在他长长的睫毛上,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宏历突然想起读过的那些杂记,如星辰闪耀,如湖水波光粼粼

“别哭了……”宏历伸手给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徐安却哭得更厉害了

“我听人说如果在年少去势,便不会再长了。”

“谁说的,他们都是瞎说!会长的,会长高的。你就是,就是太累了……”

“真的?”

“真的。”宏历一把抱住他

“会长高的。我叫小厨房给你做些好吃的补补,瞧你瘦的。”

“我要是不长了怎么办……”徐安被他抱在怀里,声音闷闷的

“长不高又怎样,够不到就不够,不想做什么就叫小路子去做。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就好。”

其实这个高度抱在怀里刚刚好。

不过宏历可没敢讲出来,讲出来会哭得更厉害吧

宏历学着徐安原来安慰他的样子,仔细地哄他。说着说着,没听见回音。低头一看,徐安已经睡着了。

大概是哭累了,睡着也睡得不安稳,皱着眉头,像个小孩子似的。

宏历把他搬上软榻,揽他在怀里也躺在旁边。

徐安身上的香味和宏历身上的一样,大概是帮四阿哥熏香的时候沾上的。

太阳晒得暖融融的,宏历闻着旁边人身上的味道,也沉沉睡去。

醒的时候,日头已经偏西。

宏历被斜阳唤醒,动了动身体,徐安也醒了。

距离近的宏历能看到他脸上的绒毛,脸颊睡得红扑扑的像是涂了层胭脂,脸上还有被衣服压出来的印子,眼神也是雾蒙蒙的

“小四?”

像是他们初次见面那回,先是打了一架,又抱在一起睡了整个下午。

徐安动了动交缠在一起的腿,觉得有个硬硬东西戳着自己,想要撑起身体按在了宏历的胸口,按得宏历呼吸一滞,徐安连忙收回手,却掉下了软榻。

宏历想要拉住他,可被压了一下午半边身子都麻了,完全起不来。

徐安从地上跳起来

“主子。”

“拉我起来。”

徐安上前给宏历揉着发麻的手臂。

难得见到有些慌乱的徐安。

宏历看着这个凑在跟前的发顶特别想揉一把,他也这样做了。

徐安被摸得有些懵,抬头看他。

宏历一边摸着他的发顶一边说:

“晚上让小厨房做些八宝饭来吃怎么样?”

“嗯。”

评论(3)
热度(15)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