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番外

终于把这个番外摸出来了!不像古风也不要嫌弃我啊!错字什么的回头再改~

真不知道去年的我是如何同时码三个不同CP的。。。QAQ

送给 @蓝蒂 亲爱的~谢谢你记得我的蔺苏~

PS:八一哥哥快来救场啊!

 

团子与(桃花源)竹子源

 

南方野外的丛林里,不见人迹。树枝密得几乎看不到阳光,地上四处都是厚厚的树叶和青苔,参天的大树披着蔓藤,不知名的小鸟在林间鸣叫,还有虫子和树叶沙沙作响。

林子里的瘴气实在太浓,只有在正午才会被阳光驱散一些。

梅长苏和阿晨正是赶在正午时分进入的林地,

 

翻过了一个山头走在山涧中,梅长苏长舒了口气

“你说,这九黎都是姓黎吗?是蚩尤的后人?”

“姓姜,应该都是蚩尤部的后人。”

“我看过一些传记,里面说,黎民百姓的黎民就是说得他们。是在逐鹿之战后吧。”

“对,黄帝打败了蚩尤之后,蚩尤部的一部分人就退回了九黎,隐居起来。”

“隐居在这种地方,还真是难找啊。”

梅长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林子问

“是这个方向吧,那棵巨大的树。”

“要不你上去看看?”阿晨指着旁边高耸入云的大树说。

“行。”

不一会儿,梅长苏从树杈上跳下来

“方向没错,不过那边好像起雾了。”

“那我们得赶快走出这片林子了。”

 

阿晨从口袋里掏出个油纸小包,从这里面拿出块糖递给梅长苏。

白胖的花生嵌在琥珀色的糖浆中散发着诱人的香甜

“花生酥?”

“从二皇子帐里拿的,好吃吧。”

梅长苏叼在嘴里咬下一块,特别好吃,又酥又香还顶饿。正吃着,脚下一空,陷进了厚厚的落叶中。

“阿苏!你没事吧?”

阿晨跑过去拉他,却发现他顺着落叶滑下了土坡。

“没事,咳咳。”

梅长苏挣扎着从落叶中坐起身,发现这个旁边的草丛间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给阿晨打手势,阿晨点点头在一旁戒备。

梅长苏单膝跪地,手放在腰间的佩剑上。

草丛又动了一下,一只黑白相间圆滚滚的团子滚到他左前方的草丛里。这个团子伸出黑色的爪子,把掉在一旁的花生酥扒拉到自己跟前嗅了嗅,然后叼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两只前爪棒着糖开始啃。

梅长苏仔细观察着这个黑白相间的团子,这团子吃完那块居然朝他爬过来,闻了闻他拿过糖的左手,抱着他的手开始舔

 

这是个啥子东西?怎么不怕人哟……(哪啥,我苏才不是炮哥!)

 

梅将军小心地把这只团子拎起来

毛茸茸,热乎乎,圆圆的像只芝麻大汤圆

阿晨下了斜坡来到他身边,看了眼他手里的团子,很惊讶地说:

“貔貅?!”

“什么?”

“貔貅啊。”阿晨指了指梅长苏手里的黑白团子,团子见到他,居然缩了身子抱住了梅长苏另一只手。

……

梅将军抱起这只肉团子,小家伙还努力地蹭了蹭梅大将军的手。梅将军的表情都温柔了起来

“我记得古书中记载,貔貅是凶兽吧。”可他怀里这只……

“对啊,上古凶兽,还是战神蚩尤的坐骑。”

阿晨凉凉地瞟了眼趴在梅长苏怀里卖萌的‘凶兽’

“坐骑?这……这是幼兽?”

梅长苏看着怀里的团子,越看越喜欢。

“哎,我们把它带回去吧。这小家伙吃什么呀?”

“吃……花生酥?”

