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14

小伙伴还记得这篇吗?>.< 

我有无数脑洞和设定,全是画面,因为文笔问题加不到文里去,一直在考虑如何解释清楚这些设定,只能流水帐一样讲一下点一下,不然不知道要再拖出几章来……现在只想赶快把这个副本打完ORZ

 

中间是一条小道,两边种植着大片的星蓝草,长势良好,黄豆粒大小的花蓝萤萤地散发着浓郁地花香。

梅长苏被花香熏得恍惚了一下,嘴里就被阿晨塞了个药丸。药丸清凉且苦,一下子恢复了清明。

阿晨把小环收在蛇筒里,伸手摘了几棵星蓝草装进药袋。

“这么多星蓝草,看来出现在上郭城和洛水的星蓝草都是打这儿来的。”

“星蓝草,蛮族,还有瘴气……不是南楚找的蛮族么?怎么……”

“阿苏,你也觉得奇怪吗?”

“对,看来是蛮族主动搭上的南楚,不然不会准备得这么充分。”

 

没走几步,石柱后面是一片巨树根形成的‘丛林’。每条根上都挂着被白色丝网装着的东西。远远望去,像大蜘蛛保存的晚餐,又像是巨大的虫卵,随着微风轻轻摇晃。

 

不,不是随风摇晃!

梅长苏眼尖地看到在那白色丝线缠绕下痛苦的脸

是人!

 

梅长苏拔剑要冲进那‘丛林’中,被阿晨拦住了。他再定睛一看,那白色丝网中,有些密密麻麻的小虫子在爬。

“这是什么东西?”

“蛊。”

阿晨示意梅将军站远一点

“这里是,养蛊之地。以活人的血肉为食,星蓝草是制作迷药的绝佳材料,释放的香气可让人进入梦境,而那些虫丝逐渐代替了身体,保持活到蛊虫吃完最后一口。”

“怎么可能?这,这简直就是……”

“梦恐怕也是恶梦吧……迷茫、痛苦、恐惧都是蛊虫喜欢的食物,这样养出来的蛊剧毒无比,无药可医。”

梅长苏心中沉重,摸着定元上的宝石说:

“不能让他们养成,得毁了这里!”

“那虫丝不沾水火,蛊虫又那么小怎么毁?”

“还能怎么办,火油如何?再加上这个怎么样?”

梅长苏从身上摸出几个黑色的大丸子

“霹雳丸,从哪儿来的?”

“船上拿的。”

“真有你的。”

 

在梅将军把霹雳丸放好又在周围浇了些灯油期间,阿晨把腰间的箫拿了出来

梅长苏知道那箫的音色好听,可阿晨吹的不知道名的曲子,简直沁人心脾,心中莫名地安定下来。

一曲毕,连那层层虫丝中脸上的表情都安详了起来,仿佛是的在做着一个美梦。

 

“走吧。”

“晚上是不是要宴请二皇子?”

“对。”

“那我们再去找点霹雳丸,趁乱把这里炸个干净!”

“好。”

 

到了晚上,阿晨和阿苏藏在大厅侧面的通风口中往外看。

宴会设在有巨树的天坑底部,周围是地宫的平台,中间是那颗巨大的树,巨树由很多棵树组成,在外层的已经石化了,挂着一些灯笼。

‘树’与地宫的平台之间用一条条锁链相连,有铁笼一样的装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挂在锁链上,有的还闪着荧光。

 

梅长苏数着周围的守卫,计算着他们如果冲出去,有多少几率能逃掉。

阿晨出神地注视着地面上的花纹:

“我想到更高的地方去,也许能看得更全。”

“那花纹有问题?”

“嗯,看起来像是个召唤阵。”

他们来到了一个高处的平台,解决了站岗的卫兵,梅长苏假扮卫兵站在那里放风,阿晨顺着锁链慢慢爬到中央,去看花纹的全貌。

梅长苏不知道阿晨看到了什么,他回来的时候脸色凝重,在回到通风道里时,阿晨把蛇筒里拿了出来,给小环喂了颗药丸,然后把它放生了。

“你这是做什么?”

