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我的百分百情人 8

PS:老谭没有正面出现的过渡章

 

自从那次一起吃过夜宵,赵启平觉得和老谭的关系亲近了许多。在平时见到时,或是视线接触时,都会相视一笑。

来帮忙卡特,眼神在他们俩之间转了两个来回

“小赵医生啊,你和老谭熟吗?”

“不算熟,说过几次话而已。怎么了?”

“没怎么……要是他对你有意思的话,你就从了吧。”

“喂,说什么呢。”

“当然是那个了,那个,你懂的。”

卡特揶揄道。

 

赵启平当然懂了。

像这种中长的任务周期,佣兵们会在团队内部找个临时的‘伴’以解决生理需求。尤其是哨兵,如果能很好地解决需求,有利于任务的完成和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情绪的平复。

量子兽是麋鹿的卡特,长得又高又壮,还留着浓密的大胡子,这是第二次进黄志雄的团队了,第一次时还追求过赵启平。

像赵启平这种长相,在佣兵之间自然是首选,可他名义上是黄志雄的‘弟弟’,只要黄志雄不发话,旁人是不敢动他的。

他虽然自己没有经验,可是见得多了多少也了解一些。更不用提有人为了舒服还请他配制过润滑之类助兴的药物。

 

赵启平不想接这个话茬,但卡特不打算放过他。

“我说,要我像你长的这样条顺,早就扑上去了!哪像你这样……”

“我什么样啊?你这样不也可以扑吗?”

“啧,我到是想,可人家看不上咱啊。他要是乐意,想怎么来都行。”

赵启平脑补了一下卡特大敞着躺下冲老谭抛媚眼的情形,被恶心地打了个哆嗦。

卡特看着远处与老谭交谈的丽娜,拍了拍小赵医生瘦弱的小肩膀

“瞧见没,你不积极总有人积极。这么个极品的男人错过了要后悔的!”

赵启平被他拍得一歪,撇了撇嘴

我才不后悔……哼

 

不后悔的小赵医生,晚上回去整理笔记时,被打断了。

敲门的是丽娜,一头亚麻色的卷发被放了下来。

像只大绵羊……咳

“丽娜姐,哪个不舒服还是别的什么?”

“啊,你这里有冰块吧,能给我一些吗?”

“当然可以。”

 

赵启平管物资,这是黄团副定的。

平时医生在团队里并不重要也不受欢迎,以前大多是找个懂一点医的哨兵代替。自从赵启平进了团,黄志雄就把物资的事顺便交给了他。现在他的地位是排在黄团副和丽娜之后的第三位的,不但让他在团队里站稳了脚跟,还便于管理。

赵启平去同室拿冰块时心中充满疑问,丽娜的声音有些沙哑,低着头,头发把脸全都遮住了。

 

“丽娜姐,冰……”

 

丽娜眼皮红肿,满脸泪痕,发现赵启平看到了她脸的,终于没忍住呜咽起来。

赵启平呆了一下,连忙给她递纸,却被女哨兵扑了个满怀。

能感觉到怀里的人为忍住哭声颤抖着,可赵启平从没遇见过这事,不知道是要抱住她还是出言安抚,只僵在原地。

丽娜哭了一会儿,终于止住了抽泣

赵启平把手里的冰块用布包好递给她,然后为她倒了杯热茶。丽娜有些意外,接过了茶并没有喝,而是抱着茶杯坐在桌旁

“抱歉。”

“你,你的头发怎么放下来了?”赵启平不知道说什么好,捡了个不重要的说

强悍的女哨兵愣了一下,露出了个脆弱的表情

“他……他说我的头发很好看……”

他?

