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09

过渡章,前面和后面简直不是一个画风。所以标了两个题……

神农尝百草(又名拿草药当零食的阿晨晨)

分道扬镳

 

一路向东南去,翻过山就到了南楚境内。

南楚在南麓山以南。

有着大片的山峦与林地,一年只有两季,雨季和旱季。

现在虽然过了雨季,可对于北方来的梅将军来说,还是潮热难档。

梅长苏抹了把脸上的汗,发现走在前面的阿晨跑到草丛里去了

“阿晨?”

“嗯?”

阿晨嘴里叨着根白色的草茎回过头,手里还拿着几根。

“你吃什么呢?”

“折耳根。”阿晨把唇边的草茎吃进嘴里,递给梅长苏一根。

梅将军张嘴咬下一截,又腥又苦

呸呸呸!

哈哈~

阿晨笑起来,给他往嘴里塞了颗圆溜溜的红莓果,甜甜的味道总算把腥苦压了下去

“你怎么吃这种东西?”

“这是野菜,也算是药材。穷人吃不起粮就吃这个,还有地皮菜婆婆丁什么的。”

“我们的干粮不够了吗?”

“不是,吃着玩的。”

吃这个,玩?

梅长苏看他随手扯下旁边灌木丛中两片叶子,放进嘴里。

阿晨被梅将军探究的眼神看得发毛,把手里的几株植物给他看

“这是龙葵,这个是刺五加和鸡骨草……”

“药材?”

“嗯。这边的药植长得特别好,我收了些备用。”

“那这小红果也是药材?”

“这是蛇莓啊。”阿晨说着拿出个红莓果喂缠在手上的银环,银环张嘴就吞了下去。

……

“蛇莓?喂蛇的?”

“不是,是用来治蛇咬伤的。用的是全草,不用果子。喏,”

阿晨又拿出几个递给梅长苏,梅长苏犹豫地拿起一颗,阿晨笑着把余下的自己吃掉了。

“果子还行,其他的,好吃吗?”

“做药呢,最讲究的就是用量,关乎药的效果。用看的话,不如尝一下来得精准。”

“这些药混着吃,不会有问题?”

“没事的,我吃的也不多。”

梅长苏翻看着阿晨装药的袋子,里面有不少植物。

他拿个像枯藤一样的植物

“这是什么?”

“鬼枯藤。”

“鬼哭?”

“鬼,枯藤。”

“这个呢?”一截暗红色的木棒

“练血木,补肾的。”

“补肾?”

“嗯,与淫羊藿同用,对房事效果极佳。”

……

梅长苏手一抖,掉出另外一棵草

“这是……”

“断肠草。”

“断肠草?!”

“嗯。”

“这个你也吃过?”

“啊……”

“啊什么,这不是有毒吗?你吃了没问题?”

梅长苏紧张地左看右看打量阿晨,阿晨把草药收进袋子安慰他

“没事,这点毒性对我来说没什么。”

“是吗?”

“嗯。药尝得多了,怎么也有点抗性对吧~”

梅将军看着阿晨走过哪里就随手摘朵花或拔几根草啊叶子啊就往嘴里塞,还是有点不放心。

阿晨摸摸鼻梁对梅将军说

“等会我们找些山茱萸吧,我想吃烤肉了。”

“行。”

 

话虽这样说,山茱萸是找到了,可什么连只兔子毛也没遇见。

 

好不容易追踪到那伙蛮族强盗的踪迹,却在目的地发现了南楚贵族的车架。

事情像是在往复杂的方向进行

先是翻查了蛮族人的行李,并没有找到阿晨的扇子。而后又发现与蛮族强盗接头的人竟然戴着只有南楚皇族才能使用的信物。

南楚,蛮族。

如果两方勾结,那必定对大梁不利。而且郡主远在京城,小王爷身边和王府都让薜家兄弟把持着,也不知道聂铎在哪儿……

梅长苏在屋内走来走去,阿晨在一旁用借来的小臼子捣他的药

 

“阿苏,手酸了。”

阿晨可怜巴巴地冲他撒娇……没错,就是撒娇

好吧,长得好的人稍稍撒个娇都让人拒绝不了。

梅长苏被打断了思路,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把小臼子拖过来帮他捣药。

阿晨笑着看他捣药,然后被喂了颗小红果。有了吃蛇莓的经验,梅将军一口咬下,这果子并不饱满,肉簿味酸,还有核,核是咸的……

“这是什么呀?”

