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21

嗯,该来的总会来系列

 

这几天赵启平在医院忙坏了。

欢乐颂的姑娘们也没放过他。

22楼的小邱和她前男友被正牌女友打了。

正好在六院诊治,正好在骨科。

赵启平当仁不让地成了主治大夫兼后勤处。

已经和曲小姐分了手,见面倒也没引起什么波澜。就是小曲的眼神吧,还是带着可惜。

打发了在休息室大闹的小姑娘和她前男友的妈,赵启平倚在门边倒气

这都什么事儿啊!

正遇到安迪来送饭,被一群女生调侃,说什么时候能再吃到安迪做的油葱面

这三个字入耳,赵启平莫名地有那么点在意。

送安迪出门,安迪是这样说的:

“这是我唯一,哦不,唯二会做的饭了。其实还有个西红柿鸡蛋面只是我不常做。都是老谭教的好,你别看他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其实会很多东西呢。多亏了他,我才没在芝加哥饿死。”

“他教你?他会做饭?”

“嗯,他也就会做这个吧。其实老谭在美国的时候是有……嗯,算是有室友兼保姆。只不过那人是医生不常在家,教我做饭大概是想把我培养成替补吧。”

“替补什么?厨娘吗?”

“大概,不过他没成功。”

赵启平和安迪一起笑起来。

 

安迪很关心这几个小女生,来得勤,遇到了就愉快地聊两句。

可还是不如自主创业的曲总自由。

不得不说,和曲筱萧到是还算说得来,当初毕竟玩得不错。

 

小曲又跑过来强行聊天,似乎要把前情人做朋友

“唐长老,听樊大姐和安迪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什么人啊,把你的魂都勾走了?”

“对,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什么样的……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喂!”小曲一抬头,却发现赵启平笑吟吟地看着他,不禁面上发热

“怎么,你不是也交了个很好的男朋友?还来打听我的事?”

“人家关心你嘛。”小曲软了声

赵启平当然知道这小妮子不甘心,千方百计地套他的话。可这情字又岂是能强求得来的。他也低下声来哄她

“你那男朋友做什么的?帅不帅呀?对你好吗?”

“他呀,可帅了!对我不错,家里有些钱,经历跟我差不多吧。”

“挺好的,你要好好珍惜。”

“嗲赵,我还是……还是很喜欢你的。”小曲凑过来抓住他的袖子,可怜巴巴看着他

“小妖精,这世上有些事是强求不来的。要珍惜身边的人。”

他还是那么好看,那么招人喜欢,嗓音低沉又华丽,连拒绝的话都说得那么动听。可惜不属于她。

“那你爱她吗?她比我好吗?”

“爱呀。我都说了,你们不是一个类型的,要怎么比。”

哦。

小曲心里好受了一点。也许是为了转移话题,她开始给他八卦周围的人。小邱是不用八卦了,再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安迪。

安迪有个追求者,特别帅,还有钱,叫包奕凡。是包氏的小包总。

“小包子?”

PU!

小曲笑了起来

“你怎么和安迪她老板一样嘛,叫人家包子。是小包总。”

安迪的老板?谁?

赵启平一时没反应过来。

“谭宗明,谭大鳄啊。”

从旁人嘴里听到这个名字,心脏还是漏跳了两拍。

小曲自顾自地说起来

“说起这个啊,我真是后悔那天跑去喝酒。要不然就能在安迪家见他一面了!”

赵启平皱眉

“在安迪……家?”

“对啊。这么个传奇人物怎么能不见一面呢!我跟你说,安迪那天状态不好给她老板打电话,结果她家老板陪了她一整夜呢!第二天早上才走。据说还推了个约会过来的,真够意思!樊大姐她们都看见了,说是特别帅!哇塞,我要是有这么个老板,哦不,有这么个大帅哥陪我一晚……啧啧。”

小曲陷入了自己美妙的想像

赵启平却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脸上迅速褪去血色。

小曲发现异常连忙叫他

“嗲赵,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啊,可能有点……低血糖。”

“要不要紧?要不……”

“没事,我办公室有吃的。我先走了。”

 

过夜,在安迪家,安迪……

 

赵启平拍了拍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安迪是他的朋友,同学,兼下属。

慌什么!

不就是个关系很好的女同学么!

 

可脑海里抑制不住地想起那初见时

 

谭宗明抱着安迪来到诊室。

谭宗明把安迪的追求者小包总怼得一无是处。

谭宗明看到安迪受伤很不高兴。

谭宗明……

 

赵启平一拳砸在墙上

 

不就是过个夜,干嘛这么在意!

