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我的百分百情人 1

刚看到今天晚上截止,不知道能不能赶上……

匆忙地放出来,以后再修吧


字数3700

我的百分百情人之谭赵篇

 

设定如下:

1. 背景:星际,联盟与帝国达成停战协议后。

2. 哨兵,向导属性。级别为:D,C,B,A,S,SS,SSS。

3. 向导本来与哨兵的数量就相对较少。而后由于各种历史与人为原因,向导稀少并被压迫与圈养。(主要原因是越高级别的哨兵越容易发狂,越需要向导为之疏导。)

联盟最初是由名为‘曙光’的向导组织发起,初衷是为了谋取向导的平等权益面形成的新兴力量,组成了能与帝国抗衡的新政府。

本文中的精神体称做量子兽,是一种高维生物,普通人看不见也碰不到。

4. 具体可参照《无可匹敌》。由来为《全职》

 

 

赵启平逃得一点也不潇洒。

他匆忙地冲进人群,顺手带倒了路边的摊子,灵活地躲过迎面而来的马车,闪进一条狭窄的小巷。追他的人在后面大喊着,叫骂着,推搡着过路的人们。可惜小巷尽头没有路,听着叫喊声越来越近,赵启平爬上矮墙跳进路边一户人家,顺手扯下院子里搭着的大红披肩披在身上。

这块居然有金色的印花,四边还有流苏……

 

边路边吐槽着,打算绕过正门出去,身边的人多了起来,各色的美人在和客人调笑

烟花间?

还没走到门口,就被一个客人叫住

“你干嘛去,过来呀。”

赵启平定定神,把披肩拢到鼻子,只露出那双灵动漂亮的大眼睛,抛了个媚眼。趁那人被媚眼砸得晕头时,冲出大门,混在人群之中。

 

这是位于帝国边远的利多星。落后利多星不但科技不发达,且还保留着以前的传统——圈养向导。

对于一个向导来说,这里无疑是龙潭虎穴。

还好在他分化之初就搭上了个科学怪人——唐川唐教授,而且他的精神体有着非常棒的隐蔽天赋,才使得他能隐藏至今。

 

一路跑出城,在一片广袤的密林边停下来,发现没人追过来,喘着气思索着接下来如何回到拉姆拉星。

那滑腻的手感像附着在手上一样,恶心地他在披肩上擦了擦,四下去找水源。

 

【祝那个死胖子永远也硬不起来!】

 

赵启平是个没有行医执照的巫医。

向导天生对精神的控制与安抚使他能很好地在巫与医之间平衡。而由他母亲那里继承来的巫术与医术让他能够接到一些游医的活。

 

不过,游医注定是与危险并存的。

就像这回,为一个富商的父亲的治病,却被那个富商看上了要拐上床,还差点因为富商的保镖中有个哨兵差点暴露。

说起来,那个富商还真是口重啊……

赵启平知道自己的长相随了母亲,每次出诊都把自己涂得漆黑,以掩盖漂亮的面容。

一般人对个黑乎乎的男人是不会产生什么欲望的,难道……

 

赵启平索性把鞋脱了,让疲惫的双脚浸泡在清凉的河水中,慢慢地想着事情的经过。

左思又想,还是觉得是那个哨兵,大概察觉了他身上的平衡素的味道,才让他们下手抓人。要知道一个向导,卖给贵族不知道能得多少好处!

好处!

赵启平肉疼地把随手顺来的鎏金酒杯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

诊金没拿到,这个小酒杯才巴掌大,又不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也值不了几个钱。

钱啊!

翻手把小酒杯收进手腕上的储物手镯里,然后捧起水把脸的颜料洗干净

 

下次看诊要先收钱!先……收一半的钱!

 

赵启平出神地计算着自己的资产,发现离那高昂的空间传送费还差很多

 

哎,什么时候才能存够钱呢?!