阿晨又拿出块花生酥递过去,小家伙害怕似的往回缩了缩。梅长苏接过来喂它

“这小家伙好像怕你,是因为小环吗?”

“不应该吧,小环还在睡。我到是觉得,你还是把它放下来吧。”

“为什么?”

“幼兽是不会单独出现的。”

可梅大将军抱着不想撒手。

正说着,突然听到一阵吼声。吼声震得树叶都颤了几颤。二人面面相觑

 

“不会吧……”

 

只见一只黑色相间的大号团子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那个头比那熊瞎子还大。

“怪不得能当坐骑呢。”

梅将军感叹,阿晨默默地向旁边让了两步,离这个不在状态的人远了点。

梅长苏看着眼前的大团子,把怀里的小家伙慢慢地放在地上

“你别激动啊,我这就……!”

谁知道刚把小的放在地上,大的就冲了过来,那速度和敏捷程度完全和它肉敦敦的身材一点也不符。眨眼就冲到了面前。梅长苏急忙闪开

 

“我不把你孩子放下了嘛!你怎么还追我?!”

 

梅长苏匆忙低头让过挥来的大爪子,身后碗口粗的树一下就被拍断了

 

哇塞!

 

梅大将军被追得上蹿下跳,惊起林鸟一片。

阿晨揉着额角看了一会儿,除了感叹梅将军的身法不错之外,也发现传说中的‘貔貅’战斗力真是不俗。他低头看向脚边的小家伙。

小家伙坐在地上把自己的前爪舔了个遍,发现阿晨在看它抬起头来。看了看阿晨,又看了看远处被追得在树上跳来跑去的梅长苏,捂住了眼。

 

……

阿苏,连个小崽子都看不下去了,你也争点气啊!

 

梅长苏不是不想争气,这‘貔貅’动作太快,他又不能用武器,毕竟是他拐了人家孩子在先。

在又一次被逼到角落时,梅将军拿他没出鞘的佩剑架住了挥过来的大爪子。爪子撞在剑柄上啪嚓一声,梅长苏觉得如果这不是他爹精铸的佩剑,这一掌剑就断了吧。

梅长苏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剑,还要躲着探过来的大脑袋。

巨大的犬齿就在脸旁

“吼!”

 

眼瞧着梅将军费力支撑,小团子冲着那边嗷嗷直叫,见那边没反应,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阿晨。似乎是做了一会儿思想建设,一头扑倒在阿晨腿上,不起来了。

阿晨好笑地看着这个碰瓷的小家伙,捏着它的后颈肉把它拎起来与自己平齐

“再叫两声。”

嗷?

阿晨用另一只手点点小家伙的下巴,然后放在疑似颈部的位置。

小团子紧张极了,吓得大叫起来。

大团子听到叫声,舍了梅长苏冲这边奔来。堪堪停在阿晨面前,低低地吼着。

阿晨抱着小团子安抚地摸了摸它的头,从怀里拿出块花生酥塞给它,然后把它放在大团子面前。

小团子叼着花生酥凑到大团子跟前,大团子把花生酥一口吃掉,然后开始给小家伙舔毛。

 

梅长苏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弄懵了

“阿苏。”

听到阿晨叫他,缓步走过来,还提防着大团子突然暴走。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

“大概是,真的很喜欢花生酥吧。”

 

花生酥?

 

梅大将军才不信这种说辞,刚想仔细问问,就听见轰隆一声。

打雷了。

天色渐暗,林间的雾浓郁起来。被阳光驱散的瘴气又重新聚集,是该找个地方避避。可他们耽搁了不少时间,就算是加紧赶路也到不了预定的地点。

二人正寻思着,大团子站了起来。

梅长苏一惊,后退了两步,摆出防御的姿势。

那大团子似是白了他一眼,然后抖了抖皮毛往它来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看他俩。

梅长苏看向阿晨

这是?

阿晨也看梅长苏

叫我们跟着它?

