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夏花明 番外4 下

全部完结~撒花~


吃过饭,明诚夫夫回自家去了。

明镜和明台张罗着给两个后生准备住的地方。

庄恕看着小团子好奇,谭宗明啃着餐后水果踱过来

“明小楼~想不想我啊~”

“不想。”

“嘿,你这个小家伙!再问一次,想不想?”

谭宗明抱着小孩闹成一团

“他叫什么?”

“明楼啊。”

庄恕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父亲的名字,心中升起一股怒意,怎么能,怎么能……

这时,明镜在楼上叫人

“宗明,过来帮忙。”

“来了。”

谭宗明顺手把小明楼放在庄恕怀里上了楼。

庄恕从来没抱过这么小的孩子,他整个人都僵住了,小孩身上软软的,香香的。

二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会儿,小明楼冲他伸出手,抱住了他。并附赠了个吻亲在脸颊处

“小恕~”

庄恕的那股怒意一下子被冲散了,心中还是有些委屈,他拿手戳了戳小孩的肉肉的小脸

“你怎么能叫明楼呢……”

小孩咯咯地笑起来,又叫了声他的名字,庄恕抱紧了怀里的小孩。

 

而后大家听着新年钟声响起,一起去放了烟火。

明台把小明楼从庄恕怀里接过来

“挺沉的吧,辛苦了。”

“不沉。”小明楼反驳道

“怎么不沉了?”

“不沉,明台~”

“好,不沉。”

明台抱着小明楼进了屋

谭宗明和庄恕放完了烟花也进了屋,上了二楼发现明镜站在二楼的走廊上

“哎呀呀,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好困呀。我先去睡了,新年快乐晚安!”

说罢,谭宗明一溜烟冲进自己的房间关好门。

 

“姑,姑姑……”庄恕发现某人跑得飞快,不知所措地站在走廊里

“他呀,是怕我念他。小恕,你的房间是这里。”

二人进了屋子,床上换好了新的床品。明镜拿给庄恕杯热水

“来,暖暖手。和庄教授他们报过平安了吗?”

“嗯,下了飞机就发过信息。”

“我一定得好好谢谢庄教授呢。小恕,这么晚了姑姑本来不想打扰你,可我觉得你似乎有些事想问。你问吧,姑姑一定如实回答。”

“姑姑,我……”

庄恕忽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小的时候,每天都有疑问,他问过妈妈,妈妈没有帮他解答,只是说等他长大了就明白。可现在他长大了,好多问题却问不出来。

明镜看着这个少年,眉宇间有种不属于少年的阴郁。

“明楼,我是说你的父亲,他并没有抛弃你和你的母亲。”

庄恕点点头

“我,知道了。朱阿姨告诉我的,是妈妈不许他见我们……”

“这其中的事,真的很复杂。姑姑当时,也是不同意你父母在一起的。”

“是因为,姑姑的父母对吗?”

“嗯。”

“Alexander也同我讲过。”

“Alexander?宗明?”

“啊。”

“他给自己起的?怪理怪气的。”明镜第一回听见自家儿子的英文名,

呵呵~庄恕笑起来

“是个大英雄的名字。”

“哼,还大英雄。你们关系不错?”

“还好。”

“宗明啊,他是家里的长子长孙,从小被众人宠大的。也没有几个年纪相仿玩伴,别看都快二十了,还成天吊儿郎当的。你稳重又细心,可得替姑姑好好管着他呀。”

“嗯。那个,那个孩子,我是说……”

“明楼?”

明镜把杯子放在茶几上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你父亲当年失踪了很久,明台为了找他进了保密机构。这不才回来,一身伤不说,还带回来个孩子。我们做了DNA对比,和你父亲的DNA是99.9%吻合。”

“那,那真的是吗?好像是科幻电影里的情节。”

“是呀,我们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我们都希望是他。”

明镜不由地哽咽

“哎呀,年纪大了,就……”

“姑姑,您别难过,我知道了。”

“好孩子。”

 

明台给小明楼盖好被子,

“你喜欢庄恕?整个晚上都抓着他不撒手呢。”

“喜欢~~~喜欢小恕!”

 

不知道是血缘还是什么让他们亲近,也是圆了明楼以前想要见小斌时的执念吧。

小明楼煞有其事地掰着手指

“喜欢姐姐,阿诚,小李还有小恕~还有,阿花(一只流浪三花猫),阿香,西西(小朋友),乔乔……”

“那宗明呢?”

小明楼摇头,嘟着嘴说:“宗明会捏我的脸,好疼的。”

“下次他再捏你,就让姐姐收拾他好不好?”

“嗯~”小明楼冲明台伸出手,明台知道他的意思,凑过去亲在小孩的额头上。小孩抱住明台的脖子,也亲亲他

“他们我都喜欢,可最喜欢的是台台。”

明台闭了闭眼睛,用鼻尖蹭蹭小孩的鼻尖,柔声说

“我也最喜欢阿楼了。睡吧,晚安。”

“晚安~”

 

明台轻轻哼着那首‘小斌’哼过的摇篮曲,优美的音色回荡。这是偶然在明镜哄小明楼时听到的,从他们的母亲那里传承来的记忆。

小明楼在他怀里沉沉睡去。明台许了个新年的愿望

 

愿你不再沾染硝烟与鲜血

愿你不再有国恨家仇

愿你一生平安喜乐

 

就足够

 

睡吧,醒来又是天晴。

我的,大哥

我的,明楼


评论
热度(4)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