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13

祝大家教师节快乐!

PS:非常没有手感地终于圆回来了>.<

 

“江山社稷图?”

“确切说,是江山社稷图的残卷。”

 

江山社稷图,是画仙送给人皇的贺礼。它所呈现出来的画面,与看到这幅画的人有关。

一个农民,只能看到他种的麦田;一个商人,能看到他的宅院与店铺;一位将军,能看到他的军队和驻地;一位父母官,能看到他所辖的城池;

一位皇帝,便能看到他的疆土,现在的与未来的。

而人皇所能看到,是整个九州!

 

目之所及,即为疆土。

 

人皇,便是人间之王。

这种极致的权力所在,触怒了天界的那些小心眼,设计毁了这江山社稷图。

人皇之子抢救下来的残卷,被那些利欲熏心的人争来夺去,沾染上了无尽贪婪与欲望。当这些贪欲积累到一定程度,残卷开始主动吸收这些负面情绪,进而开始吞噬人或物。吞噬得多了,形成一个特殊的芥子地。

 

“芥子地?”

“对。凡是展开画卷的人,都有可能被吸入画中。并忘记了所有在画中的世界开始生活,为画提供精气。也就是说,他们都变成了画的养料。”

“你这扇子岂不是……!”

阿晨笑嘻嘻地摆弄着扇子

“扇骨是用天石所铸的,意在镇住这残卷,而且已经被炼成了法器,所以不会出现随意摄取活人的事了。”

抬眼却看到梅长苏定定地看着他

“阿晨你……想起来了?”

“一部分,扇子和姐姐。这是姐姐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

阿晨喃喃地说,出神地看着远处。并没有什么表情,可梅长苏却感觉得到他的悲伤。心中酸酸的,是心疼吧,梅长苏伸手按在他的头顶揉了揉

“你不适合这个表情。”

阿晨没抬头,只轻轻嗯了一声。梅将军有许多问题想问他,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挥了下拿着萧的右手,一阵好听的杂音传了出来。

二人回过神,阿晨问:

“你拿这个做什么?”

“啊,我的配剑没带,想找个趁手的武器。这个长短到是合适,就是……”

阿晨把腰间的定元递给梅长苏,并把他手中的萧拿了过来

“我们换换。”

 

梅长苏的佩剑没带来,在前往九黎前留在了江边,定元到是由阿晨贴身带着来的。

 

“这是囚牛的角啊。”

这管萧比定元还长一些。

“真的有囚牛吗?”

“当然了。还有赑屃、趴蝮;龙也有,凤凰、白泽什么的。嗯……山海经中的妖物也有啊。”

“对哦,我们才见过饕餮。”

“囚牛善音律,也算是得其所好吧。”

梅长苏又把手里那个印章递给阿晨,阿晨接过来看了看

“这是‘定’。”

“‘定’?”

“对,用这个盖了戳就是谁的。”

这样啊,梅长苏玩心大起,拉起阿晨的手盖在他的手背上。手背上留下个方形的印子,印子闪了一下就消失了。

阿晨拍拍梅将军的手说:

“你的,都是你的。”

两人一同笑起来

梅将军瞅了瞅手里这方小印,感觉那印上的蟾蜍似乎没那么精神了。狐疑地看了两眼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想着可以送给景琰玩玩,把小印收在怀里。

阿晨也把扇子和萧挂在腰间。二人出了金库。

 

“好多钱啊……”梅将军对着缓缓关上的大门感叹

“要不,咱们再进去拿点?”

“还是不了,我只是有些感叹,毕竟大梁的国库都没这么多钱呢。而且没办法带出去。”

阿晨勾起嘴角,把什么东西挂在梅大将军脖子上。

那是一块通体碧绿的玉牌,牌头是祥云纹,又透又水,绿得让人心醉,

“这是……无事牌?”

“送你了。”

“金石有价玉无价?哎呀,可算是安慰我了。”

梅将军开玩笑似的地说,发现玉牌中间碧色凝在一起像只小鸟的形状。

“青鸟?”

梅长苏拿着牌子给阿晨看。

“你看,是不是像只青色的小鸟?”

阿晨并不看他手中的牌子,而是怀念地看着梅将军的脸。

半响他把手放在牌子上说:

“阿苏,你一定要好好戴着它,他会保你平安无事。”

 

二人准备回房间时,发现蛮族守卫在把南楚人全都叫了出来,说是族长设宴款待,结果发现少了两个人。

少的是南楚人还好,就怕是另有他人混了进来。

蛮族大巫师特别紧张,要求全力搜查。晨苏二人忙乱之下躲进了通风道里。

这里的通风道四通八达,有的地方还挺宽阔,很好躲人,就是比较容易迷路。

这不梅大将军就被通气孔外的瘴气熏了个正着,不过到是因祸得福地和阿晨互通了心意。

 

不一会儿,探路的小环回来了,盘在地上转了两圈,然后在前面带路

 

“这是怎么了?”

“似乎有什么发现吧。”

 

晨苏二人紧跟上去。

没多久,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越来越大,二人不得不捂住口鼻。

小环在一处通风孔处停下,回过身缠在阿晨手臂上。

阿晨从通风孔望下去,不由地皱了眉。

梅长苏也望过去,才发现那是又一处天坑,并不算大只有数百尺,坑中却堆满了尸骨。

他们从通风孔出来,仔细查看,发现这些尸骨都是残缺不全,有大人的还有孩童的,胡乱地堆弃在坑中。有的骨头特别白又干净,上面有些小孔,有些是乌黑的像是中了毒。

他们发现了些问题,这些尸骨很新。

打个比方,就像平日里吃掉一只烧鸡之后剩下的骨头。这些尸骨像是被什么东西咀嚼过又吐出来似的。

在坑的一侧,发现了个暗门。暗门表面很光滑,从门缝撬不开而且上面的通风道很窄,人过不去。

阿晨试着让小环到门那边去看看有什么机关,梅将军却在坑的另一头发现了个不起眼的架子,操作杆架在上面,是个机关门。

“这里好像有个门。”

“我来推,你警戒。”

“好。”

 

梅长苏运起内力,慢慢地推动沉重的推杆,门慢慢地打开。可打开的不是那边的暗门,而是地上露出一个洞。

从洞口飘出一股恶臭,而在洞边的尸骨慢慢地滑进洞里。

 

阿晨捂着鼻子后退,梅长苏也被熏得松了手。

机关回弹,匡当一大声,洞口合住了。

 

“呸呸呸,好臭!”

“看来是处理这些尸骸的地方。”梅长苏刚刚没来得及捂住鼻子,一边揉着鼻子,一边深深地在阿晨的颈边吸了口气。

阿晨身上的淡淡的异香拯救了梅将军的鼻子。

梅将军顶着阿晨的白眼,不顾身上的灰尘在他脸颊边偷了个香。

这个香,当然是真的香了~

 

“合着拿我当香包用呢?”

“香包哪有你香嘛~”

哟喂,敢调戏我!

没等阿晨亲回来,暗门那边响起开门的声音,二人连忙躲在暗门后面。

从门里进来两个蛮族卫兵,大概是听到这边机关的声响,过来看看。

梅将军抬手砍死一个,在另外一个要喊出声时,点了他的穴道。

阿晨拿出药粉,想从卫兵口中问出点什么,可这蛮族只说得他们的语言,无奈只好杀了了事。

把这两个卫兵扔进尸骸坑中,由暗门来到一片‘养殖’地。


评论(2)
热度(6)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