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安历]如何假装一个内侍 7

本来想进度快一点,结果被恋爱先生甜得头晕,只想谈·恋·爱~

清晨,宏历迷迷糊糊地抱着怀里人的细腰,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熏香的味道,用精神的下身去蹭对方的屁股。

徐安觉得手脚哪儿哪儿都伸展不开,还有什么东西抵着自己,身后人的鼻息落在耳边,有些痒

“小安……”

徐安醒了,一个激灵猛地坐起来一下把身后的人掀翻了

宏历也清醒了,从床上坐起来。大夏天的穿得簿,还挺明显

徐安回头看了他一眼,抓起衣服飞也似的跑了

“小安,唉……”

宏历叹气,本来是挺正常的晨勃,可徐安他……他有些心疼徐安,这事儿又不好说。

这可好,徐安又跑了。

不过这回徐安却没像之前那样不理他,只是不主动找他而已

大概是在,害羞?宏历想,忍不住想要逗他


宏历在书房练字,徐安磨磨蹭蹭在书房外面就是不进屋。宏历把他叫进屋来。徐安乖乖地低着头站在桌边研磨。宏历放下笔走到他身边,徐安查觉有人过来抬起头。

这个角度,这个距离……

宏历一时没忍住,低头亲了他一下。徐安到是没躲开,只是瞪大了眼睛

“记得昨个教你的吗?”

徐安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张开嘴,稍稍伸出舌头

好,好可爱!!!

宏历搂他在怀里,叼怀里人的舌头亲了又亲

直到小路子在外面叫门,才气喘吁吁地放开。平复了下气息,让小路子把茶水送进来。

而徐安,在小路子进屋的时候,又溜了。

宏历看着他的背影,接过茶水喝了一口然后笑了笑


小路子在一旁看着自家主子笑得特别。。。那啥,偷偷地翻了个白眼

前两天那是见谁都拉着脸,大伙都战战兢兢怕惹到这两个祖宗。打今个早晨起,主子脸上的笑那是藏也藏不住。

怎么觉得牙这么酸呢?

小路子捧着茶碗出屋,见徐安站在树下。

“哟,徐公公。”

“嗯。”

徐安转过身,阳光透过斑驳的树荫打在他的脸上,嘴唇像抹了胭脂般莹润,眸子像是宝石般流光溢彩

小路子一下看呆了,直到徐安不解挑了挑眉,他连忙低下头

娘唉,连我这阉人看了都要把持不住,更别说主子了……

“路有财?”

“哎,哎。”

“之前,谢谢你。”

“这是哪儿的话,大家都是当值的,应该的应该的。”

“不过,要是让我从第三个人哪儿听到什么不应该的……”

“您,您这是从何说起呀?”

“从何说起?”

徐安凑近他压低了嗓音:“你背后是谁,要做什么,还要我继续说吗?”

“徐爷……”

“知道怎么做了?”

“哎……”

徐安伸手拍了拍小路子的脸,笑了笑。笑得小路子心里直发毛。

“对了,小喜子哪里你去说。”

“啊?哦哦。”

小路子目送徐安离去,抬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刮子。

让你被日头迷了眼!

徐安本想去找他二师兄卫临,怎奈何上回和大师兄打架时,不小心把药架碰翻了。他摸摸鼻梁,拐了个弯去了师父那里。


师父把包好的脂粉拿给他

“你二师兄给你做的。下次别一见了小九就开打,打也别在小临哪儿打,啊?”

“哦……多谢师父。”

“要谢去谢你二师兄。难得他还记得你。”

“哦。那师父,这东西怎么用啊?”

“……过来,师父教你一遍,记住了啊。”

收拾妥当,徐安睁开眼

一瞬间,仿佛时光倒流,那个花季的少女也是这样睁开眼,绽开个笑容

“师父,师父?”

师父回过神,发现给徐安画多了

“太久没弄了,手生。你去洗把脸再来。”

徐安好奇地拿着铜镜看了看,然后啪地把镜子扣在桌上

“师父,我长得像女人吗?”

师父皱了眉“你长得像你娘,你说呢?”

“……”

徐安把四阿哥挑了个跟他长得很像的女官的事儿说了

师父瞅着他徒弟这漂亮的脸蛋,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师父?”

“你怎么想的?”

