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一寸日光 15

三次元有点事所以更新得可能会没什么规律,抱歉

过渡

继续健复,东拼西凑的一章。发现完全不会写甜蜜的恋爱……

 

时间回到周六

曲筱绡玩了个通宵,又被22楼的姐妹紧急争命CALL回来。回到家已经近中午,还差点被小蚯蚓撞飞。她靠在202的门边懒洋洋地问:

“我说,你们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就为了从安迪家出来的那个男人?帅吗?”

“小曲!我们叫你回来,你就关心男人啊?”

“咳,说正经的,你昨天离开的时候安迪是和小包总在一起吧?”樊胜美努力把话题拉回来

“是啊。不过我回来的路上刚刚问过小包总了,他说昨天送安迪到楼下就回去了。”

“不是魏总也不是小包总,那个男人到底……”

“安迪都这么大了有个男人不正常?唉,到底帅不帅?”

“帅,特别帅!那个子可高啦,腿那么长。”小蚯蚓连忙笔划

她们正说着,安迪从201出来了

“安迪!”

“安迪安迪!”

“安迪姐!”

安迪被这群女孩吓了一跳,她摸着胸口问

“怎么了?”

“安迪,我们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了?你没事吧?”

“没事。手机没电了。”

曲筱绡把拦在前面的小邱和小关扒拉到一边

“安迪啊,昨天小包总说你们遇到魏总了?”

“哦,对。我和魏巍分手了。”

“什么!?”

女孩们惊讶不已,这事情实在变化得太快

“那昨天是小包总送你回来的?”

“是啊。”

“那早晨从你家出来的男人……”

“早晨?哦,是老谭啊。”

“老谭?不会是我想的那谭……”小曲理了一下人际关系,姓谭的人还能和安迪扯上关系的貌似就那么一个。

安迪到是承认得很干脆

“对,我老板谭宗明。”

不同于其他女孩,她们不了解这个名字的含义。曲筱绡要炸了,她昨天到底错过什么!

“谭宗明昨天陪了你一整夜?!”

“啊,我昨天因为分手的事状态不大好,就给他打了电话。其实挺对不住他的,害他昨天的约会都没去成。这不今天一大早就跑去安慰佳人了。”

约会?女孩们转不过弯来,面面相觑

“安迪,你和你老板是?”樊胜美问

“我们是多年的朋友。”

去他的朋友。曲筱绡翻了个白眼。魏总曾经和赵医生提到过姓谭的对安迪的态度,这个前男友恰好也跟她提过。

男人和女人哪里来的‘朋友’

“安迪,听小邱小关说那个谭总很帅啊?有这么个大帅哥在身边,你们就没发展出什么来?”

“我们就是朋友,再说了我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那他喜欢什么类型?”

所有女孩都竖起了耳朵

“他喜欢腰细腿长胸大的美人。”

曲筱绡反射性地摸了自己胸部一把然后看了看安迪的胸

……

“你们不饿吗?我打算出去吃点,一起吗?”

“我正准备做饭呢。老家寄来了腊肠哟~要不去安迪姐你哪儿吧,你家的锅特别好用~”

“我也来帮忙。”

“好啊。”

小邱小关跟着安迪回了201

小曲对着樊胜美使眼色

“有情况。”

“不对劲。”

“这个谭宗明一定是喜欢安迪。看我干嘛,这可是魏总说的。”

“是啊,男女哪有走得这么近的。”

“肯定不是身材原因。”

曲筱绡瞟了眼樊胜美那丰满的胸部,樊胜美感觉到她的眼光,看着小曲瘦弱的小身板挺了挺自己傲人的胸。

切!

哼!

“樊姐,小曲来帮忙啊。”

“来了。”

“我一宿都没睡了先补个觉,饭好了叫我啊~”

 

 

工作日,医院还是照常的忙碌。

赵启平刚给一位来复查的大姐看了片子,手机就响起了提示音。

那位大姐看着眼前这个年经的医生,在看了手机之后露出个迷人的笑容,敏锐地分析出那是恋爱的甜蜜。

 

“小伙子,女朋友啊?”

“啊。”赵启平有点不好意思,工作时间手机一直在响,这个事儿吧……

“哎呦,还害羞了。大姐跟你说啊,这女孩子黏人是没有安全感,你可要好好待人家。”

“哎。”

好不容易送走了热情的大姐,身边的小护士说话了

“赵医生,交新女朋友了啊?”

“八卦什么,干活去。”

小护士出了门就通知了姐妹们

 

我们的院草被人拐跑啦!

 

这天才下了手术,赵启平冲向衣橱把手机拿出来翻看。师兄看着这个小师弟衣服不换就忙着发信息,开口道:

“小赵啊,跟谁聊天呢?是不是谈恋爱了?”