 

二人看了看大团子,决定跟它们走。

 

大团子应该是顾及小团子并没有跑起来,而是急走。小团子连跑带颠地跟在旁边。晨苏二人小跑着跟在后面。

翻过山梁,参天大树慢慢地变成了茂密的竹林。

雷声更近了,不断有水滴落下来。

大团子停了下来,往阿晨身边蹭了蹭。

……

貔貅好像是蚩尤的坐骑。

 

梅长苏看向阿晨,发现他们想的一样。

阿晨伸手摸了摸大团子的脑袋,然后骑了上去。梅长苏走过去,发现大团子完全没在意刚刚他们打过架一样,在等他上去。

等他俩坐好,大团子叼起小团子开始飞奔。

它在林间灵活地穿梭,跳跃。不时地从竹子的缝隙间穿过。比马跑起来还快还灵活。

起风了,风夹着雨水带着竹叶刮得人睁不开眼。

阿晨和阿苏几乎是趴在大团子身上,被它带到竹林尽头,穿过一片废墟和一条长长的山洞。从洞口出来的时候,发现风雨都停了。

二人从大团子身上下来,打量着四周。

还是一片竹林。可这些竹子像是有灵性似的在渐渐暗下去的黄昏中散发着光晕。

远处能看到竹林里有一片残垣断壁。而这片残垣断壁后面,探出几个黑白相间的脑袋,拿好奇地打量着他们。

 

“我们这是……到了貔貅的老窝了吗?”

“大概是。”

 

走了一会儿,遇到一群大小团子,领他们来的团子母子融入其中,几乎找不到了。

为首的大团子,年纪似乎很大了,白色的毛不太白,黑色的毛中也夹杂着灰白。个头比旁个还大出不少。这个老团子凑过来在他俩周围转了一圈,闻了闻。然后冲团子群吼了一声,团子们便四散而去。

二人面对瞬间走得干干净净的团子们,一时间无语。

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发现完全没有人,哦,没有团子搭理他们。二人只好顺着废墟溜达。找个能容身的地方。

这片废墟很大,在些年头了。墙砖上似是涂过什么图腾,那颜色已经掉光了,只留下被漆黑线条。到处都是被利器划过的痕迹,似乎经历过一场大战。

阿晨在废墟中走来走去,然后找到一处没有完全倒下的石柱,拿手摸着石柱上的痕迹

“这里应该是座神殿。”

“神殿?”

“对,祭祀用的。阿苏,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二人屏住呼吸,周围有风声,虫鸣声,竹林沙沙,还有……水声?

“有水?”

阿晨四处打量,指着断在地上的石柱说:

“在这里。搭把手。”

他们把石头移开,并没有相像中的井口,而是一片裂缝。从塌方的地方望下去,黑漆漆的看不清楚,可从裂缝中,有风飘上来,带着点湿润的气息。

阿晨把旁边的石头扔下去,不一会儿便听到声响。看到下面并不高,也没有坡度。

“敢下去吗?”

“这有什么不敢。”

 

从这里下去,发现这是一条通道。两边的墙是用巨大的石块堆的,非常结实。通道转了个弯,有身下的台阶。

阿晨举着火折子走在前面,梅长苏手放在配剑上跟在后面。

走了约摸半柱香的时间,湿润的水气更重,流水的声响就在面前,一条暗河。

河水来的那边是巨大石墙,他们顺着河水的流向走,慢慢的脚下的石板变成了土地。人为砌出来的通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山洞,头顶上奇形怪状的钟乳石林立。

火折子照亮的有限,这山洞里并没有蝙蝠之类,却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听到了吱吱声。

“有老鼠啊。”

走了这么久也没什么危险,梅长苏放松了一半。并没有跟着阿晨走,而是自己在火光范围内闲逛。他伸手去摸山洞的墙壁,上面有开凿的痕迹。

“发现什么了?”阿晨问

“这山洞,好像是人为挖出来。”

