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15 上

副本打得异常艰难所以就分成了上下

 

你知道法阵哪里最薄弱吗?

 

梅长苏反应过来,欣喜地去看阿晨:

“阿晨,你有办法了?!”

“你就仗着我喜欢你!”

“阿晨~”

梅长苏拉着阿晨的手,轻轻地叫他。

阿晨在心底唾弃自己,最是拒绝不了这样的他,无论什么时候。

“阿晨,我也喜欢你的。”

“那也是排在什么天下苍生之后的。”

PU,梅长苏笑起来,捏捏阿晨气鼓鼓的脸颊

“吃醋了啊……”

阿晨打掉他的手

“还想不想听法子了?”

“想想想。”

 

如此如此这般

 

“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你一定要听我的,我说撤,就一定要撤回来。”

“好。”

梅将军答应得痛快。他知道阿晨为了他才做了这么大的让步。凑过去亲亲阿晨,才觉得嘴巴疼

“你把我的嘴唇咬破了呢。”

回应他的,是阿晨在他眼前画了个符按在他的额头上。额头上瞬间传来刺痛,疼痛过后,看到从阿晨肩头探出个半透明如烟状的人影来,这人影正打量着他,着实吓了一跳

“这,这是什么东西?!”

“你那定元的剑灵。”

“剑灵?!这东西一直都在我们身边?”

剑灵发现梅将军能看到自己了,气愤地嚷嚷

[我才不是东西!呸!你才是东西!萧家的小子,拿命来!]

说着冲了过来,刚要近身便被梅长苏身上金光弹飞了出去。

事情变化太快,梅长苏看着它被弹出去老远,收回视线时,才发现周围的景色像是被揭掉一层膜一样,清晰了许多。多了许多不知明的东西。

“这是……?”

“我给你加了道符护身,顺便帮你开了天眼。”

“天……眼?”

正说着,剑灵又飘了回来

[萧家小子,受死吧!]

 

结果剑灵啪叽一头撞在阿晨手背上,散成一团薄雾。

阿晨挥了挥手说道:

“你要是不帮忙,我们就把定元留在这儿。也许过个千八百年,都不会被人发现呢。”

那团薄雾僵了一下勉强把自己团吧团吧才形成个人影

[行,行吧。帐以后再算!]

 

“它怎么叫我萧家的小子?”

“你身上有龙气,是有萧家的血脉吗?”

“龙气?”梅长苏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梅长苏简单变装混进了南楚人的队伍里,来到宴席中坐定。

他们计划是等巫师启动法阵再开始行动。

 

梅长苏没敢动桌上的饭菜,也没喝酒。

这刚刚开了天眼,发现桌上的饭菜都是诡异的颜色,酒里还冒出个血里呼喇的眼珠子,太倒胃口。

南楚二王子和蛮族头领寒暄了一会儿,一队人上来表演歌舞。

蛮族人唱着得完全听不懂的歌,随着着节拍舞动着身体,头顶上无数半透明的‘阿飘’也跟着飘来飘去。

那场面,简直就是群魔乱舞!梅将军痛苦地捂住眼。

 

宴席过半,大巫师上前对头领说了几句话,然后站在了地上法阵的一端。

梅长苏心中一凛,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大巫师开始唱吟咒文,不知名的咒语从她口中吟诵,比刚才唱的歌都好听。大巫师边唱着咒文,边沿着地上的法阵舞动。

南楚人还以为是新的表演,看得津津有味。

梅长苏密切地注视着大巫师的一举一动,在她挥起法杖的那刻,掀起面前的桌子向她打去。

桌子没接近大巫师就被地上冒起的异火烧了个干净。

蛮族守卫把武器都指向了梅长苏,就在这时,突生异变。

南楚人所在的位置,也冒起火焰,把没来得及跑掉的人吞没殆尽

蛮族头领显然也吓了一跳,站起来开始质问大巫师。

叽里咕噜的荒蛮话梅将军听不懂,可也不妨碍他理解那些肢体语言。看着头领着急的样子,不像是头领安排的,到像是大巫师自作主张。

[啧啧,这大巫师是打算把这里全都毁了啊!]

剑灵飘在半空中摸着胡子感叹

“你听得懂?”

[不就是蛮语嘛,好歹我也经历了上千年……]

“那他们说什么了?”

[小子,怎么说我也是你祖宗辈的,你要对我恭敬……]

“请您给告诉我,行了吧。你要是敢骗我,我们就把定元留……”

[得得得,一个两个都用这招,烦不烦!]

 

头领说:为什么把伤害贵客?

大巫师说:法阵已成,需要祭品。

头领说:这要如何向南楚国交待。

大巫师说:反正这里即将覆灭,还谈什么交待。

头领(震惊)道:你竟然,敢造反?我们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成果,马上可以联合南楚进驻中原,你在这个时候反水

大巫师说:我没反水。没有你们一样可以回到中原。我们召唤的是祖灵,祖灵已经化为了战神,所到之处即为火海,扫清一切障碍,所向披靡。这些都是必须的,祭品。

头领说:祭品也包括我们吗?不是有那五座城的人就够了?

大巫师说:当然不够,等祖灵现世,世上一切生灵都是献给它的祭品。

 

梅长苏一脸嫌弃

“你不用一句句翻译,说重点就行。”

[不是怕你不明白吗,重点来了。]

……

“怎么了?”

[她说大巫是以记忆传承,谁也不能明白突然多出无数人的记忆是多么痛苦事情。从生到死,无数轮回。她们要完成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复活祖灵……]

没等剑灵说完,站在祭台上的大巫师开始大笑。

真不知道这个干瘪的老太太从哪里发出这样刺耳的声音。

地火不断地从地上冒出来,连成一片火海。

 

梅长苏边躲避着火舌听见狂笑的小老太太又说了什么

“她又说什么呢?”

[她说,终于完成了,大家一起去死吧。]

“疯子!”

[哈,你和那个头领说的一样。]

“你就不能帮点忙?!”

[我在帮,啊,左边。]

“什么?”

一块山岩掉了下来,刚好落在左边,幸亏梅将军身手好,与石块将将擦过。

[我提醒你了。]

“你就不能早点说!”

梅长苏抓狂。

 

大地开始震动,法阵中间的位置开始冒出黑色的火焰,从火焰中伸出一只巨大的手臂。一把抓住旁边跑过的人,那人瞬间化成了灰烬。

滚烫的气浪从中央散开,吹得人站也不住。另一条手臂也从法阵中伸出四处摸着,魔神的头也从法阵中探出来。

先映入眼帘的是两只巨大的角,然后就是犹如被火烤过龟裂漆黑的流着熔岩的头颅。勉强像是个人形。

离得最近的大巫师小小的身影,如同狂风中的一片枯叶

“蚩尤大人!您终于现世了!”

随后就在炽热的气浪中化为虚无。


评论(4)
热度(13)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