“我?……我不知道。我今年马上就十六了,从八岁开始跟着四阿哥,快八年了吧。他居然没烦我还挺喜欢我的,我是不是应该……高兴?”

“且不说徐家只有你这一条根了,就说这皇室,最是无情帝王家。跟皇室扯上关系没什么好下场。你不是还要报仇?”

“当然!我要是杀了老皇帝,四阿哥不就能做皇帝了吗?”

“四阿哥上面还有个三阿哥,三阿哥有皇后撑腰。再不然还有五阿哥,六阿哥。怎么就轮到四阿哥做皇帝了呢?再者说,假如当初你娘要是跟了皇上,你也是有资格争一争这皇位的。”

“师父……” 

“你要是铁了心帮四阿哥,那就要从长计议。至于他喜欢你,其实是好事。但你要把握个度,明白吗?”

徐安似懂非懂地点头。

“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

“师父……”徐安想说些什么

师父摆摆手打断了他,转身进屋去了。

……

徐安从师父哪里出来,心情有些沉重。他左思右想,有些事还是想不明白。又去了二师兄哪里。


第二天徐安休沐。

宏历从上书房回来没见徐安的影子,问了问,得知徐安一天都没出门。

没出门?平日里都见不到人影呢。

他来到徐安住的院子,小路子在宏历进了院门就站在门口,当起了门神

宏历进了屋,看见徐安穿了件月白色的便服坐在桌前,听见动静,从铜镜后面抬头。

白惨惨的脸,血红的嘴唇。吓了宏历一跳

“你在干嘛!?”

“你怎么不敲门?”


宏历上前抓住徐安的手,发现桌子上放着胭脂和水粉,还有手上这大红色的口脂。

抬手就要给他擦,徐安躲了一下

“小安,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是看到了。”

“你涂这个干嘛?”

“大家都这样啊,不好看吗?”

“不好看!擦掉!”

“那个高氏不也……”

“高氏是高氏,你是你!”宏历吼了出来

徐安看着他,轻轻地叫他

“元寿……”宏历愣住了

元寿,那是他的小名。除了皇爷爷和太后,没什么人这样叫过他。

“记得理亲王吗?”

“当然。”

和硕理亲王,宏历的二皇叔,他父皇的二哥,前太子允礽。

“记得理亲王是怎么被废的吧,他的近侍都被处死了吧。要不说,当皇子好呢。”

“小安,你什么意思?”宏历心里有点慌

“没什么意思,挺没意思的。徐家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我惜命。”

“我,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理亲王当初还是太子呢,也抵不过他父皇的一句话吧。元寿,小四,你别喜欢我了,这对你我都好。我会跟师父说调到敬事房去的。所以你别喜欢我了,好吗?”

“不好!不准去什么敬事房,不准离开我!”

“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呀?这张脸吗?”

“徐安!”

“也对,我也许不会再长大了,我再也长不成你这样!只会越来越像女人,最后会像其太监那样,变得不男不女。这张脸,也会长得越来越像女人。”

徐安的语气砸得宏历说不出话来,只能红着眼圈摇头

“不会的……”

“怎么不会,不都是拜你们父子所赐!”

宏历惊地瞪大了眼睛

“原来,原来你还是在恨……”

徐安摇了摇头

“我不恨你,我只是不知道我变成这样,应该恨谁。给我留一点尊严好吗?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变得像其他太监那样,变得那么不堪入目。”

有什么堵在胸口,堵得要喘不上气来,心慌乱得像破了个大洞,呼呼地直灌凉风。眼睛又酸又涨,宏历用力地闭了闭眼,任泪水滑落

“我知道敬事房的李公公神通广大。可我不放人,他又能奈我何?”

这回轮到徐安惊讶了,宏历抹了把脸

“我不会放你走的。我喜欢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记得皇爷爷把你指给我做伴读的时侯,那年我九岁,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七年前·圆明园

康熙帝到圆明园游玩。

宏历时年九岁整,聪慧懂事甚得帝心,特指徐侍郎家二公子徐安为其伴读。

徐侍郎带着徐安来面圣

八岁的徐安穿着件白地儿镶红边的外袍,规规矩矩地行礼谢恩,一点也不怯场,漂亮得就像佛前的善财童子一般。

[皇爷爷,这个漂亮娃娃是要给我做福晋的吗?]

[福晋?哈哈,这是个男孩子,不能做福晋。你为什么想要福晋呢?]

