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安]美国往事——番外 情人节(点梗)

写在前面:

首先祝大家春节快乐!健康美满!

1、200粉欠的谭安番外~ @屿风<i>  @眼虫 请查收~希望你们喜欢~啾啾=3=

2、这里是纯糖,请放心食用。本来脑的是刀,结果没抵抗住外部环境生生掰成了糖。刀的连接在最后,可以不用点><

3、其中有像旅行指南的部分,其实就是从旅行网站上扒下来的……有不少BUG,因为摩天轮是2014年建成的,就当当时有吧

4、看了程皓和罗月的美国之旅后就觉得其实谭安也在美国啊,可以去体验一下这样。


赌城之旅

 

今天的气氛是躁动的。

教授们见怪不怪地布置了作业,并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就放了下课。

安迪早早地从教授哪儿出来,天阴阴的,风也不小。她裹紧了围巾跑到车站。

坐在公交车上,看着街边的商店或放着大片的玫瑰花,或扎着彩带,还有粉红色的气球

St. Valentine's Day

好像跟我没什么关系呢

安迪已经习惯了,什么节日都跟自己没关系。但心里还是小小地伤感了一下。

到了家,她换下靴子,发现谭宗明的大衣挂在衣架上。

他是换了件大衣?

安迪抱着书上了二楼,意外地发现谭宗明半躺在沙发上看书

“你居然在家?”

“是啊,我今天就没出去过。到是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谭宗明听着她的声音中的诧异,不解地答

安迪把书放在书桌上,拿手拍了下

“今天教授看人心涣散,布置完作业放学了。喏,就是这些。”

“咱们俩的?”

“你自己的。我的已经做完了。”

“安迪……”

谭宗明从沙发上坐起来,合上书。安迪发现那是一本《公共管理学》

“今天的你真让人刮目相看。”

“你这是怎么了?那本成语词典还真没白看,这成语一个接一个的。”

“那当然。不是,今天你还看得下去书,就没人约你吗?”

安迪揄揶谭宗明,发现他是完全不明白的表情:

“今天是St. Valentine's Day啊。”

“情人节?”

谭宗明恍然大悟

“你真不知道啊?”

“我说怎么……”

“怎么?”

“昨天提示邮箱满了,我把它清空了。短信音一直响,我就把手机关了。”

他看着安迪惊讶的表情

“唉,我在你眼里就是这样的人啊?纨绔子弟,还是特别滥情?”

“没有啊。”

安迪看着突然凑近的大脸,有点慌

“真的没有。不过纨绔子弟是什么呀?”

“就是富家子弟的别称。”

谭宗明随手在纸上写了两个字:纨绔

安迪看着这两个龙飞凤舞的字,很眼熟

“这个呀,不是念zhi kua?”

PU

安迪涨红了脸

“不准笑!”

“不笑,不笑……哈哈哈哈!”

谭宗明笑着躲过安迪丢过来的书

“你说去掉偏旁读音的。”

“是啊,偏旁这边是丸子的丸啊。好啦,你这么多年都没接触汉字了,念错很正常。”

安迪不理他

谭宗明摸着自己的下巴

“难得的情人节,要不咱们一起过节?”

“你以前怎么过的,这种节日?”

安迪摇头

“我不过节。你呢,这种日子都能忘记。”

“我在国内不怎么过洋节。”

瞧着安迪满脸不信,谭宗明补充:

“我们在山上都是过春节,立冬立春这种。”

“那在学校呢?”

“那时候哪懂啊,后来这不是进了部队……”

哦对,他上的是军校。

“我没过过这个。”

“我也……嗯,大概就是,吃饭,送花什么的……之前迪亚诺给我打了电话,说他订了个特别好餐厅。”

“他订餐厅叫你去?他不会真对你……”

“不是。他约了Bella,说顺便可以帮我订位子,我没答应。要不……”

“我不去。”

“那我们出去玩吧。”

“去玩?”