听说联盟,对向导很友好呢……

 

在他出神的时候,突然听到‘唧唧’的叫声,赵启平猛地抬起头把精神触角向四周放了出去。

那是他的量子兽发出的警示。小臂长的树蜥趴在树枝上,已经从树叶的绿色变成红色,长长的尾巴不安地甩动着。

 

这时赵启平脚边水中有一截枯木动了一下,一双金色的竖瞳慢慢地露出水面。

 

鳄,鳄鱼?!

 

这条鳄鱼还在上浮,起初看到的枯木不过是它的嘴巴,渐渐地露出了背部还有强壮的尾巴。

好大!

 

赵启平全身汗毛倒竖,不自觉地吞咽了下口水,慢慢地把脚从水里拿出来,慢慢地后退到岸上。

想着鳄鱼好像在陆地上的速度应该不算快,结果这条鳄摆动下尾巴,一下冲上了岸。

这下可吓坏了赵启平,他跳起来转身想跑,原本趴在树枝上的量子兽却突然冲了上去

“喂!”

自己家的小家伙还不够那鳄鱼一口的吧……赵启平这才发现了不同。

红绿相间的树蜥跳到了鳄鱼长吻上,在上面转了个圈,然后身上的颜色渐渐向鳄鱼的沙色靠近。这时鳄鱼的背部两侧慢慢出现两道黑色的纹路。

这,这是……量子兽?

 

疑似量子兽的巨鳄张开满是锋利牙齿的嘴,像是打了个哈欠。看了看他,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自家的树蜥已经完全模仿那条鳄鱼变成了沙色身体两侧有两条黑色纹路的样子,还站在巨鳄头顶上冲他叫。

 

喂,就这么开心吗?这是要去哪儿啊?等我穿上鞋!

 

赵启平一路跟着巨鳄往密林深处走去,来到一处貌似被什么飞行器撞倒的一片树林间。在断木砸出的坑处似乎有个人形物。

这只巨鳄在陆地上跑得也不慢,眨眼就到了那人身边,把长长尾巴拍在那人身上。被抽了一尾巴的人只随着冲力动了动,完全没别的反应。

额……赵启平特别庆幸自家的量子兽个头并不大。虽然超维生物对本维度的身体造成不了多大损伤,可还是有疼的感觉的。

这人应该是个哨兵吧,向导的小身板可禁不住这一下。

 

巨鳄转过头来看他,巨鳄头顶的小东西也看着他

赵启平对这个叛变了小家伙彻底无语,连他是医生的事都已经透露过了呀

 

算啦算啦,爬行类的量子兽特别少见,这还是自家小蜥头一次见到同类……个头差这么多哪里是同类了?!

 

树蜥用头蹭了蹭赵启平的手,鳄鱼伸出长长吻部也蹭了蹭他的腿。赵启平用手推开它们,感受了一下鳄鱼皮的手感——好硬

 

赵启平走近才发现这个人全身上下覆盖着一层不知材质的薄甲,在阳光下并不反光,只是呈现出暗暗的黑金色。看着不像是这里的装束,很酷,却不好弄开。

他好奇地用手指先戳了戳,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又伸手摸了摸,不知道摸到了哪里,全身上下的甲胄唰地收了起来,变成手指上一枚戒指。

一种暖暖的味道混着淡淡血腥味散开来。

血味?赵启平抽抽鼻子,果然受伤了啊……看看四周被撞倒的大树,就算是哨兵又能有多大力量呢。

[小赵啊,这人的破坏力堪比核武器,毁掉个小星球也是分分钟的事,这才哪儿到哪儿……咳咳咳]

赵启平把他垂着头扶正,终于看到了这个哨兵的正脸

好帅!

散乱的黑色短发,光洁的额头,剑眉入鬓,鼻梁高挺得如山峦起伏,嘴唇……有血!

