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凌李]盛夏的果实 一·味觉

算是《亲吻可以缓解疼痛》的后续章节,前情请参考《亲吻》

PS:一发完,也许有后续。断了几天网懈怠了。只好翻旧文充数哈哈~

 

摄像头,最终装在了门口。

凌远在李熏然起不来的某个早晨,做了早餐——西红柿挂面鸡蛋。

李熏然有点小期待,毕竟他是尝过远哥手艺的。

因为这种期待,第一口差点没咽下去。

很淡,没有咸味。这样说也不对,汤里加了酱油。

不过食材算是新鲜,原味也不错。

李熏然顶着他远哥期许的目光,把要说出口的话和面条一起嚼了嚼吐出句

“好吃!”

凌远见他吃得开心,也开始吃自己那份。

不过吃到一半就放了筷子。

“太久没做饭,做多了。也好,中午你就不用跑回来,我吃这个好了。”

“远哥,我没吃饱。这个给我吃吧。”

李熏然咽下嘴里的面,把凌远那碗拖到跟前,吃了一口。

嗯,原味,跟自己碗里的一样。

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唾弃自己。

为什么会觉得远哥那碗会好吃,为什么不相信远哥!

 

塞了一肚子白面条的李警官,撑得直打嗝,在办公室坐不下去,到操场跑了一上午。

 

晚上回家,迎接他的是一锅粥和甜醋拌菜。

依然没有放盐。

凌远每次做完饭,都看他先吃,他吃得开心,才如释重负地开始解决自己面前的饭菜。

李熏然特别想说,为什么没有盐味,可在他远哥的期许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为了让远哥多吃点

 

[远哥好像很喜欢看我吃东西……对,他们都说我吃东西特别有食欲。]

在李熏然快要顶不住这没油没盐的时候,李妈妈回来了。

熏然妈妈李阿姨,因为李局长隐瞒了熏然的伤情,一气之下回了娘家。这才刚回来,就得知儿子领了个‘嫌疑人’回家。

“妈,不是嫌疑人。案子已经结了,人是守法公民。”

“我不懂这些。不过为什么要带他回家?你爸爸都气好几天了。”

李熏然列举出凌远各种好来,什么在危急的时候帮过他,长得好,脾气好。身世可怜,学习好。才二十几岁就是医学博士了,本来只是做了个家族医生,却被卷进了帮派争斗。

“是受害者。”李熏然强调。

李妈妈才不管什么‘嫌疑人’、‘受害人’。只是心里觉得自家儿子怎么对个外人这么上心。以前也就对简瑶动心过,这回居然对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这么上心。问李局长吧,李局长说不出个所以然。于是行动派的李妈妈拎着炖好的牛肉羹上了门。

李熏然进家门的时候,凌远已经从‘嫌疑人’变成了小远。

凌远从来都是别人家孩子的典范。招岁数大的人们喜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李熏然看着自家妈妈热情地拉着他远哥的手,还笑靥如花地讲话……

 

“妈?”

李妈妈这才看见自家儿子,上手就给他脑袋一下

“怎么才回来?都几点了,等你吃饭呢。”

李熏然平白挨了一下,看向凌远,凌远冲他无奈地笑了笑

“阿姨,这个我来吧。”

“好。李熏然,愣着干什么?去洗手吃饭了。对了,再拿个碗过来。”

李熏然扁扁嘴去洗手

“小远啊,你多吃点这牛肉羹,营养又补气。”

“谢谢阿姨。”

“不用那么客气。喜欢吃啊,阿姨下回再给你做。”

“妈,我想吃排骨。”

“有你什么事。”

这失宠了的感觉

“小远喜欢吃什么呀?”