“嗯。送花你不喜欢,我们就找个没去过的地方去玩,去吃大餐如何?”

安迪看着在兴头上的谭宗明,实在不忍心拒绝

“那,那你回来得把作业做了。”

“行。”

谭宗明让安迪去换了件衣服,开始打电话

 

出门的时候,还让安迪带上了证件。

带证件?

万一晚上回不来呢?

回不来?

 

安迪带着问号跟着谭宗明上了Taxi。这路越走越远

“这是要去哪儿?”

“机场。”

“机场?!”

“要玩就玩个大的嘛。”

 

安迪站在美西沙漠上的城市——拉斯维加斯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的。

随着夕阳渐渐落下,慢慢变成宝蓝色的天空,留下一大片绚烂的晚霞。

她看着身边忙着打车的谭宗明

“老谭,我觉得像是在做梦。”

谭宗明笑起来,牵住她的手

“拉斯维加斯就是一个梦。我们到的时间刚刚好,这里最美的时刻便是夜幕降临之时。走吧,我的公主,我带你去畅游梦境。”

她被他牵着手,被他拉入这纷繁的,热闹的尘世。

 

夜色降临,街边的灯光逐一亮起。

整个拉斯维加斯大道像是沙漠中的彩带,人声鼎沸,灯火辉煌。

二人来到永利酒店,这个犹如城堡一样的酒店,有着极致奢华的内饰。

走进大门,光线充足的大厅就是一个花的幻境,五颜六色的花朵组成的灯笼悬挂在天花板上,与热气球、旋转木马等相互呼应,漂亮极了,也梦幻极了。

办好check in ,他们搭乘一部观光电梯来到餐厅

Wynn的Buffet,环境优美,白色的墙壁到处都是怒放的鲜花,彷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老谭,这得多少钱?”

“啊?挺便宜的,也就每人38块。”

“可这是海鲜,而且这里是沙漠啊。”

安迪和谭宗明一起感叹

谁能想到,这么个纸迷金醉的地方,居然有这么实惠的价格。

更不用说海鲜和甜品都超赞~

两人吃得很饱,来到著名的拉斯维加斯大道溜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人节缘故,街上有大型的游行活动。

穿着奇装异服的人群,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中,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

在这里,没人管你是什么肤色,什么性别,来自哪里。也没人管你穿着如何,年纪大小。所到之处都是一片欢乐的景象。

 

谭宗明还记得安迪的接触恐惧症,把她牢牢地护在怀里。

安迪不知是迷茫还是什么,她想喊,想尖叫,想发疯

这里到处都是狂欢的人,比她喊得声大,比她尖叫得厉害,比她还要疯狂

谭宗明拍拍她的背鼓励她

“喊出来吧,像他们那样!”

“我……”

安迪说的话被周围的声音盖住了,谭宗明听不清,大声问:

“你说什么?!”

“我,我是说……啊!!!!”

安迪终于叫喊出声

谭宗明因为距离太近被震了一下,旋即笑起来

“不错!继续啊!!”

安迪跟着他尖叫着,哭着笑着,跟着人群一起舞动着身体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太棒了!也太疯狂了!

就像是一个疯狂的梦境

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唯有掌心的温暖。

 

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最后喊得嗓子冒烟。

于是两人找了个casino,打算休息一下。

这间casino很大,琳琅满目的各种赌机,赌具前全是人。

谭宗明把安迪按在一个安静角落的沙发里,自己去换了筹码。

安迪小口小口地喝着这里提供的香槟问他

“你哪来的钱?”

“信用卡。”

谭宗明把筹码往安迪怀里一塞,拉住她手

“走,我们去试试手气。”

“我不会。”

“没关系,能玩得有很多。”

 

他们在各种博彩机前面驻足,而后来到一个长桌前坐下。

谭宗明只随意押上几个筹码,随便选了牌面。

“这是,怎么玩的?”安迪看不懂,悄悄地问他。

“这牌是要算的,凑够那个点数一行。”谭宗明给她讲解。然后让她来选。安迪试了两回,都输了。在荷官收走筹码的时候,还懊恼地噘了嘴。

谭宗明看着她这娇嗔的小表情,觉得自己也有点醉了。

几轮过后,筹码输得只剩下一点,安迪开始赢了。虽然只赢了一点点

谭宗明把最后几枚筹码放在她手里,然后离开了长桌。

“我要是早点明白就好了,我算得牌还算准吗?”

