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安历]如何假装做一个内侍 1

只是个段子如下:

XX年间,徐氏次子徐安为皇子弘历的伴读。

没过几年,徐氏大错,杀徐氏全家百余口,上至垂暮下到婴孩,无一幸免。

弘历念儿时旧情,长跪于殿前,求保徐安性命。

父感儿之情重,答应留下他一人性命。然不可留后,要他入内待,做弘历的贴身太监,以便看管。

弘历使了钱财,贿赂执行太监,无果。当天,徐安才得知此事,大呼

[为什么不让我随家人同去!如此这般,不如死了干净!]

那执行的大太监,当年是某废妃的宫人,受过徐氏恩惠。并未行宫刑,且教了徐安那个‘缩阳功’(哇哈哈!终于扣题了~),徐安给大太监磕了头,认了师父。

然,弘历并不知。

师父问:要告诉他吗?毕竟他保一条性命。

安:不。皇室害我族人,害我如此。要不是师父,我便……

师:你还是恨他了?他只是个皇子而已。

安:是。

师:活,比死更难。活着,才有机会翻案。

安:多谢师父。

之后,徐安成为了小安子,跟在弘历身边。成为了他照顾起居饮食的贴身太监。

一切似乎都像以前一样,一起读书,一起习武,一起……不,没有一起说笑了。

弘历这些日子都不知道是怎样过的,小安子对他完全是对待主子的态度,他本来就聪明,太监那一套学得有模有样。弘历心里难受,却又无处可说。想对他说点什么,却被他公事公办的态度档了回来。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这样转眼到了春天。

这天下着春雨,小安子举着伞在殿外等候。

弘历的不在状态,让先生很是难办。皇上抽查也答得一般。

出了门,看都没看举伞的人就冲进雨里。小安子在后面追,他在前面走。

一路走到偏僻处才停下来。

[主子,淋了雨,要受凉的。]

[那又怎样!]心中有火,实在憋不下去,一把推开遮住他的伞

徐安跑去捡掉在地上的伞

弘历看着他红了眼框

[徐安,能不能不要这样……我知道,我知道你恨,可是……可是我真的尽力了。对不起。我……我们能不能不要这样……]

[徐氏一族不是已经被圣上处置干净了吗。徐安已经死了,这儿只有您的小安子。]

[徐安……]

[主子,您要淋病了,叫太后知道了,小安子又要受皮肉之苦了。]

是了,太后知道她最喜欢的孙儿留下个罪族余孽在身边,总是要变着花样的折磨徐安。

[好吧。]

[主子,我是您的小安子,您叫我一声?]

[小安子。]眼泪终于混着雨水留下来。

徐安帮他擦脸,修长的指尖抚过脸颊,停留了少许

[雨水流进眼睛里了呢。]

评论(2)
热度(24)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