赵启平回忆了一下下午的场景,这个他,应该是老谭吧

丽娜把茶杯放在桌上,把冰块按在眼皮上敷

“我知道你们是怎么看我的!想鄙视就鄙视吧。”

“不是,丽娜姐……”

“我原以为,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志雄哥就一定会是我的。可……”

赵启平看出来了,丽娜只是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并不需要谁来回应她,于是乖乖地坐在桌子旁边喝茶。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志雄哥从来没正眼看过我一眼。他黄志雄心里从来都没有我。我等不起了……这样下去我那个大哥不知道会让我嫁给什么人!”

丽娜又开始流眼泪

“黄大哥有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他喜欢的是研究所的向导对不对?哪个哨兵不想找一个向导,可向导是那么好找的么?!尤其是研究所的人!”

丽娜把冰块丢在桌上

“我可能是配不上黄志雄,可研究所都是些什么人,是我们这此粗人能配得上的吗?赵启平,我知道你和研究所的人走得近,你说说,你黄大哥真的能和那个向导在一起吗?”

赵启平沉默了,他想起了唐川对待黄志雄奇怪的态度。他们一开始确实相处得很好又非常默契,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可突然间唐川就变了。他也隐约地听Dr·许提起过,唐川的家族在帝星也是非常有名的。

面对赵启平的沉默,丽娜自嘲地笑了一下

“不要说他,我自己的路就已经很难走了。我只想要一个依靠,才能在这个男人占大多数的哨兵中生存,仅此而已。可这点都……”

“后来老谭出现了,我看出来他的身份肯定不一般。我也没想过要怎样攀附富贵,只想用女人的身份请他给我一个孩子罢了。可连这点,都不可以!”

丽娜捂住脸,又开始哭泣。

赵启平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很大,悄悄放出一点精神触角去安抚她

 

在原住民中有这样的风俗的。让部落里的女人去招待贵客,以留下强壮的孩子。

丽娜就是这样来的,他,大概也是这样被生下来的吧

 

丽娜哭了一会儿抬手抹了一把脸,一口饮尽微凉的茶水

“麻烦了你这么久,真是抱歉。”

“真的没事了?”

“嗯。”

女哨兵虽然眼睛红肿,却也恢复了往日的风采。扬了扬手中的冰块

“谢了。”

“丽娜姐……”

赵启平叫住了她,却不知道说些什么。说以后还会遇到更好的人?还是什么?

已经走到门口的丽娜回头冲他笑了一下开口道:

“看在我们同是混血的份上,姐姐给你个忠告:认准了,就去做。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挥霍。”

 

赵启平叹了口气,原住民的寿命比普通人还要短,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

他是送走了他的母亲才从离开部落的,那年他十五岁。按原住民的年纪,应该是可以娶妻生子了。可当他一脚踏入外面的世界才发现,他离法定的成年,还要再五年。

虽然他的母亲并不是因为寿终正寝才去世,而且Dr·唐一再保证,他虽然不像其他哨兵向导能活到平均寿命的200岁,也能比普通人活得长不少。毕竟他是个向导啊。

丽娜是个哨兵,如果在繁华的帝都、嘉林霖或是苏理等政府驻守的星系,注册的哨兵都可以定期到政府所设立的‘塔’,去接受那里的向导给予的精神梳理。可像他们这种混血本来就没有户籍,更别提注册了,而且在这偏远的拉姆拉,只要不发狂就已经是很幸运事了。

赵启平拍拍自己的脸

想那么多别人的事干嘛,自己……只要多挣些钱就好!挣够了钱,就去联邦都。

 

第二天黄志雄的队伍回来了。

皮特火急火燎地跑到医疗室

“平平哥!丽娜被老谭拒绝了?!”

“啊?”

外面是这样说的啊……

“所以她才要换队?”

“换队?”

“是啊,她说不想看见老谭,要换到第二队去。”

“哦,那把你和她换了?”

赵启平笑嘻嘻地揉揉皮特的头毛

“不是!要是把我和她换就好了。她说不想看见老谭,也没脸面对黄团,她和黄团换了!”

“所以……”

“所以我现在和她一队了!”

赵启平揉的手改成了拍

“我去看看。”


评论(4)
热度(25)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