安迪不甘心嘟囔,谭宗明拍拍她的手安慰她。

“你已经很好啦。我第一次玩的时候,差点把裤子都输了。”

安迪才不信他。

又去拿了杯香槟就被他拉到老虎机前

“先喂给它,花光了我再去换。”

“不要了吧,花了好多钱呢。”

谭宗明想告诉她,玩就要玩得痛快,钱算什么。可又没办法把话说得不那么,纨绔

“那,用完这些我们去看音乐喷泉?”

“嗯。”

 

老虎机一向是以小博大。

可这是安迪第三次叹气了,这台机子只吃不吐

“我还是运气不好。”

“别这么说,玩嘛,总是有输有赢。”

安迪摇头,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

“不是。我一直运气都不大好,从来都没抽到过奖。一直都是独自一人。我还会发疯,我……”

谭宗明发现她的香槟杯又空了,捏着她的手

“你很好。是能给其他人带来幸运的,锦鲤啊~”

“锦鲤?”

“对啊,就是传说中的贵人。”

“你又安慰我,你总是,安慰我。”

安迪也许没察觉到,她是在撒娇

谭宗明拉过今天晚上就没松开的手,在她手背上亲了一口。

然后用‘赐于我力量’的语气说:

“那我们来试试?赐于我幸运吧,女神。”

安迪被手背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吓了一跳,害羞地推了他一下

老虎机开始转动,定格在了LOST上

“你看!”

“不算。你还没说‘赐于你幸运’呢。”

谭宗明又在她手背上亲了一下,说

“赐于我幸运吧,安迪女神~”

安迪被他热切的眼神看得不好意思,更加不好意思地说:

“我现在把幸运赐于你,谭宗明。”

 

老虎机转动起来,最后停在了三个数字7上。开始发出震耳的音乐声

哇哦~

谭宗明和安迪对看了一眼,没等他们说出什么,老虎机开始疯狂地吐币

最后还是工作人员帮他们收拾好,换好了筹码

 

谭宗明一把抱起安迪转了个圈

“我说什么来着!锦鲤!幸运女神!哈哈!!”

安迪头晕目炫地抓着他问

“老谭,今天输掉的赢回来了吗?”

“赢回来了!”

“那,那……”

“都赢回来了!酒店、机票、一切的一切都回来了!还有剩余!”

“太好了!”

“我们去喝酒,庆祝一下!”

“好!”

 

 

安迪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酒。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个小锤子在太阳穴的位置敲。

她有些迷茫地看着屋顶上垂下来的雪白的床纱,从被子里挣扎出来。

随着被子的滑落,布料在裸露的皮肤上擦过

安迪发现她上面居然什么也没穿,下身只穿了条安全裤。她抱住自己想要尖叫,却发现身边的被子动了动。

……

安迪掀开被子,谭宗明穿着的衬衣和裤子,在床的另一边睡得正欢。

她急忙检查了下自己

很好,身体没有任何不适。就是头痛得厉害,大概只是宿醉后遗症。

她只记得他们出了casino之后去酒吧喝酒。至于怎么回来的,怎么睡到一张床上的,一概不知。

谭宗明大概是感觉到了凉意,醒了过来。

他有些迷糊地看了看安迪,然后坐起身

身上的衬衣大敞着,露出漂亮的胸肌与腹肌的曲线。

“安迪?”

安迪抱着胸直瞪他,谭宗明的视线在她露出的上半身流连

“这样就全挡住了啊……真瘦……”

“你说什么?”

