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20

PS:这就是先码出来的20,至于19……我再凑凑字数~跟前文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过是交待一下小赵对这段感情的态度。可以做番外来看


姐姐

 

赵馨萍打开1717的门,一只红木屏风挡住了视线。

她退出来看了看门牌号轻声嘀咕:

没错啊……

绕过屏风,一个巨大的衣柜嚣张地占据了右手边的整面墙。看到左手边的厨房才找到一点原本的熟悉。

然后就是客厅里棕色的欧式沙发和茶几,与衣柜的风格遥相呼应,勉强和原本做隔断的酒柜风格也相衬。

她把箱子扔在客厅,来到主卧。

卧室果然换了同款米棕色的内饰。落地窗前的沙发看着眼熟,她走过去,越看越像前阵子在那家店里见到的超级想买下却又因为价格而却步的那个。

不同的是,店里的是样品,这个是新的。

“这个臭小子,居然花这么多钱订做一个。品味变了呢。”

她半真半假地抱怨。

也是,当年的小屁孩长大了呢。

 

她打扫了另外那个被当作储藏室的客房,然后打开了冰箱想要检查一下某人的单身生活,却意外地发现冰箱里被新鲜的食材塞得满满的,还有灶台上厨具使用痕迹。

哎呀,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不让人省心的臭小子居然频繁下厨了?

 

赵馨萍一边打蛋一边看表,医院几点下班呢,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

到底电话也没打成。

 

 

谭宗明进门的时候,就觉得不对。

家里有人。

 

果然,听到一个稍稍低频的女声说

“回来了?今天医院不忙吗……”

四目相对

都从对方的大眼睛里看到的疑惑。

谭宗明打量着这个围着赵医生专属围裙的女子

三十多岁,也许要再大一点。瘦高苗条,穿着和妆都很精致,半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露出饱满的额头。

大大的圆眼睛,薄唇和尖俏的下巴,还有她出现在这里,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

谭宗明露出个温和的笑容

“您好,您是启平的姐姐?”

“是的,您是哪位?”

“我是谭宗明,启平的……朋友。”

朋友?

赵馨萍也在打量着来人。

这人大概三十多岁,身高腿长,梳着个大背头。一穿黑色的正装,里面搭着件白衬衣。非常中规中矩的服饰,穿在他身上却显得矜贵,一副高级精英的派头。

跟平平完全是两个类型的帅哥,长相俊逸不凡,光站在那里,就充满着上位者的气势,却收得很好。迎着窗户透过来的夕阳,那双桃花眼里全是碎星一样的光,唇边啜着一抹微笑。

赵馨萍的心不由得漏跳了一拍。

“谭先生?”

“对。”

“平平的朋友?”

“对。”

 

赵馨萍眼尖地看到他手腕上的表,积家翻转系列。

大脑里飞速地过着这个房子里出现的熟悉的家具。从那个她都不大能承担起的小沙发,到突兀的大衣柜,和衣柜玻璃窗里昂贵的配饰和明显大出两个码的衣服。

 

“请问您是哪种朋友?”

漂亮的桃花眼闪了闪

“这位姐姐,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吗?”

 

赵馨萍的心,沉了下去。

 

二人坐在餐桌前,背后就是冒着热气的锅子。

谭宗明脱了外面的西装,穿着白衬衣把袖口挽了起来。

他熟门熟路地给赵馨萍倒了杯水,然后在她对面坐下来。闻着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香气说:

“听启平说,他姐姐饭做的特别好吃,果然名不虚传。”

赵馨萍握紧了手里的杯子

“谢谢夸奖。不过我只做了两人份。”

“这位姐姐……”

“可别叫姐姐,没准你比我大呢。”

 

谭宗明挑了挑眉,眼前的女人一副母鸡护崽的姿态。

“好吧,赵女士。你对我有敌意。”

“有么?谭先生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您在哪里高就?下了班不回家为什么要这儿来?”

“哦,我在金融街工作,家离市区特别远,偶尔会到启平这儿来借宿。”

“借·宿?客房根本就没有用过。敢问谭先生您睡在哪里?沙发还是地板?谭先生,那个柜子里随便几块表就能买套比这还好的房子吧,您到这里来借宿?”

