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12

 

九黎,原指九个神农氏族部落组成的大部落。九黎的大酋长便是蚩尤。这蛮族,应该蚩尤部的后裔。现在南楚人要去的那个九黎,是蚩尤战败后蚩尤部退守的地方,并不是原来的九黎。现在的九黎不但有瘴气围绕,还有迷阵,没有人带领,外人跟本就难以接进。

 

阿晨确实比梅长苏早到几天,大致摸清了情况。

这队人马是南楚皇家侍卫队,而那个南楚贵族居然是南楚的二皇子。

 

“二皇子?就是南楚前皇后生的那个?”

“对,从洛水镇出来,我才知道是这个二皇子在和蛮族做交易。就寻了个近侍的位置混进来。”

“做了什么交易?”

“不清楚,不过我猜大概是帮南楚攻打大梁吧。扇子我大至知道在哪儿了。”

“在哪儿?难道是在蛮族?”

“嗯。”

 

南楚二皇子为了打压继皇后所出的三皇子,冒险与蛮族联手,让出了五座城池,并收集各种奇珍异宝,以及销石等矿石,装船运往九黎。

“五座城池,还真是大方。”

“洛水镇是其中之一。”

“洛水?离蛮族这边有点远吧。不对,洛水镇不是烧了?”

“是啊……果然古怪。”

 

梅大将军混在一干随从中上了其中一艘小船,随着船队进入了九黎。

 

九黎长年在瘴气中雾气缭绕,没人知道它的原貌。梅长苏好奇地探出头去,却只看到河水边生长着的参天大树,茂密的枝叶遮天蔽日,连白天都见不到什么阳光,昏暗而潮湿。

走了两三日,水面越来越宽,却越来越浅,周围的树越来越巨大,还有些生长在水中的,枝叶纠缠得长在一起,只能偶尔隐隐看到树枝间有什么活物掠过。

船队来到一颗树前停下。

那棵,不,不是一棵树,而且是很多树枝拥簇着,环抱着,缠在一起形成一棵无比巨大的‘树’。

只听得几声哨响,‘树’豁开了一道口子,像裂开了血盆大口一般把他们吞了进去。

 

经过阴暗的河道来到了像是山洞一样的地方。被带着面具的蛮族卫兵带领着向地下走去,走了约半个时辰,出了山洞来到一处开阔的天坑,中间是一棵巨大的树,树上挂着灯,远远望去,像是萤火在闪耀。

所有人都被这神秘又壮观的景象震惊了。

 

这是一处巨大的地宫。

从他们所在的位置望去,上面黑洞洞的看不到顶,下面非常深,有种不知名的矿石发着萤萤的光,映着山壁上的火把。

梅长苏等眼睛适应了这光线,发现山壁与中间那棵巨树之间有无数锁链相连形成一道道吊桥。

引路者把他们带到山壁上一个突出的平台,平台上有个穿着相对华丽服饰的中年人,像是族长之类,手里拿着个象征权力的手杖。他身旁有个瘦瘦的小老头,头上戴着繁复的头饰,身上披着个彩色的袍子,似乎是巫师一类。

二皇子与侍从留下,其余人被带到一个山洞里休息。两人一间,梅长苏装作困倦谢绝了同伴去玩牌的邀请。等人走之后,偷偷摸出了这个山洞。

山洞内错综复杂,梅长苏小心地记下来路。又回到刚刚那个平台周围,发现二皇子等人被引到另外一个更加宽阔舒适的地方休息。

 

巨树周围视野开阔,守卫又多太容易被发现,梅将军退回了山洞。现在想着如何摸到二皇子处,听到头顶上嘶嘶的声音。

小环从他头顶上一个小洞里探出头来。跟着小环东拐西拐,来到一处通道的尽头,阿晨等在那里。他换了身利落的衣服,并拿掉了用作伪装的人面皮。

梅长苏担心了这么多天,见到了这些天却是另外一副面孔,猛然见到阿晨的脸,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他。

阿晨愣了一下,回手也抱住了他。

 

二人没抱多久,小环发出嘶嘶警示的声音。他们一同进入了小环刚刚游走的通道——通气道。通气道不是很大,是用来保证空气流通的,所以只能半蹲在里面前行。

没一会儿来到一处通道交汇的地方,通过气孔向下望去,一队蛮族卫兵搬着什么东西往一个方向去。那边的气道比较窄,阿晨指挥着小环前去探查,他们俩留在交汇处等待。

等了一会儿,卫兵搬完货物离开,他们才从气道中出来,来到库房门口。

小环从气孔中钻出来,落在阿晨手上。

“这里就是金库。不过不只这一道门。”阿晨和小环确认之后说

 

梅长苏对阿晨能与一条蛇沟通表示麻木了。毕竟这小子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喜、

而且这九黎,这蛮族,这地宫已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冲击,简直颠覆了他以前的认知。

 

照着刚才那个卫兵队长的手法打开了第一道门,映入眼帘的是带着花纹的地面。

“这是什么?阵?”