 

好在下午是门诊,虽然他状态不佳也没出什么差错。

 

回到家时,谭宗明在阳台上打电话。

本来没什么,可这人走过来只亲了他一下,就继续讲电话去了。末了还语气宠溺地说:

“要乖啊,安迪。”

赵启平突然把手里东西扔在料理台上,转身去了阳台。

谭宗明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然后挂了电话走过来。

“启平,怎么了?”

“没什么。”

回答得又快又硬。

“你脸色不好,累到了?”

“没有。”

得到的回答还是硬邦邦的,谭宗明走到他身边想抱住他,却被一把推开。

两人都愣了

 

赵启平看着对面的人一脸不解,也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过了。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以前那个哪怕和人分手都云淡风轻的赵启平到哪里去了?

他低下声道了声歉。

谭宗明似乎感觉到他的不安,强硬地把他拉进怀里不让他挣脱,轻抚着他的脊背。

“怎么了?不高兴啊?”

“没有……”

“谁惹到我们平平了?我去办了他。”

鼻尖都是谭宗明衣服上熟悉的烟草和TF香水的味道。烟草热烈,香水清冷。深呼吸过后,把不安和愤愤慢慢压下来。

“今天遇到安迪了。”

“安迪?刚刚她还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两天不在公司要开的会都扔给我,说是有个小朋友住院了。住你们医院?”

“嗯。”

赵启平从他怀里抬起头。圆溜溜的黑眼睛看着他,带着些审视。

“我今天不光遇到安迪,还遇到了22楼的所有人。杂七杂八的事闹得我头疼。”

“哦,那现在还疼吗?”

“你不问我是谁住院,又是怎么回事吗?”

“我相信你,相信你会处理好。而且,需要我知道吗?”

好吧,这人日理万机,这点小事不值当打扰他。

“谭宗明,你说过不会骗我的。”赵启平不自觉地挺直了腰

“当然。”

“那天,我是说你放我鸽子那天,是去做什么了?”

“那天,哪天?”

谭宗明似乎想不起来的样子。

“就是我怎么打电话也联系不到你那天,还TMD以为你被绑架了!”

“啊?”

多久了,没人听到这样直白的担心,谭宗明有点想笑可又觉得不大好,于是拿手掩饰了下上扬的嘴角。

“喂!”

一不注意把真心话说出口的赵启平不高兴,明明自己在担心这人却一脸不在乎。

“在担心我啊?”

犯规的气声在耳边响起,赵启平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面对一脸不高兴的爱人,谭宗明只得举手投降

“一个朋友有点事,需要我过去一趟,然后手机没电了。对不起。”

“就这样?”

“不然呢?”

“什么朋友啊,需要你亲自去。”

“就是……一个朋友。”

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赵启平本来已经平复的火腾地又起来了

“一个朋友?是安迪吧。”

“启平……”

“安迪也是我朋友,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怕你误会。”

“误会?我看是你心里有鬼!”

赵启平声音高起来,谭宗明皱起眉头

“启平。”

“怎么,让我说中了?”

“别乱说!”

“乱说?我记得你带安迪去六院的时候,那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是我乱说吗?”

“那今天欢乐颂22楼所有人都在,你前女友也在吧。”

话一出口,二人都愣住了。

赵启平没想到谭宗明会提到这茬,恼羞成怒地呛回去:

“是啊,我前女友。你刚刚还说相信我。”

“我相信你,可你不信任我。”

“我想相信你!可你去见安迪的事,就是我那前女友告诉我的。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你去陪了一个女性朋友一整夜!为什么不是你告诉我,要从别人嘴里听到呢?”

“启平,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这……这事关系到安迪的身世。”

“哦?”

赵启平并不放过他瞪着他做了请说的手势。

谭宗明面露难色,只好把安迪的事情告诉他。

 

安迪,安迪的父母,家世。病症与遗传。

 

“你的意思是说,安迪当时处于可能发疯状态?如果不去制止她很可能伤害自己?”

谭宗明点头

“所以,”赵启平有些窘迫地摸了摸鼻子,“所以你真的是去帮忙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只是,我在美国的时候见过她发疯的样子,所以……”

谭宗明的话没有说下去。赵启平心里那些酸酸涩涩的还是往上冒。

 

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还是写着控诉

 

明明你看她的眼神那么……那么……

明明你那个时候那么护着她……

明明你……

 

谭宗明瞧着眼前的小赵医生咬着嘴唇,眼睛里写满了委屈,上前抱住了他

“我和安迪认识超过十年了,她举目无亲的也就我这一个朋友,我不帮她谁帮她呀。”

“她现在还有我,还有22楼。”

“对对对,我以后注意。”

“以后不许有事瞒着我!要不然……哼哼哼!”小赵医生举起手

谭宗明捞起眼前这双骨节分明的美手亲了一口

“要不然怎样?”

“亲手给你‘正正’骨啊!”

赵启平扑了过去,被谭宗明一把接住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评论
热度(38)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