安迪没听懂。这时门口响起敲门声

“客户服务。”

谭宗明下床去开了门。门口一男一女,男的推着辆餐车,女的穿着大堂经理的衣服,冲着他俩笑

“Congratulations!”

安迪连忙缩进被子里。

“祝贺谭先生与何小姐新婚快乐!这是登记处送来的结婚证书和录影。这是早餐,祝你们二位用餐愉快,再次祝你们新婚快乐!”

等二人离去,安迪拖着被子跑到餐车旁边,还踩到了地上的婚纱。

哦,抹胸式的婚纱,怪不得……不对!

“这,这是怎么回事?!”

谭宗明也是一头雾水,他拿着证书仔细查看后才递给安迪

“体验式的,没什么法律效力。放心吧。”

安迪拿过证书,发现真的是体验式的,松了口气。对着坐在床边的谭宗明说

“昨天是怎么回事啊?我们怎么会去登记……”

“你不记得了?昨天我们酒喝得太多,我也断片了。”

二人两两相望

谭宗明指着安迪快要遮不住的胸部说

“你要不要先去收拾一下?”

安迪像是被惊到猫咪似的,冲进浴室。她打开喷头,努力地回想昨天发生的事。

情人节,拉斯维加斯,狂欢,casino。

从casino出来,他们去喝酒庆祝。她的接触恐惧还是很严重,只能呆在谭宗明身边。可谭宗明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引人瞩目的。哪怕身边有个她,那些不同肤色的美女还是前仆后继。她有些不高兴,之后……之后呢?

安迪想不起来。她大概喝得太多了,她……

她望着镜中的自己,突然隐约地记起自己要他把婚纱背后的拉链拉下来,然后……她的胸部贴着他的胸膛,他呼出的热气就在耳边……他说……

[安迪……安迪你别动!]

安迪整个人都红成了虾子,她拍着自己滚烫的脸颊,告诫自己:

不能再喝酒了,绝对不能!

 

等安迪做好心理建设从浴室出来,谭宗明已经换了好衣服在享用早餐了。

“我订好了回程的机票,13:45的航班。等下我们先去High roller,再去机场。”

 

沙漠的天气异常晴朗,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High roller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摩天轮,比新加坡飞行者摩天轮高2.7米,比伦敦眼高30米。它有28个透明座舱,每个座舱大得惊人,可以容纳40人,完成一圈观光大概需要30分钟,为游客提供了360度的拉斯维加斯全景。

安迪喝着饮料,听着摩天轮内的解说,站在巨大的窗前,欣赏着美景。

“虽然夜景会更好看一些,但我们等不到晚上了。”

谭宗明颇有些惋惜地说。

 

在正午时分坐进客机里,安迪才真切感觉到,那个疯狂又美妙的梦,要醒了。

心里升起一丝不舍。

沙漠中的明珠,它独特的魅力,让人沉醉,让人流连忘返。

 

身边的谭宗明给了安迪一张支票。

“这是?”

“我们赢得钱啊。”

“这么多?!”

“信用卡不用我还,所以都留下了。你拿去买股票吧。”

“我?”

“对啊。你一经济系的高材生,居然没进过股市,这怎么行。”

“可这是你……”

“要不是你在我身边,我怎么能赢呢?我的锦鲤小姐,幸运女神。”

谭宗明笑嘻嘻地打趣

“赚了我们平分,赔了算我的。”

“可是……”

“放心大胆地用,反正是天上掉的馅饼。”

“好吧,我会好好用的。谢谢你老谭。”

“咱俩谁跟谁,是不是啊,谭太太?”

“喂!”

虽然谭宗明只是在开玩笑,可安迪脑海里瞬间浮现起他们肌肤相亲的画面,安迪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

“哟,害羞啦。不知道是谁拉着我不让我走。”

安迪扯过围巾盖住自己,假装生气不理他

谭宗明笑起来,找空乘要了条毯子给她搭上

“休息一会儿吧,到了我叫你。”


上完


后续指路 这是刀

评论(11)
热度(30)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