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15 下

3000+的下!

匆忙完成这个副本要回到主线!不然再有几千也打不住5555,我对我的文笔已经绝望了,请大家随便看看,给点建议吧π—π

PS: @蓝蒂 尾巴要留着以后才能发现呢~ 


【吼!】

巨大的魔神已经从法阵中露出半个身子。吼声加着气浪把所有活物死物都吹到山壁上。梅长苏被吹得滚了一圈才撞到洞壁,被震得头昏眼花之际,眼见着石块夹着火焰袭来,只得用手护住头。可那石块在接触他以前,就被他身上冒出的金光消解殆尽。

这是……

[这护身符还挺厉害!]

不知道什么时候剑灵扒在了梅将军肩头,金光在他们周围,连热度都小了许多。

 

梅长苏没空搭理它,努力稳住身形,把旁边的人从碎石下面拉出来,安置在比较安全的地方。

许是梅长苏太想多救些人,也许是身上的护身符的光芒引起了魔神的注意,小山一般的魔神伸长手臂向这边袭来。梅长苏躲过了巨掌却没躲过掌风,被重重拍在地上,哇地吐出口鲜血。

掌风带着热焰再次袭来,正当梅长苏挣扎着翻身躲避时,从半空中掉下来几个带着金光的铁笼。铁笼砸在阵眼的位置上,金色的光芒把周围的黑焰冲开。

阵中的魔神,像是被卡住了,只有半个身形在阵外,再也拔不出下半身。

【吼!!!】

魔神用手把最近的一个铁笼挥开,黝黑的手掌在接触到铁笼上的金光时,像是被烫伤一般,冒出了黑烟。魔神受伤了一般,嘶吼着抱住自己的手臂。

这厢又落下一个铁笼,随铁笼降落的还有阿晨。

阿晨趁魔神分神期间,把梅长苏拖到大厅尽头的角落里。

“阿苏,你还好吧?”

“还行。”

“等会看我手势,你想办法把定元插在那东西的命门上。”

“好。不过,这玩意真的是他们的祖灵蚩尤?”

“不是,蚩尤已经归于神位。这古阵不完全,召来的不过是封神时摒弃的邪影罢了。”

“还好还好。”

梅将军刚想舒口气又听阿晨道:

“好歹是战神的邪影,与战神能力相当又没有心智,放它出去,整个九州就完了。”

“……”

 

正说着,那阵中的邪影,打坏了几个铁笼,又从阵中召出来一部分躯体。

阿晨上前把撞歪的一个铁笼推回原位,跑到另外一个被破坏的阵眼的位置站定,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把血抹在囚牛角制成的长箫上,开始吹奏。

声波从他周围散开,梅长苏头嗡地震了一下,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周围人的喊声,山岩裂开石块掉落的声音,阵中邪影的吼声,包括应该从长箫中传出来悠扬的箫声,什么也听不到。

四周有无数白色的光点朝阿晨的方向飞去,在他面前形成一个巨大的白色光团。光团越聚越大,在邪影的拳头到来之际,炸开了。

巨大的冲击,让地坑中摇摇欲坠的巨树倾倒在洞壁上。巨树上挂着的锁链带着些铁笼撞在洞壁上,再掉下来。对于逃亡的人们更是雪上加霜。

梅长苏关心着爆炸中心的阿晨,眼睛努力地在白光中寻找。

一个身影慢慢在白光中显现。

黑发如瀑,白衣胜雪,衣诀飘飘欲仙。

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了黑与白,唯一的颜色,便是唇边那抹血红。

阿晨?

不,那个身影肩膀宽阔,身材修长,俨然不是少年阿晨应该拥有的身形,分明是个青年的模样。

囚牛角的长箫在白光中碎成了粉末。

‘阿晨’睁开了眼睛,漆黑如墨的双眸中有金光闪过。刀雕斧凿的轮廓分明是是阿晨成年之后的样子。

梅长苏望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胸口闷闷地,有什么呼之欲出,眷恋,酸楚,还有些莫名的委屈,惹得他眼框发热,又随着那一滴眼泪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叫出那个名字。

眼前的事发生在一瞬间,可他却看得分明。

‘阿晨’召出那把‘江山社稷图’,动作飞快地结了个印,金芒混入白光之中打在扇子上,扇子变得大了,吐出白金色的光芒包裹住了邪影打过来的拳头。

邪影忙撤回的手臂,可白金光芒黏住了它一般,在把它往扇子中拉。

 

【嗷!!!】

 

随着这吼声,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山洞又塌下一部分。

梅长苏突然耳鸣了一阵后,又能听到了。

 

剑灵紧紧扒在梅将军的肩头

[他借用了这里的魂魄之力,想把那魔物收进扇子里!!]

 

梅长苏甩了甩被震得发晕的脑袋望过去,法阵中央的人分明还是他的阿晨。

少年穿着灰扑扑的南楚侍从的衣服,细白的指间闪着金光。

 

刚才那个谪仙般的青年,仿佛是他的错觉。

 

“阿苏!”

