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楼台】夏花明 番外 1

好啦好啦,看我的头像这么甜,我是会BE的人吗?

共4篇番外,番外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明台,你就别自责了。按当时的情况,他放手也是为了保全你,也保全了我们大家。”

“我宁愿和他一起死。”

“明台!”

明台转向房间里另外那个没出声的人

“老师,我的手也算是废了。强留在特情处也没什么必要了吧。”

“特情处,只进不出。不过,你可以回去接手上海站。”

“呵,和大哥一样吗?行。”

“明台,其实老师和我一起来,是有件事要通知你。”

“哦,什么事?”

“夜莺传讯:小斌找到了。”

“找到了?!”

明台去向他的老师求证,发现老师只是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他不安地啃着指甲

“在哪儿找到的?什么时候?他怎么样了?受伤了吗?”

“明台,你别激动。”

“夜莺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个代号?”

王天风慢慢地开口道:

“夜莺这个代号,是当年汪曼春失踪时开始静默的。现在联系我们,证明她已经掌握了汪曼春的行踪与其背后势力的信息。”

“汪曼春?”

“你的手需要进一步治疗,刚好我在那边有个熟识的医生。我已经通知了你大姐,你陪她过去做个DNA,顺便治一下手。”

“去哪儿?”

“美国,小斌在美国。”

 

美国·加州

 

明台从医生那里出来,慢慢地往会客室走。边走边在脑中过着老师告诉他的信息。

夜莺,是当年明楼启用,安排在汪曼春身边的特情人员,之后与汪曼春一同失踪,然后处于静默状态很多年,这是静默后第一回与特情处取得联系。这说明两件事:

  1. 夜莺已经取得X集团核心资料。

  2. 汪曼春,已经不在了。

明楼不是在失踪前与汪曼春见过一面?之后汪曼春才失踪的?

不是,明楼见的是夜莺。汪曼春应该早就不在了。

 

明台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推开会客室的门。

他的大姐明镜坐在长桌一旁,正泪眼婆娑地看着对面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正在抽条(北方哩语:长个)瘦瘦地,穿着件肥大的卫衣,一个很大的双肩包随意丢在桌子上。

 

“小……斌?”

少年抬起头,他的脸是明楼式的轮廓,五官却有着汪曼春式的艳丽,那漆黑的眸子带着敌意

“别叫我小斌。我现在叫做庄恕,也可以Call me Owen。”

明镜冲明台伸手,示意他坐下。

“那个,小……小恕,我是你的姑姑,这是你的小叔,你可以跟我们回去吗?回中国。”

“回去?为什么?”

“我们是一家人啊。”

“一家人?那请问,我从小因为没有爸爸被叫做野孩子的时候,你们在哪儿?我妈自杀的时候你们在哪儿?我在孤儿院快病死的时候你们又在哪儿?!”

少年庄恕露出个讽刺的表情

“不好意思,这儿才是我的家,有我的爸爸,妈妈,姐姐,还有一条叫Luck的宠物狗。”

“可,可你毕竟是明家的……”

“我姓庄!我是Owen·Zhuang。”

明镜无助地看向明台,明台从兜里拿出那个写着斌字的钥匙扣。

“你记得这个吗?”

小斌,就是现在的庄恕拿起来看了看这个过时又磨损厉害的钥匙扣,然后扔给明台

“不记得。这种地摊货谁会记得。”

明台握紧了钥匙扣,指甲几乎刺进掌心。

庄恕看了看表,拿起背包说:

“我该回去了,不然妈妈会担心的。”

“等一下……”

“哦,鉴定结果后天才会出来。无论结果如何,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来找我,不要打扰我的生活,更不要毁掉我好不容易才拥有的家。”

明镜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明台上前抓住她的手轻声安慰。

庄恕路过他们走到门口时停了一下,回头冲他们泛起个笑容。

那嘴角扬起的弧度,像极了明楼

“我有点想起来了,小学三年级时书包上似乎有这么个挂件,不过后来丢了。”

 

明台看着掌心的钥匙扣,心中有个疯狂的想法。

他冲出房间,手抖地拔通了王天风的电话:

“老师,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岛上那个小斌,根本不是真的小斌?”

“明台,回来吧,Dr·李的报告出来了。”


评论(4)
热度(15)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