在树蜥的翻译和巨鳄的指挥下,扒掉这人身上的紧身衣。强健的肌肉纹理分明泛着淡淡麦色的光泽。

平复了下乱跳的心脏,赵启平深深地吸了口气,手顺着被紧身衣包裹的身体开始摸,温热结实的肌肉手感好极了……咳咳咳!不是,果然是肋骨断了!

赵启平把昏迷的哨兵放平,给他肩膀处的伤口撒了些药粉止血,又从储物格里翻出干净的布包好。才把他自己调制的巫医药水倒在哨兵的胸口,然后精神触角放了出来,附着在手上,慢慢地牵引着把骨头矫正。

他这一手,是来自于母系部落的巫医之术,连见多识广的唐教授都不禁称奇。

 

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原著民们通常有自己的办法。

 

一个纤细的美人跪在地上,嘴里默念着什么,双手按在伤者身上,全身被淡淡地荧光笼罩着,犹如神迹。

 

赵启平可没看起来那么轻松。这个哨兵伤得不轻,内脏也有受损。他用精神力推动着药水到达哨兵体内受伤的地方,然后把伤处包裹起来。最后把断了骨头推到正确的位置。

听到咔地一声,哨兵咳了两下,又吐出些血水。

赵启平收回精神触角与手,坐在地上擦了擦汗。

“好了。看你的样子应该挺有钱的吧,不准赖我诊金啊!”

那个哨兵有些迷茫地睁开了眼睛

 

是黑色的眼睛呢

 

赵启平又擦了擦汗,怎么觉得有点热?

地上的伤员动了动,想要坐起来,赵启平伸手去拉他,却摸到了他滚烫的皮肤。

“好烫!你发烧了?刚刚还没有啊……”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那双黑色的眼睛升起血红的薄雾。

 

不好,这个哨兵大概是要发狂了!

 

赵启平想跑,却被哨兵死死地抓住了手臂,力道大得几乎要捏碎他的骨头。

“放开我!你放……唔!”

还没喊完,就被那个哨兵扑倒在地,牙齿应该是撞破了嘴唇,赵启平尝到了自己血液的味道,还有别人的舌头。

“唔!”

赵启平徒劳地挣扎着,根本无法撼动强壮的哨兵。鼻尖处那暖暖的味道更浓了。他被那暖洋洋的热力熏得头晕,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是这个哨兵的信息素。

对方信息素的味道透过他的皮肤侵入他的身体,血液开始沸腾,头更晕了。他努力地地合拢牙齿,如愿地尝到了对方的血。

压住他的哨兵顿了一下,松开了他的嘴唇,转向了他的脖子。脖子上传来的刺疼让他清醒了过来。

赵启平放出精神触角狠狠地刺入哨兵在大脑,却被强大的精力弹了回来。趁着对方怔忪的间隙,翻出了手镯里护身用的麻醉针扎在哨兵的肩膀上。

终于,神智不清的哨兵敌不过麻醉针的威力晕了过去。

 

赵启平坐在地上喘气,狠狠地擦了下嘴唇,踹了哨兵一脚

“混蛋!我救你你就这样报答我?!”

 

踹完才发现,哨兵的量子兽在一旁狂躁地要冲过来,他的量子兽踩在巨鳄头顶,不停地尖叫着。

赵启平唤过自己的树蜥,用精神触角给了鳄鱼一下,巨鳄愣了一下,委屈又讨好地甩了甩尾巴。

 

哼!再也不相信你们了!

 

手软脚软地把晕倒的哨兵摸了个遍,这人看起来穿得很高端,其实身上跟本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赵启平不甘心地把他手上的两枚戒指摘了下来,又打起哨兵胸前坠子的主意。正打算摘,被哨兵一把抓住了手。吓得他从地上跳了起来,等了一下,发现那人根本没醒,不过是条件反射。

他愤愤不平地把戒指收了起来,又踹了哨兵一脚解气,才回了拉姆拉。

 

etc.


评论(4)
热度(40)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