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11

请不要问为什么没有10章下,为了11章预告里的那句话,下被我吃了(不对是被11章吃了)>.<

另:其实上周就码出来了,只是哪儿哪儿都不顺4000+被我删成了3000……


进入新副本——九黎

 

 

梅长苏是被亲醒的。

 

嘴唇上柔软的触感,鼻尖缭绕着淡淡的异香,清凉甘甜的液体被哺入口中。

他慢慢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阿晨凑近的脸和半垂着的长长的睫毛。

阿晨发现他醒来,直起身。嘴唇上的温热也随之离去

“醒啦?”

梅长苏点点头,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身体,强撑着自己坐起来

阿晨扶住他,摇了摇手中的水壶

“还喝吗?”

“嗯……”

阿晨就着水壶喝了口水,然后凑了过来。

梅长苏张嘴嘬住这甜美的唇瓣,微凉的液体在二人唇舌之间逐渐升温

阿晨确定他喝下了水,便要离开,被梅长苏一把抱住腰

一吻毕,梅将军用头抵着阿晨的额头,呼吸缠绕

“阿晨,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阿晨舔了舔被梅将军啃得通红的嘴唇

“喝水?”

“我醒了,已经能动了,你还这样喂我喝水?”

“你中了瘴气的毒,我又不知道你会来没给你配着解毒,只好这样解啊。”

“我是说这样的事,”梅长苏才不信,他点点自己的嘴唇:“只能对喜欢的人做。我很喜欢你。你呢?”

阿晨的眼睛特别的漂亮,明亮清澈,黑白分明。

可梅长苏知道,这清澈中并不见底,那是藏着多少的,狡诈。

梅长苏又乐起来,‘狡诈’,不对,应该是,狡猾。

阿晨看着阿苏笑得特别的,坏,挑了挑眉

“喜欢我?是‘干爹’那种喜欢吗?”

“是想娶你的那种喜欢。”

“娶?我是男的。”

梅长苏去掐他的腰。

阿晨一边躲一边告饶

“知道啦,我知道啦,阿苏喜欢我,我也喜欢阿苏!”

然后按住梅将军做乱的手补充:

“是想娶阿苏的那种喜欢。”

呵,梅长苏笑起来,这个臭小子!

 

二人抱在一起温存了一下,梅将军又开始担心了

“我身体不好,还比你大很多……我是说,我一开始还在让你远离那些喜欢漂亮少年的人……可我自己……”

“阿苏。”

“啊?”

“喜欢我吗?”

“喜欢。”

“这就够啦。别想那么多,累不累啊。”

梅长苏失笑

“好,不想那么多。不过还有一件事,”梅将军看看四周

树洞里满是虬结的树根树枝,洞壁上到是有个通气孔,透着微弱的光。可就是那里进来的瘴气把他熏了个正着

“我们怎么出去?”

“小环去探路了,等你缓过来我们就出发。”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梅长苏出了惊林镇一路向西南行进。

一路上,遇到几个出现瘟疫的城镇和村落,好在他带着阿晨给的方子,都平安渡过,还顺手救了些人。

南楚的百姓,也是百姓。虽然边境打得不可开交,毕竟那是统治者之间的矛盾。

最后来到一条江边。

江面很宽,江边的人过得还算富庶。

梅长苏夹杂在这些奇装异服的各种族人之间,勉强地分辨着各种方言,好在他聪慧异常,又通晓南楚官话,才打听到有一队南楚贵族不日将到达此处。

他顺着江边寻找,在一个不起眼小码头边发现了几条吃水很深的乌篷船。

这船上不知放了什么重物,由几个持刀的南楚人把守。

在般边守了一天也没见有人来,梅长苏跟着换防的南楚守卫去了营地。

说是营地,就是个林间小小的驿站,排场到是不小,驿站的房子住着个贵族打扮的南楚青年,边上还搭了几个侍卫住的帐篷。

梅长苏在一旁观察许久,锁定了一个身份较高且不会武的近侍。一般这样的人知道会比较多,而且好拿捏。

他一路跟着那个近侍回了帐篷,待人放下手里的器皿后,伸手掐住他的后颈。这人很机灵地躲了一下,梅长苏顺势抓住他的手腕,用他的手臂圈住他自己的脖子把他按在桌子上。

正要点了对方穴的梅将军突然嗅到一股熟悉的异香,手下的动作顿了一顿。

对方趁此机会抽出了腰间的匕首。梅长苏侧身躲过挥来的匕首,又觉得不对一低头,让过后面窜上来的一条蛇。

蛇……

那个侍从抬手接住那条蛇,手臂长的黑白花蛇缠在他手腕上冲着梅长苏的方向张着嘴露出毒牙

银环!

再看对方用来护住胸前的匕首,匕首上的凤凰纹异常明显

“阿晨!”

