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23

这就是上次被打断的地方,很柴不好吃,慎入>.<


野外~哪啥

 

强烈眩晕过后,映入眼帘的是静谧夜空中闪烁着的几颗星星。身下的座椅被放平,赵启平坐起身,盖在身上的西装外套掉下来。

蓝色的敞篷跑车停在离酒吧不远的高架旁边,一个小公园的山坡上。微凉的夜风带走了身上的酒气与燥热。

谭宗明半倚在另一侧车尾处,见他起身绕了过来。

风衣和眼镜不知去向,只穿着件T恤,露出线条优美的手臂,那宽肩窄臀大长腿的身姿向他走来。狭长的眸子闪着危险的光。路灯远远的,偶尔有车经过,车灯在他脸上形成强烈的阴影,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之下,以高挺的鼻梁为界,性感得无可救药。

喝下去酒仿佛化做一团火在体内燃烧起来。

他倒回座椅,看着谭宗明两手撑在座椅两侧凑过来,嗓音压得低低的。

“Leo……”

“嗯?”

“平平。”

“嗯。”

 

赵启平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么的秀色可餐。

 

这个公园并不黑,只是有点昏暗,影影绰绰。

他整个人陷在阴影中,就这么慵懒地半躺在车上,把包裹在修身牛仔裤里笔直的腿搭在仪表台上。衬衣的扣子开了三个,露出瓷器般的大片肌肤和修长的脖颈,让人不由地想咬上一口。平时那双漂亮的圆眼睛半眯着,水光潋滟,仿佛天上的星星落在里面。脸颊和眼角泛着薄红,大概因为喝过酒口渴的缘故,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谭宗明觉得自己像沙漠中的旅人,干渴至死时突然发现了绿洲,不管不顾地扎进这汪潭水,更不管会不会溺死其中。

又觉得身下的人像只修炼成精的小狐狸,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想起刚刚这人的风姿,还有台下那些人看他的眼神,谭总不由地吃味。

 

呼吸间,醉人的酒气在二人之间交缠。

 

“你这是喝了多少啊?让你喝就喝,傻不傻?”

不提还好,提起这个,刚打败一群小妖精的谭总委屈起来

“你以前经常到这儿来跟他们喝酒?还让他们叫你平平?”

“啊?”

“我都没叫过!以后不准来这儿!不准跟他们喝酒!”

“喂……”

“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唱歌给他们听!不准对他们笑!不准这样招蜂引蝶……不然……”

“不然怎样?”

“不然……就把你关在家里,只准勾引我,对我笑,跟我喝酒……”

PU,赵启平笑出声来。抱住面前这个大脑袋,揉了揉。

 

他算是发现了,谭宗明+酒有种化学反应。喝了酒就像是碰到什么开关似的,平日见不到的什么性感啊,感性啊还有那股什么霸道总裁范全放了出来,算上放飞自我吧,又苏得让人腿软。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不许跟旁人这样喝酒。你都没发觉吗,要不是我赶到及时,那帮人都要把你生扑了!”

“他们不敢。这是你的特权。”

哎哟哟,相较之下电视演的那些什么‘霸道总裁’才哪到哪啊!

“我的……特权?”

“嗯。”

谭宗明低头吻住他。带着酒气的长驱直入,几乎要把他唇舌吃吞入腹,来不及咽下的津液顺着下巴流到颈边。

嘴唇好不容易得了空,偏了点头也没躲开这人去啃咬他的下巴与脖颈。

“不是……我的特权么……”

谭宗明一边亲他也不耽误讲话

“都邀请半天了也没见你扑我,只好我来扑你了。”

赵启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深水炸弹的酒劲还没下去,又被这人身上的酒气熏得头晕,他头晕目眩地抱着在他身上做乱的人,反抗不得只能发甜腻的呻吟。


以下2162字不可描述


他精疲力尽地动了动,听见一个令人安心的声音说:“睡吧。”才放心地坠入黑甜。



评论(3)
热度(47)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