“阿苏,趁现在守卫都去了地宫深处,我们逃吧。”

“逃?不是说,要一起把那些蛊都毁了吗?”

“不用去管,都会毁掉的。”

阿晨转身便要去找出口,梅长苏一把拉住他

“阿晨!是那天坑中的花纹有问题吗?”

他看到阿晨点了头却没说话,心中的疑虑加深

“有什么问题?那是个什么阵来着?我们可以把那阵破坏掉啊。”

“阿苏,我们只有两个人,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

阿晨叹了口气,知道梅大将军不问清楚是不会走的,于是说道:

“那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法阵,是用来召唤魔神的。”

 

魔神,拥有神格,却堕入魔道的‘神’或是能力可以与神媲美的魔。

 

“很厉害?”

“非常厉害。”

“我们逃了,这里会怎样?”

“大概,全部都会毁掉吧。”

梅长苏觉得阿晨说得有所保留,追问道:

“之后呢?这些蛮族召唤出魔神就为了毁掉自己的老窝?”

“之后……魔神会毁掉它所经所往之处,直到自己毁灭为止。”

“就是说,如果真的能召唤出魔神,不但这里会被毁掉,九黎、南楚,乃至大梁都有可能被波及?那我们现在逃了有什么用!?”

“阿苏……”

“阿晨,既然逃到哪里都是一样,我们不如拼一把,将那个什么狗屁阵毁了不就成了?”

“阿苏,那阵法已经启动了,我们又如何让它停下?更何况,祭品已经献上,岂有不成之理。”

顺着阿晨的眼神,梅长苏看到了被引到坐位上的南楚一行人。

“他们是祭品!?”

“不光是他们。你还记得蛮族向南楚要了5座城吗?”

“你是说……那五座城的人……都是祭品?”

“我们当时不是还奇怪那城都不是相连的吗,那五座城的位置,就是阵眼的位置。下了这么大的功夫,这阵要召唤的魔神恐怕不是个小角色。”

梅长苏心底发寒,他打了个哆嗦。

五座城,那得是多少人。

这么多人命为了召唤出一个能杀死更多人的魔神!

 

他看着一脸担忧的阿晨,他知道阿晨是在担心他,可就这样逃走,他做不到。

“怪不得,你把小环放走了……”

对,小环?

“小环,是不是吃掉过蛊虫?!”

“是。它也就只能吃掉几只蛊虫罢了。这阵不完全,我也看不出来能召唤出个什么。”

“阿晨,你有没有办法……”

梅长苏话说出口才惊觉不对。在他找到阿晨之后的这些日子里,阿晨表现得异常镇定又渊博,完全不像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年人,让人忍不住想要依靠。梅长苏在心里唾弃自己,这么大人了还想去依赖一个少年。

梅长苏双手扶住阿晨的肩膀,张了张嘴,还是只说出一句

“抱歉,我不能逃。”

梅长苏退后了两步站定

“我是大梁二品军侯镇国将军,是长林军的统帅,还是赤焰的继承者。在有可能威胁到百姓与疆土的时候,我不能逃。”

“你留下来又做什么?”

梅将军勾起唇角

“也许我什么也做不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可总要试一试。”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对不起。”梅长苏深深地看着阿晨

“对不起,刚说好了要和你在一起。可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责任与良心,还有这天下苍生。”

“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阿晨甩开梅长苏的手,皱着眉,漂亮的眸子里全是愤怒。

“那些与我何干,我只在乎你!”

梅长苏一把抱住阿晨,他的心上人啊

阿晨挣扎了一下,把梅长苏推到墙边,发疯似的咬住了他的嘴。梅长苏不意外地尝到了自己的血。等二人气喘嘘嘘放开彼此,阿晨把头抵在梅长苏的颈边,低声道:

 

“你自己去,知道法阵哪里最薄弱吗?”


评论(10)
热度(14)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