“不全是。这洞顶就不像。大概是发现了天然的山洞,加工了一下。”

“嗯……”

就听见脚下咔嚓一声。

淡绿色的鬼火升起,梅长苏吓得往后一跳,差点把剑抽出来。定睛一看,鬼火升起的地方,是一地的遗骸。

大概是年代久远,被梅长苏轻轻一碰,便化成了灰烬。就遗骸的大小与服饰来看,应该是女人和孩子们。

联系地面上利器的痕迹,不难想到,应该是遇到了战事,他们便逃到这里躲避。

 

梅长苏悲从心中来,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任何时候,战争都是残酷的。

 

“阿苏,你看这边。”

梅长苏收起心神,看着阿晨所指的方向,一个巨大的水潭。

“这暗河到只这里吗?”

“应该不是。要不然,河水是如何流动的。”

他们在水潭的一边,发现了出水口。可这出水口非常小,而且水流湍急人是无法通过的。

“水里有鱼。”

“有水有鱼,空气也能流通。那他们为什么会死呢?”

阿晨耸耸肩,并没有顺着梅将军的思路走,而是站起来理了理衣服。

“走吧。”

“原路返回?”

“不,这边有道门。”

门上还有把锁。事实证明,定元非常的好用。

门是向里开的,似乎有什么东西顶在门上面。二人费了半天劲,才把门推开一道人能通过的缝隙。

从缝隙一进去,就被灰尘呛得直咳。原来顶在门上的是一根工事用的圆木,现在已经风化得不成样子。地上全是残骸断臂,可见当时战况惨烈。

穿过这条通道,来到一个圆形的大厅。这个大厅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四周的墙上有壁画,并不很清晰,只隐约看得到一群人,似乎在祭祀。一直看下去,在狩猎的,耕作,织布,还有打仗。在些壁画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圆滚滚得特别好认。

 

“还真是坐骑啊……”

 

二人感叹。想起刚刚驮着他们在林间奔跑的大团子,那是寻常的马匹都赶不上。

 

不过,神殿,废墟,传说中貔貅,和壁画中以貔貅为坐骑的人。

“这不会就是蚩尤部吧?难道这场战争就是传说中的涿鹿之战?!”

“别开玩笑了,涿鹿之战那是上千年前的事,这里也不过几百年。”

“……”

“在想什么?”

“这里就是……当年涿鹿之战后,蚩尤旧部迁回的地方?”

“应该是。按这壁画所述,当年一部分人定居在这里,与世无争。另外一部分,在计划着报仇。于是分因信念不同而分裂成两个部落。再然后……”

“再然后向往和平的部落被灭了。”

梅将军心里唏嘘

“那外面的貔貅是怎么回事?按说应该是非常好的战兽和坐骑了。”

“嗯,会不会是这些貔貅不肯走呢?它们看起来很聪明。”

何止很,是非常聪明了!都能把他们带到这里来。

“所以,我们也是被选中的人了?那是不是,是不是可以……”

……

梅将军还没放弃拐一只团子走的打算

 

二人从地下神殿后面的水井口出来时,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在神殿的废墟中找了个避风的地方休息,打算顺便啃点干粮。

梅长苏捡了些枯竹生了火,又削了几根竹签,串了干粮在火上烤热了,递给阿晨。

阿晨把怀里的小环放了出来,让它自己去觅食。

正啃着干粮,一只小团子像是发现他们似的叫了两声,然后冲他们跑来。却碍于火堆不敢靠近。梅长苏向外走了两步,小团便扑在他腿上。

 

好眼熟啊。

 

梅长苏把它抱起来,发现就是他们遇到的那只。

嗯,手感很像。

 

梅大将军跟它玩了一会儿,表示火堆不可怕,小团子冲着阿晨扑了过去。

阿晨伸出只手摸摸它

“不怕我了?”

