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楼台】夏花明 1

写在前面:

这才是鸡血的那个东东,追逐是前转。非常OOC的产物,因为想起个很久之前故事。

名字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意义,随手取了个诗的名而已

 

明台下了飞机,脚踩在被太阳晒得滚烫的水泥地上,湿热的海风吹来,浑身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他抹了把脸,拎起自己的行李向出口走去。

 

时隔半年,他终于来到这个南半球某处的一个小岛。

他的夏天开始延长。

所有的答案,也许就在这里。

 

大哥,我终于能离你近一点了。

 

就在上个月,特情处接到线报。虽然没有找到失踪的毒蛇及其小队,却发现了与明楼一同失踪的汪曼春的行程。顺着这条线找下去,在半岛绵延的海岸线上找到了他们的儿子,谁也不知道这个孩子是怎么流落至此。

明台很怀疑地问过,怎么就确定那是他大哥的儿子,毕竟这孩子的父母都失踪了,身上也没个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哪怕是进行DNA比对,也得找明镜核实过才是。

对方答曰,你见到就明白了。

 

明台跟着来接他的郭骑云,辗转来到另外一个更加偏僻的小岛。一靠近小岛周围,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出现了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

“磁场。这里的磁场非常强且乱,像一道电磁墙,穿过去就好。你看周围。”

明台随着小郭所指看过去,似乎是有一双手随意揉捏一般,礁石密布,怪石嶙峋。

“这礁石长得很怪啊?”

“对,这里叫做恶魔岛。这都是由海底火山喷发形成的。喏,就是那个火山,到现在还是活火山哪。”

 

就是这里了。

 

恶魔岛并不是一个岛屿,而是由一片群岛组成。他们在群岛中的一个小岛岸边停下,下了船,明台见到了这里的负责人:特林·R·李教授。

 

短暂的寒暄与交谈后,李教授告诉他,小斌到旁边的3号岛去玩了。

“小斌?”

“对。应该是你的……侄子?你们的人找到他时,他身上唯一能证明身份的钥匙扣上面刻着这个名字。而且我们这样叫他,他也是认同这个名字的。”

“认同?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失忆了。”

 

一个失忆的孩子,却记得最重要的坐标地图与最最核心的数据。

 

“我们用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法解释他为什么记得这个,却忘记了所有。但这确实帮了我们大忙。毕竟先前的小队都全军覆没了。要是没有他,我们也撑不到现在。”

毕竟毒蛇和他的小队全部失踪了。

 

傍晚的时分,阳光的威力还是很强。一架水上摩托从远处驶来,溅起的水花在夕阳中形成一道道彩虹。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从摩托上下来,他穿着T恤短裤,手臂与脸庞被晒得有些黑,踩着温热的沙子朝这边走了过来。

 

明台看见他的脸,瞬间明白了小郭所说的,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那张脸几乎是明楼年轻时的翻版。

 

“你是小斌?”

男孩点点头,冲他抿了个一字笑。

笑起来就更像了。明台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跳动,眼框热热的。

“他们说,你是我父亲的弟弟?”

小斌的声音不像明楼那么低沉磁性,声线虽然也很低,却带着少年的清朗。

 

等稍稍熟识起来,明台发现小斌是个聪明又非常开朗的孩子。虽然失忆了,却没因此而有一点阴郁。

一点都不像汪曼春……

明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汪曼春也不是一开始就这样,只能说造化弄人。

 

“你不要总这样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小斌一本正经地说,眸子间却是灵动的戏谑

明台终于笑了出来,他仿佛见到了十七岁的大哥。

他又高兴又难过,大哥比他大十八岁,这是他完全没能见到的,明楼的十七岁。

“对不起,因为你实在太像大哥了。我能给你拍张照片吗?我要把它寄给你姑姑。”

“可以。”

 

由于电磁紊乱,岛上的通讯一直不大好。但总有可以用的时候,有时两三天能通一回,有时五六天。当能与明镜联系上时,这个明家大姐前明董事长在那头泣不成声,

“他连这事也不告诉我,难道我知道了还能不要这个孩子不成!我就那么狭隘吗?孩子又没错……”

“大姐……”

“这孩子真的和明楼年少时一模一样!什么时候能把他带回来让我瞧瞧,也算是明家有后了。你也是,怎么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姐姐担心你啊!”

明台不敢多说,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借着信号不好的由头结束了通话。

 

关于小斌,还是疑点重重。

小斌是在遥远的大陆半岛附近被发现的。发现他时,身上没有一点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只有手里紧紧攥着的钥匙扣。那个塑料的钥匙扣非常普通,有划痕也有磨损,应该是用了很久,来源已不可查。

还有他所记得的东西。

明台也仔细问过小斌,据他的说法,是有人要他一定记得这个。这人到底是谁,他就不记得了。

再者通过特情处,也没有查到小斌的身份信息。

 

“老师,会不会是汪曼春给他上的身份时,用的并不是这个名字。小斌,也许只是个小名。”

“有这种可能。”

“还有,按照大哥与汪曼春交往的时间来算,小斌应该是15到17岁左右。我记得当时汪曼春失踪时,大哥似乎也找不到她。”

“关于这件事我要告诉你,汪曼春也是一名特工。只不过不像我们只忠于国家,她是个双重特工。”

“这么说,当年我大哥回来接手明氏,并不是凑巧?”

“对。还有明台,你……”

“我知道,我父亲也不是什么普通平民对吧。我被大哥他们保护了这么多年,现在也该轮到我保护他们了。”

 

明台收了线,脑海里不断地梳理有用的信息。他现在是任务是保护‘科考’队一行,不得不仔细又谨慎。副官小郭在帐篷外叫他:

“队长,都准备好了。”

“好,走吧。”

 

明台带着护卫队乘着快艇巡视着群岛。群岛面积不小,他们分成两个支队,每队两天巡一次,每次都要一整天才能巡完。

这次在群岛边缘的一个小岛上遇到了冲他们打招呼的小斌。

快艇冲上沙滩,明台他们从快艇上下来

“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找Lili玩啊。”

“Lili?”乍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名,明台怔忪了一下,四下望去,没看到半个人影。

“嗯,不过她很害羞,你们把她吓跑啦。”

也许是明台的表情,他身后的队员哄笑起来,队员陈冬嘴快地说:

“明队,Lili是只红毛的猿猴,只跟小斌亲近的。你看,早跑没影了。”

“谁让你们总欺负她。哎,搭你们的船回去啊。”

明台看着这个在队员们拥簇下,往船上爬的少年,并没发现有其他的交通工具。

“你怎么来的?”

“游过来呀。”

小斌冲着明台笑得灿烂,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着光。

阳光下,明台突然有点眩晕。


评论(2)
热度(16)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