[做我的福晋,就能跟我玩,一直陪着我了。]

童言童语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从今以后,徐安就是你的伴读了。伴你读书,习武,陪你玩耍,好不好呀?]

[会一直陪着我吗?]

[当然。]

[太好了!比福晋还要好!]


“小安,我一直喜欢你,从来都没有变过。你不是也说过会一直陪着我吗?别离开我,好不好?”

徐安眼睛乌沉沉地不说话。宏历心里更加没底

“我,我也是见到高氏才知道我对你……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不碰你……我……”

徐安扭头不看他,宏历发现他一边脸颊似乎有点……肿?

“你的脸怎么了?”宏历问

徐安忙抬手去遮。宏历拉开他的手,轻轻地拿袖子把他脸上的粉擦掉。

红红的、肿起来的、巴掌印,嘴角似乎也破了

“怎么回事?谁打的?”

徐安偏了偏头躲开宏历的手

宏历突然明白了

“你师父知道了高氏,要调你去敬事房?”

徐安没动,只是垂下了眼

“师兄说让我遮一遮。”

“那粉是他给的?口脂呢?”

“彩月姑姑说这个可以治裂伤,让我拿回来涂一下。”

宏历托着他没伤的那边脸让他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然后举起一只手

“我发誓,决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否则就天打五雷……”

徐安急忙去捂他的嘴“说什么呢!这种话也随便说?!”

“我和理亲王不一样,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宏历的眼睛特别大,平时又圆又亮,这个时候眼圈通红,泪花啜在眼框里,委屈巴巴又充满期待地望着你,任谁也无法拒绝。

徐安也不例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 

“我知道了……你不用总提……”

宏历听他这么说一把抱住徐安,又想起什么似的放开他

“哦,我忘了问……你,嗯,可以亲一下吗?”

“对,还有这事。小路子看到了你知道吗?”

“什么!?那,那我……”

“我已经警告过他了,让他不要乱说话。”

“哦,那还好。什么时候的事啊?”

……

徐安抬手掐他的脸

“你说说你,这么大意!我要是不在你身边怎么行?”

“那你就别去敬事房嘛!”宏历拉着徐安的袖子摇

“留在我身边嘛……”

徐安叹了口气。宏历看着他的表情,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

“徐安,徐庭远,你喜不喜欢我呀?”

宏历抓着徐安的袖子不撒手,却也不看他,故意自言自语似地念叨

“你喜欢我最好了!要是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不准离开我。”

徐安无语,反手抓住宏历的手,把他带到怀里。然后亲了上去

这回轮到宏历惊讶了

“是这样亲吗?”

“嗯。”


二人拥抱在一起,亲吻着对方。

有什么比互通心意,更让人高兴的呢!


亲着亲着,宏历被徐安按在了床上

“小四,这里翘起来了呢……”徐安摸着他下身鼓涨的部位

“小安,别……”

灵巧的手指已经解开腰带伸了进去,握住了火热的那根

徐安感觉到那东西在他的掌心里迅速变大变得硬。他用额头抵住宏历的额头,拿鼻尖去蹭对方的鼻尖

“可以让我看看它吗?”

“嗯……”

徐安把宏历的家伙从裤子里放出来,用手指描绘着。那东西暴露在空气中,越发地涨大。宏历羞得从脸都红到了脖子

徐安把他拉起来,让他靠在床头的被子上,凑过去舔他的耳垂

“小四的东西,很漂亮呢。”

这下连耳朵都红了,他不安地动了动

“小安……”

“你想要我摸摸它吗?”

“嗯。”宏历也伸手去摸,把手放到了徐安的手背上

徐安边帮他弄边看着他的脸,不放过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宏历不自觉地呻吟出声,很快就在徐安怀里颤抖着缴了械,靠着徐安的肩膀平复着呼吸

“我,我平时没这么快,都是你……”

“啊?”

宏历突然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不过徐安好像没在意。

“小四,你舒服吗?”

舒服……

徐安笑了起来,亲亲他汗湿的额角

“舒服就好,我帮你擦一下。”


小四,你这样大意会被小安吃掉的啊!

小四还不知道小安是假太监,很放松很大意。

课后习题:

Question 1

师父是真的不同意吗?徐安脸上的巴掌印是谁打的?

Question 2

徐小安GET到了个什么技能

答案请听下回分解


评论(9)
热度(22)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