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16

看来大家都喜欢甜,那就继续甜两章吧。也许我该写成美食板块哈哈~今天是蒸茄盒

胃与家

 

唉,赵医生叹气

管床医师小张拿着片子左看右看,小心翼翼地问

“赵主任,15号床的片子看起来恢复挺好啊?”

“啊?是挺好的。”

打发了小张,赵启平趴在桌子上继续叹气

 

事情要从上回他们一起去超市采购说起

谭宗明站在熟食区看着橱窗里的炸丸子藕盒茄盒什么的,赵启平拿着盒豆腐跟着上他

“要吃这个吗?”

“嗯。”

炸得火候有点大,不过用料还算好。

谭宗明每样吃了一个说:

“想吃茄盒了。”

赵启平看着手里才咬了半个的茄盒抬了抬手,示意他正在吃的就是茄盒

“不是炸的是蒸的。我妈特别不爱吃茄子,我爸亲手给她做,就为了能让她多吃两口。”

“用的什么材料?”

“好像就肉馅和茄子,没这么多配料。”

“你家的大厨没做过?”

“不是那个味道。我爸他估计也早忘了吧。”

谭宗明像是陷入了回忆里的表情有些缥缈

 

赵启平想起谭宗明那个公园似的家和颇具实力的背景。

只是隐约知道他是在部队大院长大,背景很硬。至于硬到什么程度,家里具体是什么样的一概不知。

他是晟煊的CEO被冠以‘大鳄’,号称动动眉毛上海就有多少家企业倒闭。

这是他第一次提及他的父母,却没有往下说。

他的大房子里,只有霍叔还有两个贴身助理。

他的照片墙完全没有貌似长辈的身影。

他的朋友到是见过一两个,安迪和罗星。

他……

 

谭宗明,我想了解你。

 

可这蒸茄盒怎么做啊!?

 

下午路过15床的时候,被15床的家属,一个50多岁的阿姨拦住了

“医生啊,上午看见你拿着我家老头子的片直子摇头,他这没事吧?”

“没事没事。您别担心。”

“要是真有什么事,你可得告诉我啊。”

“真没事。”赵启平赶忙保证

“听阿姨的口音,您是北方人?”

“是啊,咱是山东地。闺女在这儿工作,非要把我们接过来。”

“那是您闺女孝顺啊。对了,能不能跟您问个事儿?”

“你问吧。”

“您会做蒸茄盒吗?”

“蒸茄盒?会啊。给谁做啊?老婆?”阿姨好奇地问

“不是。”赵启平有些不好意思

“女朋友?”

“啊对,他是北方人,我想是不是问问北方人……”

“那你可是问对人了。我家老头子啊以前是做鲁菜的厨子,那手艺可棒了。不过你要做,阿姨教你个简单的。”

“谢谢阿姨!”

“不客气。哎呦,这么好的小伙哪儿找啊!都说上海男人疼媳妇,今天可算见着了。”

 

赵启平抱着三个圆茄子进了屋,茄子切成厚片,中间切连刀。然后在肉馅里放上酱油。

这还是阿姨特地叮嘱的,原话是:你们这里的肉馅都放糖,北方人怎么吃得惯啊。千万别放糖,放酱油先酱一会儿,其他什么都不用,就放葱姜盐料酒酱油十三香,再往里打水就行啦。

把夹好肉馅的茄子整齐地码在电饭锅里,不加水,米饭档。

 

谭宗明到家的时候,满屋子都是电饭锅冒出的香味。

“做什么了?这么香。”

“你猜~”

 

谭宗明在看到成品时看他的眼神,让赵启平把怎么和病人家属学习的过程都交待了。赵启平看着他夹起一块咬了一口。

“怎么样?”

谭宗明把咬过一口的茄盒放进嘴里嚼嚼咽了才开口

“不错。”

赵启平夹起一块吃了一口

嗯,茄子被肉汁入了味,寡淡的茄子肉中和了肉馅的咸,蒸得软软的。比炸的少了些油多了分味道却依然很香。

“我还是挺有天赋的对吧~”

“对,特别好吃。”

谭宗明眼中似有什么在闪过,看过去时却什么也没有,似微风吹皱春水。

 

二人分食了一锅茄盒和米饭。谭宗明主动去洗了碗。

赵启平回味着刚刚谭宗明的眼神,想着气氛刚刚好怎么也得来一发

结果……

他推了推抱在腰间的手没挣开,身后的人抱得更紧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偏差?

赵启平费力地转过身,映入眼帘的便是谭宗明的睡颜。

在心底感叹,这人的脸实在是完美。

可是他醒着的时候,那双眼睛太过精彩,让人忽略了他的长相。

只有在他闭上眼睛,才能好好地观赏那精致漂亮的五官。

明明那么好看,却一点也不女气,反而英俊硬朗,十分MAN,十分……

好吧好吧,我就是个颜控!

赵启平用手指轻轻描绘着他脸部的线条,当手指点在嘴唇上时

谭宗明睁开了眼睛

[?]

赵启平觉得自己似乎能明白他的眼神,他挑了挑眉,他的眼神好像在说——

[怎么还不睡?]

[看你啊~]

[好看吗?]

[^-^]

谭宗明把他按在怀里亲了亲他的额头

“睡吧。”

喂……

 

虽然有点小失望,可脸贴在他的胸膛上,那里传来的心跳和体温让人颇为安心。赵启平很快陷入了黑甜的睡梦中。


评论(2)
热度(26)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