 

在被同款的圆眼睛狠狠瞪住时,谭宗明居然晃了下神。

他叹了口气,对于赵姐姐来说,他大概就是那个叼走幼崽的大灰狼吧。

 

赵馨萍也不想这样,可她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眼前的人的态度也间接证实了她的猜测。不知名的情绪在胸口翻腾。

谭宗明抬起头,发现对面的人红了眼眶

“赵女士,我很喜欢启平……”

“我家平平有很多人喜欢,不差你这一个!”

“我知道有很多人不理解,毕竟中国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支持。据我所知,您是在维也纳留学的吧,那个地方应该比中国更加开放和包容……”

“谭先生,您应该很有钱吧?我知道我们平平长得好,聪明又讨人喜欢。以您的相貌和财富什么样的人找不到,为什么非要我们启平呢?”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非他不可啊。我,只想和他共渡余生。”

“你怎么能保证不辜负他呢?连男女之间都不可能做到的事……”

“我保证不了。”

赵馨萍轻笑出声

谭宗明接着说:

“我保证不了。一生那么长,我们才刚刚开始。我只能说,时间会说明一切。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怕他受伤害,我也是。前几天启平从家里回来跟我说他父母那关大概不好过,我就考虑过以后的问题。如果他决定和父母坦白,我会陪他一起去。中国的法律不承认,可以去美国结婚。想要孩子,可以代孕。我名下的财产可以也加上他的名字,可以继承或是转赠……”

“够了!请不要炫耀你的钱,虽然我们只是普通工薪阶级,可我们挣的够吃够花。”

“我不认为有钱,是个缺点。”

谭宗明微笑。

赵馨萍有些头疼,这个人非常难缠且面面俱到。

“你父母家人同意吗?他们不会给你安排一门亲事什么的?”

她问这问题的时候有点不确定,毕竟有钱人的想法做法也只是从电视或是小说中看到的。

“这事儿我可以做主。”

“真的?”

谭宗明点头

“还没有谁能用这事儿来威胁我。”

 

正说着,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老谭?今天回来这么早?晚上我们吃小馄饨……吧……”

赵启平手里拎着个餐盒,见到他们二人坐在餐桌前,整个人都僵住了。

谭宗明和平常一样走过来接过餐盒

“上次那家的馄饨?我的晚饭总算是有着落了。”

赵姐姐也站了起来

“平平。”

“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下午……哦,我给你做了晚饭。有你最喜欢的西红柿炖牛腩。”

两人份的饭菜端上桌,谭宗明也把餐盒里的馄饨倒进一只碗里放在自己面前。

……

“姐,这是老谭,谭宗明。我……朋友。”

“哦,刚刚认识过了。”

赵启平瞧着姐姐面色阴沉,偷偷用脚踢了谭宗明一下

谭宗明回了他一个无辜的表情,开始吃馄饨。

 

赵启平吃了口菜,开始夸他姐姐,夸完了之后加了一句

“姐姐做的就是好吃!老谭,你尝一口,保证忘不了。”

谭宗明没动,看了眼赵女士。

赵启平举着勺子停在谭宗明的嘴边,也看向赵女士。

赵女士翻了个白眼

臭小子!现在就胳膊肘向外拐了,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咳咳

“今天菜做得多,你也吃两口吧。”装可怜让谁心疼呢!

“谢谢姐姐。”

谭宗明从善如流地,然后赞不绝口。

 

三人心思各异地吃过饭。

谭宗明要走,赵启平跑去送他。

姐姐没拦住。

 

赵启平太想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二人都说了点什么。可话还没问出口,就被谭宗明按在楼梯间的墙上亲了又亲。

“我今天回公司将就将就。”

“你那休息室比我家都大了,还叫将就?”

“没你暖床都叫将就。”谭宗明捏了捏某人尖尖的下巴

“去你的!我姐……没怎么着你吧?”

“她一弱女子能把我怎么着(zhe)呀?不过,你姐到是很疼你。等会儿别跟她犟啊?”

“用你说。唉,真走啊?”

赵启平拿手指扯着谭宗明的衣摆,恋恋不舍的小眼神勾得谭宗明狠狠啃了他嘴唇一口,直接走下楼去了。

再不走真忍不住在这儿办了他!

