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22

那个学长

 

这个周末,因为医院的事务繁忙并没有回佘山,而是窝在小赵医生家里。

这天赵启平刚好收到学长回国的信息,便兴冲冲地约了谭宗明——逛夜店

当然,这家叫做BLUE的店是这个学长和他男朋友开的。

“你学长和他男朋友?”

谭宗明以为听错了。

赵启平点头。

学长叫做钱来。

“好名字。”谭宗明中肯地评价。

学长大四,小赵大一,是室友。他俩脑子活,爱玩有品,长得还都不错所以很是谈得来。

后来学长出国深造后,留在了美国。在赵启平去美国留学的时候,专程去看他,还带了男朋友。

学长人很不错,在美国帮了赵启平不少忙,尤其是在他工作的研究所帮小赵同学找了份工作。学长男朋友人也很好,是个美籍华裔的律师,风趣又有才。

再后来学长家人终于认同他们,这才在美国结婚,学长并没有入籍。结婚已然是家里让步,入籍就不要想了,只拿了绿卡。然后学长辞掉了研究所的工作回国开了家酒吧。

 

“正确地说,是GAY吧。”

“哦,怪不得……”

谭宗明的意思,赵启平懂。他摸摸鼻子说:

“可能我一直隐隐地有所查觉,真相大白的时候反而没什么感觉。而且在留学的时候净被他俩秀了!居然还挺羡慕。”

“这回不用羡慕,我们也可以。”

“对~”

赵启平顺势抱住身边人的胳膊。

那个时候羡慕的美好爱情,现在我也拥有了!

 

BULE装潢得很有品味,位置也好。

当赵启平进门之后,还有少人和他打招呼。

面对自家男人不爽的表情,小赵连忙解释:以前学长不在国内的时候来这里帮忙。

那几个明显对小赵有意思嘛。

谭总还是不爽,拿手理了下刘海,眼镜片反着光。

 

是的,谭总的头发放了下来,还戴了副黑框平光眼镜。

赵大设计师亲自做的造型。

黑色T恤外面套了件米色的风衣,牛仔九分裤露着精致的脚踝,配上一双小白鞋。谭宗明整个人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仿佛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一般。刘海眼镜明明是为了降低他的奢华感,再挡住那张俊脸和勾魂摄魄的眼睛,却好看得让人后悔带他出来。

算了算了,反正有这么帅的我在身边呢。

赵启平安慰自己。

 

二人手牵手穿过一楼的人群,来到二楼一间包房。说是包房,外侧装的却是玻璃墙,能直接看到楼下,只不过相对安静。房间里有两个人,二人都三十大几的年纪,稍长的那位身材魁梧线条硬朗。年轻的那位,样貌清俊身材修长。见他们进门,稍年轻的那位迎过来抱住小赵

“平平!”

“来来!”

二人相拥。谭宗明和他们身后的那位交换了个礼貌的笑容,然后握了手。

男朋友有个非常港式的名字,郑耀祖。

“也可以叫我George。”

“你好,谭宗明,Alexander。”

 

赵启平这是头一回知道谭宗明的英文名——Alexander。

“我是钱来,Peper。”

谭宗明看向赵启平,小赵医生仰着头说出个名字——Leo

“我是狮子座的嘛~”赵启平如此解释

 

四人坐下来闲聊。大家都是高级精英人士,又都留学过美国,聊天还是很快乐的。只不过人家三个在美国时间长,而赵启平只是到美国进修一年,学习的时间都不够,哪有空闲出去玩。只得听他们三人聊些旅美的趣事。

“等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再去玩。”谭宗明低声对小赵说。

学长在一旁笑得别有深意。

而男朋友,哦George,在听到谭宗明也是哥大毕业时,颇为惊讶

“商学院?我记得我毕业时商学院好像来了个天才怪人叫……安迪·何?”

“安迪?你认识安迪?”

“你们也认识安迪?”更惊讶了

赵启平点头。

安迪在华人的圈子里很出名,一是因为她的天赋,数家天才。二是因为她人很怪,不跟任何人来往只有一个人例外。三是,唯一例外的那个人更加出名。

那个人……赵启平看向谭宗明。

“难道……你就是商学院的Alexander·谭?哎呀,久仰久仰。我是哥大法律系的。应该比你大几届,但是华人的圈子你们是知道的,大家经常互通有无。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

“你们见过?”