“都好。”凌远腼腆地笑着

“我跟你说,阿姨做饭可好吃了。你别看熏然,他干吃不胖,特别没成就感。”

凌远看见李熏然把脸埋在碗里不抬头

“我觉得挺好的,他吃饭特别香,看得人都有食欲。”

“呵呵,就这点优点了。改天上阿姨哪儿去,给你露一手。”

“谢谢阿姨。”

一顿饭吃得主宾尽欢。当然,他们俩在说,李熏然在吃。

李妈妈的手艺得到极大的肯定。牛肉羹咸香鲜美,被两个大小伙子吃了个底朝天

吃过饭,李妈妈还要拉着凌远说话,被李熏然拦住了

“妈,我开车送你回吧。”

“你先去上班吧,我和小远说说话。”

“下午你们不是还有社区活动吗?我还是送你回去吧。”

“哦,那小远,改天到阿姨家去啊。”

“好,阿姨慢走。”

 

在车上,李妈妈念了一路凌远的好。什么这孩子真招人疼啊,知书达理,又伶俐又乖巧又聪明。长得还好看,就是有点腼腆。

听得李熏然有点恍惚

腼腆?乖巧?这是我冷酷又狂霸拽的远哥吗?

最后李妈妈总结:

知道你为什么把他领回家了。这样的孩子谁不喜欢啊,你让他不要心理压力,放心住下,好好养病。周末你俩一起回家,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什么?你爸不同意?放心,有你妈我呢。

李熏然点头称是。

直到晚上回家都兴致高昴。

 

晚饭依旧是白粥,只加了麻油和醋的原味小菜

 

在吃了两天的原味饭菜后,李熏然觉得嘴里都能淡出鸟来

不行,得想想办法……还得请李淑娴同志出马。

这厢李熏然给自己妈妈打了电话,说他远哥想吃鱼。

“是你自己想吃的吧?”李淑娴同志并不相信

“哪能啊,要是我就说想吃排骨了。妈~~~”

李妈妈快被波浪线淹没了,想想小远那孩子苍白的脸色,拎着李局长才钓回来的大鲤鱼就上了门。

 

李熏然进门的时候,凌远在厨房切菜,李妈妈在一边夸

“小远这刀工真好,切得又细又整齐。”

“然然回来啦,先别换鞋,去楼下买袋盐,再买瓶酱油。生抽老抽各一瓶。真是的,家里连个调料都没有,也不知道你俩是怎么过的。”

李熏然走到楼下才反应过来

没盐,没酱油,没调料!

鱼特别新鲜,炖出来的鱼汤奶白色的,特别好吃。

吃完饭,李妈妈急急忙忙地走了。抢了李局长的鱼,还扔局长一人吃食堂,晚上怎么也得做点好菜哄哄。

 

李熏然洗完碗筷,看着凌远坐沙发上看书。阳光特别好,凌远都笼罩在一层光晕中,长长的睫毛垂着,在眼窝处形成一片阴影,光线像滤镜一般柔化了他的棱角,整个人显得特别温柔。

李熏然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远哥。”

凌远抬起头看他,看他扔掉手里的毛巾蹲在沙发边。

“怎么了?”

“家里没调料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凌远笑了起来

“我看你吃得挺开心的,还以为你喜欢。”

“你以为我喜欢吃白煮菜?!远哥,我以为你吃不了咸才……”

“看来,我们都误会对方了。”

“嗯,以后家里缺什么要和我讲好吗?”

“好。不过,我那个时候确实不大能尝出味道。”

“那,那现在……”

“现在,好多了。”

李熏然长舒一口气,正色道:

“以后有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好吗?”

“可你上班那么忙,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你不是麻烦。”

阳光下,李熏然的眼睛是琥珀色的,这漂亮的眸子里,全是凌远。

凌远摸着李熏然的小卷毛,心中好似有什么要满出来。

被一个人,全心全意地爱着,是这样的感觉吗?

 

他弯下腰,在这人微微张着的唇上亲了一下

“甜的。”

李熏然呆了一下,这是时隔许久的一个吻。他腾地站起来

“我我我该上班去了!”

说罢就往门口走,走到一半又冲回来,在凌远的唇上啃了一口,然后跑出门。

 

“慢点跑,别摔着。”

凌远在后面叮嘱。

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门楣上的监视器,然后坐回沙发继续看书。

 

晚饭,炖个豆腐好了。


评论
热度(24)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