“哦,一个朋友。”

师兄凑近了,看见界面上对方的名字读出来——

“小鱼儿。”

赵启平忙把手机盖住

“唉,你怎么偷看!”

“怎么不能看了,女朋友啊?”

“要你管。”面对师兄的调侃,赵启平默默地在心里把‘女’换掉

师兄呵呵笑着把衣服换了

“春天到了是不是,前阵子来院找你那个小巧玲珑的姑娘,挺漂亮的。”

“不是她。”

这条鳄鱼又参加酒会呢,还把酒会上蛋糕山的照片发过来,讨厌!

“不会吧,前些日子小李还跟我说,你把女朋友介绍给他们了。”

“分了。”

“什么?我才跟师母说……咳。”

“师·兄,你又打小报告!”

“呵呵,师母也是着急嘛。不过是谁飞得谁呀?不会是人家把你给甩了吧?那个姑娘那么漂亮都分了?难道这个更漂亮?”

……

【蛋糕我尝了,还不错。】

还附了张吃过蛋糕的盘子,图有点虚,旁边就是精致的法式料理。

赵启平换好衣服扁扁嘴,转身出了更衣室

“师兄你真八卦。”

“唉,你不一起去吃饭啊?”

“不了。”

【启平?】

哼,我才不羡慕呢,我要去吃大餐!

赵启平把手机调成振动往兜里一揣,吃他的路边摊(划掉)大餐去了。

 

第二天下午,赵启平从手术室出来,发现办公室门口围了一堆人。不光骨科的还有其他科室的医生护士也在。

“回来了回来了!大家让一让。”

赵启平有点摸不到头脑,人群给他分出条通道。

一只打着彩色丝带的包装盒放在桌子上。巨大的盒子占据了整张桌子。盒子旁边的卡片上写着:For  Love

赵医生顶着众人的目光打开盒子

里面是和微信里图片上一模一样的蛋糕山。

每块蛋糕的造型颜色都不一样,错落有致地摆成螺旋型,最上面是只粉红色的心形小蛋糕。

好漂亮!

旁边的医生护士们都惊了

这就是个结婚蛋糕啊!

 

赵启平冲出人群找了个角落开始打电话。电话那头的人接得很快

“收到了?”

“谭宗明,你什么意思!”

“昨天说着说着话就不理我,电话也不接。”

“那你就送这么个蛋糕来?!”

“我想了一下,你是在我发过去这个蛋糕图片后才不理我的。所以……”

“所以?”

“所以我想送这个过去你是不是就理我了。”

……

“我试过了挺好吃的,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启平?”

赵启平做了个深呼吸

“以后不要送这么大个的,看着跟结婚蛋糕似的。”

“那,我们顺便结个婚?”

“谁要嫁给你啊?”

“我只说结婚,你就迫不及待地要‘嫁’给我啊,那我回去可要好好地准备准备聘礼……”

“谭宗明!”

“哎。”

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顺着电流打在赵启平的耳膜上,然后那人换了个可怜兮兮的声线

“别不理我好吗?晚上给你打电话?”

“哼。”

小木看着谭总笑得肉麻兮兮的收了线,冷漠地扭过头。

 

赵启平回到办公室,发现所有人都还在等他,他低低地咳了一下,把最上面的那只粉红色的心划拉到自己盘子里

“那个,大家分了吧。”

哇哦~

没一会儿,几乎每个科室都收到了赵医生的爱心蛋糕。

当然,还有院草真的被拐走了的‘流言’

 

小李拿着块蛋糕溜达到赵启平跟前

“哎,你哪个追求者送的?这么大手笔,不会是上次那个富二代姑娘吧?你们不是分了?”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赵启平拒绝回答,往嘴里送了块蛋糕

嗯,味道真不错~~~

 

接下来的日子,在发不完的信息,打不完的电话中度过。

周末照常去了佘山。

才一周没见,似乎如隔好几秋。

热情吞没了他们

再然后

约饭,约会,留宿,同居

和所有热恋中的人一样,被热切的爱意包围,日子过得如幻似真

 

赵启平终于知道谭宗明哪里不一样了

那个以前离他很远的人,现在可以碰得到他

亲昵

对,亲昵。

他不怕他了。

可以肆无忌惮地跟他开玩笑,跟他闹,跟他撒娇耍赖

发现了他冷酷疏离面孔下的温情和坏毛病

比如说:经常故意板着脸吓唬他

再比如:有话不好好说,不知道是在夸人还在损人的讲话风格

 

这不前天,为了一块蛋羹,据理力争,从欧洲农业开始兜了好大的圈子才回到饭桌

那块蛋羹最终在凉掉之前,进了赵医生的嘴里。

为了安抚某个吃不到的人,赵医生贡献了好几个带着蛋羹味道的吻才将将哄住。

赵医生表示,严重怀疑这人的心理年龄堪比幼稚园小朋友。


评论(2)
热度(39)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