“算是我,单方面见过Alexander。”

“单方面?”

赵启平超级好奇了

“快说说,他在哥大什么样?”

“……非常有名。”George憋出四个字,为难地看着谭宗明。

谭宗明一脸纯良地笑了笑。

 

赵启平想要问下去,看到钱来给他使了个眼色。然后侍者来敲门,说是看到Leo出现,要点他唱歌。起哄的人,自然就是跟他打招呼那几个。

“唱,怎么不唱。顺便宣布我名草有主了!”

赵启平像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下了楼。

 

钱来跟谭宗明解释

平平以前在这里帮忙,可受欢迎了!但人家当时表明喜欢女孩,这帮人才作罢。这回带了男·朋友过来,还不知道要怎么闹他。

……

钱学长满意地看着谭宗明也下了楼,回头看向自家男人,George突然觉得后脖颈发凉。

 

小赵医生确实非常受欢迎。

他坐在台上深情款款地唱着首情歌,字字句句缠绵悱恻。

台下的人们跟着他打着拍子,轻摇着身体。

谭宗明在角落里坐定,刚想招手叫杯饮料,一杯威士忌被推了过来。

一个高个壮硕明显混血的男子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来者不善。

“John。”

“Alexander。”

John举起另一杯酒,谭宗明无奈地叫了杯苏打水,眼看着面前的壮汉皱起眉毛

 

“酒都不敢喝?Leo看上你什么了?脸?”

谭宗明对这种简单粗暴的语言攻击只是挑了挑眉。当然他的刘海忠诚地挡住对方的视线。

许久没来酒吧,居然有点怀念。

 

对面的人见他没回应,想再接再厉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John,别欺负人家嘛。”

来人是两个小帅哥。年纪在二十四五上下,打扮得很花哨。其中一个细眉细眼颇具韩风的小哥伸出只手来

“你好,我是阿左,这是阿利。”

谭总并不与他握手,只点了点头

阿左也不气恼,收回了手与阿利坐在旁边。

“你是Leo的男朋友?Leo的酒量很好呢,以前我们一起喝酒的时候啊……”

阿左不往下说了,笑咪咪叫了一个香槟塔。

谭宗明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今天谭总的酒量也很好呢。

 

赵启平唱完几首歌,带着人群热舞之后,发现一群人围在吧台哪儿,中间是堆得高高的香槟塔,桌面上各色的空酒杯摆了一溜,旁边全是叫好的人。

桌上已经喝挂了好几个,剩下的东倒西歪地顽强坚持。而谭宗明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血腥玛丽。

赵启平扒开人群,发现自家男人好端端地坐在中央,举手投足间满是莫名地性感,危险又诱惑。见到他来,舔了舔嘴唇上殷红色的酒液,四周一片抽气声。

……

如此似曾相识的场景

 

在场唯一还算清醒的阿利捧着酒杯,两颊通红,眼睛直直的看着谭宗明

“好帅啊~~~”

赵启平觉得额角直跳

MD!叔叔婶婶都不能忍了!

 

伸手要去抢谭宗明手上的杯子,却被John把手搭在了肩膀上,还大力地拍了拍:

“不……错!你……男人,嗝,真……不错!”

赵启平被这大块头拍得一歪,还没推开他,就被拉入一个宽厚的怀抱。

“启平……”

性感的气声在耳边响起,还带着酒气,熏得小赵医生半边身子都酥酥麻麻的

“老谭,你喝多了,我们回去吧。”

然而人们还不打算放过他,三支深水炸弹被放在面前。

“喝!喝光了才能走!”

“你们混蛋!”

赵启平咬牙,端起一杯慢慢地灌下去。传说中的断片酒名不虚传,饶是他酒量颇好,也不由地头晕目眩。再挣扎着去拿下一杯时,被身后的手越过。

谭宗明一手抱着头晕的小赵,一手拿起桌上的酒杯,面不改色地喝掉另外两支,然后冲周围的人笑了笑

“人我带走了,谢谢款待。”

说罢,杠起晕乎乎的赵启平扬长而去。

 

被塞进车里时,赵启平晕得像是在海上颠簸的小船。他抓住身边的人

“别酒,酒驾……你……”

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在他额头摸了摸,然后揉了揉他的头毛。


因为爆了字数,于是把那个H放在下篇~

评论
热度(30)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