对方似乎愣了一下,梅将军扯下蒙面的面巾,并站到了窗边透进来的月光下

“阿晨……”

没等梅长苏说什么就被捂了嘴。

凉凉的鳞片将将擦着他的脸,缠在这只手腕上的银环嫌弃似的退了退,梅长苏盯着这乌黑的蛇头吐着信子在他鼻尖处探了探,像是在确认他的身份。

只听帐外传来询问

【大人,我们听到声响,有什么事吗?】

【没事,我的蛇碰倒了烛台而已。】

陌生的声音,南楚官话

 

待外面的脚步声渐远,梅长苏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

“跟我来。”

 

梅长苏跟着他来到远离营地的一处水潭边

月光特别亮,水草长得很茂盛,有齐腰那么高。

对面的人穿着南楚服饰,皮肤微黑戴着银饰。

那是一张陌生的,南楚人的脸。

如果不是身上的异香,匕首还有银环蛇,跟本就认不出他来。

梅长苏有些犹豫地叫他

“阿晨?”

“阿苏。”

听到这个声音,梅长苏走近

“你脸怎么成这样了?”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

“我先问。”

“你先说。”

……

双方异口同声之后,阿晨先开口道:

“这是易容术。你不应该在惊林镇吗?这么快就打完仗了?”

“易容术?真神奇。”

“问你呢,不在前线指挥,怎么深入到敌后了?”

“在惊林镇遇到了我的老部下聂铎,有他就行啦。不是让你的洛水镇等我吗?哦,瘟疫……对了,你怎么处理的那人,不会是……”

梅长苏上下打量,还捏了捏阿晨的脸。正常皮肤一样的柔软。

阿晨拍开他的手说:

“对,就是这个。我扮成他的样子回去,然后跟着这伙人就到这儿来了。”

“那也不像啊,这分明是另外一个人。”

“你能别捏我的脸吗?”

“告诉我,就不捏了。”

……

南楚青年翻了个白眼,抓住梅将军作乱的手,身上的银饰叮当作响

  

所以,城是那些人焚的。

嗯。

那个时候我在城外。

你回洛水了?

我还以为……

以为我在城里?

我担心你嘛。

 

梅长苏放缓了语气

“我担心你。我说过要回去的,也答应过要帮你找扇子。我说过的、答应的,就一定会做到。”

阿晨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俊秀的眉目间尽是坚毅与果决,与他那儒雅的气质相得益彰,仿佛月光都聚在他身上,叫人移不开眼。

“阿苏……你回去吧。”

“为什么?你找到扇子了?”

阿晨摇头

“还有两个时辰,船就要开了。”

“开船?去哪?”

“去蛮族的领地。”

“蛮族?”

阿晨上前握住梅长苏的手

“回去吧,你不是要把定元带回去当作梁帝的生辰礼物吗?从这里回金陵要走好久呢,晚了就来不及了。”

梅长苏摸了摸腰间的定元宝剑

“为什么,为什么一直劝我走?去蛮族人的领地不是很危险吗?我在还能保护你啊。”

“因为我给你卜过一卦:你年少得意,却中遭巨变。你心智坚定,历尽艰辛方能成就。你命运多舛,身中奇毒,有短命之相。我说的可对?”

梅长苏愣了一下

“你还会卜卦?”

“医者,巫也。”阿晨顿了顿

“阿苏,你的生门在北方,京城也在北方,只要你往北走……”

“那你呢?你自己去蛮族?”

“阿苏!”

梅长苏从来不信这占卜之事,可他想留下来,想留在这个少年身边。他换了个方式

“你应该比我早到这里。没找到扇子是什么原因?是真的没赶上船吗?”

阿晨急着想说什么,被梅长苏按住

“还有,你给我卜的卦其他说得都挺准的。可那生门,我不信。我不信我会怎样。当年我们在梅岭一战,钦天监的人也说我会死。可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现在身中奇毒,多活一天都赚的。至于定元宝剑,我相信太子殿下,即使没有这把剑他也能荣登大宝。现在可以说说船的事吗?”

阿晨皱眉

“别人都是贪生的,你这人……”

“我向死而生。”

梅长苏一脸不在乎地冲着阿晨笑,引得阿晨直瞪他

阿晨这一身装扮,让梅长苏总有一种违和感、陌生感。

可这双关切的眼睛,是阿晨了。

 

阿晨发现梅将军油盐不进,无奈地叹气

“那先说好,从现在起,你要完全听我的。”

“为什么?”

“不听是吗?那你回去吧。”

“别别别,我听就是了。你让往东,我决不往西,这总行了吧?”

“还有,一定要在我的视线之内。”

“贴身保护啊?”

梅将军嬉皮笑脸就贴了来过

可阿晨却正了正表情,严肃地说:

“当然。你根本就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九黎。”


 小剧场

P1

还有一个时辰,你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我给你找个侍卫的缺你好混进来。

也跟你这样易容?

这是人面皮好吧,一个时辰根本做不出来。你将就一下得了。

人面皮?死人的……脸皮?

嗯。但死人是不对的,得人活着的时候弄下来才能用。

……

怎么,害怕啦?

我说手感怎么这么……

^_^(乖巧)

 

P2

唉,你怎么答应了?

你都向死而生了,我还能不答应。

这么危险,好歹我是行武出身,怎么也能帮你挡挡刀吧。

说不定没你就不危险了呢?

呵呵,要不然,你再帮我卜一卦呗?说不定死门变生门了呢?

梅大将军,卜卦是需要很多条件的。而且……

而且什么?

医者不自医,占卜者不卜自身。你现在跟我在一起,根本看不清楚。


评论(8)
热度(17)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