 

回到屋里,姐姐看着他殷红的嘴唇,拉下了脸。赵启平乖觉地拉着姐姐坐在沙发上

“姐,你好久都没回来了,好想你呢~”

姐姐不理他

“姐,你舟车劳顿一定累了吧?我去给你打扫房间。”

“不劳你费心,我打扫过了。”

“哦。那……”

“平平。”

姐姐的语气严肃又板正。赵启平一个激灵,来了。

“平平,你从小就长得好,聪明嘴又甜,特别招人喜欢。姐姐也知道你喜欢玩,喜欢玩不是错,而且你并没有玩得过分,没有伤害过谁。可这次过分了啊。那么多女孩子不要,怎么就找了个男人?找个男人还找了个这样的!”

“姐……”

“你不会是被美色冲晕了头脑吧?”

赵启平面上一红,姐姐绷不住了

“我知道他还真的挺帅,哪怕是个穷光蛋也会有人死心踏地跟着他,更何况还这么有钱。可我弟弟不会这么没脑子吧?他是做什么的?”

“一个公司的……高管。”

姐姐不信,赵启平把他所知道的谭宗明交待了个遍

晟煊集团CEO,三十五岁,单身。丧母,父亲与弟弟在北京,弟弟已婚有孩。资产……不详。

“三十五岁的CEO,算是青年才俊了吧。且不说背景是有多强多硬,这个人,姐姐看不透。姐姐是学艺术的,对同性或是异性恋没有意见,只是这样的人,你HOLD住吗?”

“我……我也没想怎样。”

这回轮到姐姐惊讶了

“没想怎样?”

“嗯。姐,你是知道我的,我以前每段恋爱都谈不长,在对方吸引我的特质消失前就结束掉。可这次不同,我喜欢他,我爱他。他所有的一切都吸引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特别得契合,完美得如梦似幻一样。姐,我就想跟他好好地爱一场。至于以后,到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再说吧。”

“你这是在逃避。”

赵启平抹了把脸,红着眼睛说:

“姐,我特别害怕,我第一次这么害怕。人为什么在最美好的时候,总会想到悲伤的结局。我不知道会爱他多久,也不知道他会爱我多久,可我想试试。”

“平平……”

赵馨萍第一次看到这么没自信的弟弟,这爱情把她弟弟那一身傲骨都要压弯了。她心里难过,把那个姓谭的恨了又恨

“姐,我上次回家就觉得挺对不起爸妈。你先别告诉他们,等我做好准备。”

“好。不过那姓谭到是也说……”

“说陪我一起?”赵启平在得到确认后笑了笑。

“平平,这人表现的太好。什么问题什么要求全都不是事儿,只要你就行。这种好下面到底是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你要多加小心才是。”

“我信他。”

赵姐姐这个恨铁不成钢啊,拿手指戳他的脑门

“你信他?别到时候把你卖了还替他数钱呢!看着这人又精明又强势,爱情要势均力敌才好,像这种大灰狼吃定小白兔的局面,不是什么好事!”

赵启平听了挑了挑眉毛

“我是小白兔吗?”

瞧见这狡黠又明亮的眼神,知道自家那个骄傲的弟弟又回来了

“你不是小白兔,你是小狐狸!”

姐弟二人笑在一起。赵馨萍清了清嗓子

“我还是不同意。我不会告诉爸妈,也不会强加干涉,你们好自为知吧。别到时候受了委屈再来找姐姐哭!”

“谢谢姐姐!”

“好啦,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个面试呢。”

“面试?姐,你到底为什么回来啊?”

“你姐夫,要调回国啦。”

“真的?太好了!”

“对啊,所以明天晚上跟我回家吃饭。”

“哦。”

 

 

“看来姐姐还是对我不太放心啊。我还得好好表现。”

“你就是表现得太好了。”

“还有嫌人表现好的?小狐狸~”

“别得寸进尺啊。”

“姐姐盖了戳的,不是说我是大灰狼吗?正好配你这小狐狸啊。”

“才不是大灰狼,你就是只占山为王的大老虎!”

“老虎也行,狐假虎威,更配。”

“再说胡话挂电话了啊。”

“别别别,启平,我怎么从来没觉得休息室的床这么大呀。”

“我也是……”


评论(2)
热度(36)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