小团子黑溜溜的眼睛闪着光,两只前爪抱住阿晨的手蹭了蹭

……

梅长苏看着稀罕,问阿晨

“它是啥意思?”

阿晨眨了眨眼吐出三个字:花生酥

 

梅长苏要笑倒了

“我说呢,开始那么怕你,这会儿直往你身上扑。合着就是为了这个啊。”

阿晨无奈地看着这个小吃货,随手把手里的干粮递给它

“吃这个吗?”

小团子闻了闻,张嘴把那小块干粮吃掉,还是把着他的手。

阿晨只好把包着花生酥的油纸包拿出来,给它一块。

“只能给你一块啊,本来也没多少。”

谁知道这小东西叼上就跑。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身后跟了一群小团子。

 

不像这只这么胆大,跟来的那些小团子们只聚在离火堆比较远的地方。对于梅长苏,它们好奇地围着他,见他没什么威胁便跑过来跟他玩。

梅大将军对着满地的团子心里痒痒得很,又默默地泪流。

 

真,真不能抱一只走么!好可爱!!

 

阿晨身边只有起先的那只又凑了过来,刚才给它的那块花生酥不见了踪影。

“嗷嗷~”

小团子抱着阿晨的胳膊不撒爪。

 

阿晨只好把包花生酥的油纸包给了它,手快地从里面捞了块叼在嘴里。冲梅长苏招手,然后把咬了一口的花生酥塞到他嘴里。

“最后一块了。”

二人在一旁看着这群小团子们分吃了一小包花生酥。

 

这时,小环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只肥老鼠。哦不,是竹鼠。

小团子们见到蛇,一个个都戒备了起来,不过见到小环带回来的竹鼠,其中几个若有所思地跑走了。回来的时候带了几截嫩竹子和一大个竹笋。

 

“这东西要怎么吃?”

 

梅长苏拿起那截竹子,左看右看,然后递给身边的小团子。小团子咔嚓咬下一截,梅大将军看着小团子长长的犬齿,把剩下竹子的都给了它。

阿晨把小环收进蛇筒。拎着竹鼠去了井边。回来的时候拿了一截特别粗的竹子。

 

“你拿这个做什么?”

“锅。”

 

劈开的竹子里,放上水,竹鼠肉,还有切成块的竹笋,撒上盐巴放到火上煮。不一会儿香气四溢。就着干粮,二人美美地吃了一顿。

 

月色如水,竹林静谧。

梅大将军如愿地抱着个小团子睡去。

 

第二天清晨,昨天带他们来的大团子,送他们出了山洞,带他们走出山洞外的废墟。

小团子跟在后面依依不舍,然后被它妈妈叼了回去。

 

阿晨在废墟中绕了两圈,用定元在地上和山壁上画些看不懂的符号。

然后他们才开始赶路。

 

“你这是画什么呢?”

“迷阵。俗称障眼法。”

“保护那群貔貅啊,能管用多久?”

“只要没人破坏,几百年应该没问题。”

“这么厉害?”

“那你呢?明明有机会抱那个小家伙走,怎么没下手啊?”

“因为我的一时喜爱就让它们骨肉分离,不大好吧。”

阿晨笑了起来,他的阿苏啊~

 

 

后记:

“唉,昨天在地下的时候,你埋了个什么东西啊?”

“嗯?”

“嗯什么,问你呢。”

“昨天怎么不问。”

“我……我就想现在问。”昨天那会,看起来像是在和神灵交流似的

“一块战神蚩尤面具上的宝石。”还沾了少许自己的血

“宝石?说起来蚩尤的战神是不是黄帝封的?”

“嗯。”

“有什么作用?”
“大概,会保佑那片土地吧。”


剧透一下:

所以,小团子为什么怕阿晨晨?

因为阿晨晨的血统。


PS:阿苏站在竹林里抱着团子……真的很像炮哥有木有!

评论(8)
热度(18)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