“嗯,等会跟着我走。”

 

阿晨研究了一会儿才走到这些花纹上,梅长苏紧跟其后。

当他们踩在最后一块带花纹的地砖上时,这些花纹抖了一下,第二道门开了。

 

门里面的洞顶很高,刚刚运送进来的货箱散落在一旁。金银财宝堆成了山,几乎碰得到洞顶,在墙壁上的油灯与夜明珠的映照下,闪着耀眼的金光。

 

“哇!”

梅长苏不禁惊叹出声。他拿起几枚金币在手里一掂,足金的。

阿晨绕过这堆金山,来到后面那比金山矮了许多的另外一堆小山前,开始翻找。

 

另外这堆,都是些奇怪的东西。

什么瓶瓶罐罐,卷起来的布料,不知材质的印章,缺了弦的琴,动物的角等等等等

阿晨已经爬到了这堆小山上,梅长苏在‘山’脚下帮忙。

 

扇子……

 

梅长苏被手边上一块长方形的印吸引了过去。这块石头摸起来微凉,一边雕着一只蛤蟆,一边本来应该有刻字的地方只刻了个框。上半部分是白色的,如同云朵盖在上面一般,下面是蓝色,由浅渐深,最后变成了黑色。

他把那方印拿在手里把玩着,又从里面抽出管箫。白玉一般的质地,一边颜色有些泛黄,带着些不算明显的裂痕。随着抽出来的动作,居然有优美的声响传出。

阿晨听到声响回过头

“囚牛?”

“啊?”

 

阿晨从小山堆上跳下来,把找到的扇子拿给他看。

扇子挺沉,扇骨似石非金,非棕非黑,上面带着水纹一样的纹路,随着角度变换而变幻。下方用红绳绑着个扇坠,坠子是颗流光溢彩的珠子,个头不大,非常漂亮。坠子下面的穗子不是红绳,像是不知名动物的毛发,柔滑冰凉。

梅长苏的手在滑过坠子时,被烫了一下,再去摸却是冰凉。

这是阿晨怎么也不放弃寻找的东西。

他一手托着扇子一手托着扇坠说:

“好东西。怪不得会被抢走。”

“是偷!”阿晨愤愤了一下,并没有去接,只说:“你打开看看。”

梅长苏不明就理,打开了扇子。

扇面不是纸,应该是绢。颜色并不鲜亮,像是放得时间久了有些旧旧的黄色。扇面上画得是一幅山水图。画画人的功底很强,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大好江山。

没等梅长苏赞叹,眼前的山水似乎移动了一下。梅长苏眨眨眼,定睛看去,那山水真的移动起来!就像有个人拿着一幅没有尽头的山水图长卷在他眼前快速走过,梅长苏不禁一阵眼晕。他唰地合上扇子抬头,发现阿晨正望着他

“看到什么了?”

“这画,在动?!”

“你再看看。”

梅将军在阿晨带着期许的目光下又打开了扇子。

这次,扇面上的山水画,慢慢移动了起来。

巍峨的高山,茂密的丛林,奔腾的江河,宽广的麦田以及劳作的人们;城池,军队,宫殿……

梅长苏觉得画卷越来越大,似能感觉到微风吹过麦田,能嗅到青草的味道,听得到人们在交谈的声音,仿佛转个身就能与那些画中人擦肩而过……

一只冰凉的手挡住了他的视线,周国的景象一下全都消失了。

梅长苏抓住这只手从眼前拿开,看到了阿晨笑盈盈的眼睛。

“这是什么?”

“目之所及,即为疆土。”

阿晨把扇子收了起来

 

“这是江山社稷图。”


PS:对于我这个对面具执着的前魍魉来说,蛮族领地和魍魉之地是一样的。没玩过天下的亲可以参考《鬼吹灯》尸香魔芋那个场景。我知道我写不出来那个感觉,大家脑补一下啦~>.<

评论(5)
热度(14)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