梅长苏看到阿晨远远地打了个手势,拔出定元宝剑,欺身而上。

 

虽然邪影的一只手臂被阿晨制住,可梅长苏靠近时还是吃了不少苦头。当他顺着锁链跳到邪影背上时,好像踩在了熔岩之上。

定元终于顺利地刺在了邪影的命门。

宝剑变得异常烫手起来,梅长苏的双手被烫得血肉模糊,鲜血顺着虎口流到了剑身上,发出萤萤的光和浅浅的龙吟。衬得他身上护符的金光越来越淡了。

这时,剑灵围着定元转了两圈,便飞向了宝剑,整个剑身都泛起了金光。

梅长苏一时不甚脱手,被挣扎的邪影甩到了地上摔得七荤八素,最后撞在一旁的石块上,吐出几口带着碎肉的血沫便动弹不得。

护身的金光在梅长苏落地之后,闪了两下就熄灭了。

 

插在邪影背上的定元宝剑,有了剑灵的加持变巨大起来,一声声龙吟升起,直把那邪影钉在原地。

阿晨趁势又画了几个符,白金光芒更甚。

当最后一抹邪影收进了扇子里后,阿晨一下跪在地上倒了半天气,才一把抄起扇子跑到梅长苏身边。

 

“阿苏,你没事吧?”

阿晨从腰间的百宝囊里拿出个黑红色的药丸喂给梅长苏。药丸一下肚,便化成一股清流,缓解了火烧火燎的内伤。

“我没事,你怎么样?”梅长苏靠在阿晨怀里,见他又掏出个小瓶子倒了些药粉在他的伤口上。伤口一片清凉,血也止住了。

“我没什么,就是扇子……”

阿晨手中的扇子已经恢复了原来的大小,只是那泛着水纹的扇骨像是蒙上了一层灰变得灰扑扑的,连那闪着光的扇坠都黯淡下来。

“是因为收了那个邪影的缘故?”

“嗯,得好多年才能净化干净。”

“抱歉。”

梅长苏稍稍缓过劲来,抬手摸摸阿晨的头。

阿晨蹭了蹭他的掌心问道:

“怎么样,能走了吗?”

“嗯。”

阿晨给他用的药非常管用,伤口虽然还有些疼,但梅长苏已经能动了。

他们相扶着站起来,目之所及是一片废墟,废墟间有尚未断气的呻吟声,在大厅的一角,南楚的二皇子虽然很狼狈却被他的随从保护很好。

南楚人见识到了阿晨的厉害,遥遥地冲他俩跪下

“恩人!俩位恩公,请一并带我们出去吧。只要能回到南楚,恩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没等梅将军他们回话,地上法阵突然开始坍塌,地火从法阵裂开的地方冒了出来。

阿晨一把拉住要冲过去救人的梅将军

“走!”

“可是……”

“你忘了这事是因谁而起的吗?”

梅长苏深深叹了口气,转身去拿了留在法阵中央的定元剑,随后和阿晨离去。

 

他们下这地宫时,走的是山体内部的通道。现在山都快塌了,通道自然不能走。只好打起那倾倒的巨树的主意。

梅长苏运起内力,足尖一点,三下两下跃到巨树上,然后放下锁链,照看着阿晨爬上来。

如此往复

在他们爬到巨树中间,远远地看到树顶上似乎有亮光。就在这时,地火窜得更高把巨树的底部也吞噬了进去,巨树开始下陷。

梅长苏看中一段铁锁,把它拉过来和阿晨一起抓住,然后抽出定元,朝他们头顶的铁笼扔去。

定元切断了固定铁笼的另一根铁锁,下坠的力量把他俩向上抛了出去。

看着定元快要消失在视线里,梅长苏心里还是有些不舍。这也算是他和阿晨遇见的契机了。

就在梅长苏伤感了那么一下的时候,定元突然在空中拐了个弯,又飞回他俩面前

 

[你们两个臭小子,还真把小老儿留在这儿啊!]

剑灵的身影已经是透明得像要消散了一般。

梅长苏发自真心地笑了起来

“您还在呀。”

[废话!]

 

他们终于爬出了山洞,又跑了数十里才停下。

倒在草地上,远远地望着那座不算高的小山缓缓地被地火熔化。

 

劫后余生

 

剑灵把定元带到地面上便失去了踪影。

“它,没消失吧。”

“没有。能量耗尽,回到剑里休养生息去了。”

“那就好。唉,那么大座金山都烧没了。”

“对啊。你不是还添了几枚霹雳丸?”

……

“我就是觉得有点可惜。”

 

阿晨在自己装药材的袋子里翻了翻,拿出枚金币递到梅长苏面前

“诺,找扇子的时候掉进来的。”

梅长苏接过来对着月光看了半天

“不虚此行?”

然后他们一起笑了起来。

 

梅长苏伸手把身边的少年抱住,亲在他的嘴唇上。

鼻间异香更甚,血?

然后他就是被阿晨推开了,看到了阿晨惊讶的表情

嘴唇传来的先是极凉,他整个人像是被扔进了冰川,之后是极热,被那地火燎到也没这么热。

他想叫阿晨,却迅速陷入了黑暗之中。

 

“阿苏!!!”


评论(6)
热度(17)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