“玄及,养五脏,除热安神,生阴中肌,壮水镇阳。就是这南玄不如北玄品质好。”

说着又给梅将军喂了一颗。

“阿苏,很棘手吗?”

梅长苏手下一顿,叹了口气

“如果真的是南楚皇族的话,确实很棘手。南楚的狼子野心也不是第一次了。对于蛮族所知甚少,只知道他们善行巫蛊之术,人口稀少。其他的则一概不知,我担心……”

“如果是真的是南楚皇族,是不是会对大梁不利?”

“要是二者勾结,必有所图。南楚图的是大梁疆土,而蛮族,并不知他们所图何为。所以得尽快查清南楚动向,还得通知边防驻军才行。阿晨,你愿意同我一起查清此事吗?”

阿晨点点头

梅长苏带着欣慰和歉意地抓住阿晨的手

“对不住了,明明是帮你找扇子的。现在却……”

“没关系,好歹我也算是大梁子民嘛。”

“你想起什么来了?”

阿晨笑眯眯地把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地说

“我想起个方子。”

 

吐真剂

 

梅长苏抓了那个戴着皇族信物的南楚贵族,用了阿晨的方子,问出了个让人震惊的消息:

南楚联合的不只是蛮族,还有周边各部准备不日攻打麓山北面的云曦城和惊林镇。

云曦城位于大梁西南边陲的交通要塞,一但被拿下,南楚的大部队便可长驱而入。而惊林镇是驻军所在,由蛮族放毒在先,而后再进攻云曦城,声东击西,一但惊林出兵增援,便可一举拿下。

 

梅长苏拳头捏咯吱吱响,费了好大力气才没有当场掐死那个南楚人。

他转身出了内屋。阿晨跟在他后面也出了屋

“阿苏。”

“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态如此严重。怕是马上就得去趟惊林镇。不然明天一早他们发现这人失踪封锁了城门,就更加不好办。阿晨,我……”

“阿苏,你去吧。”

“那你……”

“我帮你争取点时间。”

“不行!你怎么争取时间?这人可一时半会儿医不好。”

“山人自有妙计。”

“不行,太危险了。你跟我去惊林镇吧。”

“两个人的话马跑不动啊。”

“那就再找匹马……”

“阿苏!听我说。”

阿晨拉住梅长苏的手,把他按在椅子上,从怀里掏出个两小瓷瓶给他

“这个是提前放在水里防止中毒的,这个是中了毒之后用来解毒的。”

面对梅长苏疑问的眼神,阿晨接着说

“记得那棵星蓝草吗?”

怎么不记得,哪哪都动不了连内力都提不起来的印·象·深·刻

阿晨看着梅将军有点后怕的表情笑了出来

“追踪那几个蛮族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见到一棵星蓝草。我试着不用小环,而是去找星蓝草,发现完全对得上号。星蓝草虽不是什么名贵的药材,但知道用法的人非常少。这是用来制作迷药的药引,本身没毒,只在开花的时候才会让人产生轻微的幻觉。”

“你是说,这星蓝草是那几个蛮族留下的?”

“嗯。我不是前几天找到几株蛇莓嘛,蛇莓是专治毒虫的。小环吃了几颗蛇莓吐了半只蛊虫给我。我这才发现,他们留下的不光是星蓝草,还有蛊虫卵。”

“蛊虫卵?”

“对,这些卵会在同一时间孵化出来,啃食星蓝草之后会引来更多的蛊虫形成瘴气。”

“来的时候我们有路过惊林镇。难道那边也有星蓝草和蛊虫卵?蛮族就是这样下毒的?”

“有,在城外。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下毒的,不过这些个虫卵都被小环吃了,瘴气应该不会太厉害吧。而且药材不够,我只能配这一点解瘴气的药。你到惊林如果管用,就让那里的军医再配一些吧。”

“所以,你这两天都在配这个?”

阿晨点头

梅长苏攥着小瓷瓶,心里的焦急,怒火被这带着凉意的小瓶子化解了

“谢谢你,阿晨。我替大梁的军士们谢谢你。”

阿晨不好意思地挠头

“别这样说,我,我也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你还陪我跑了这么远……”

梅长苏回握他的手

“还是要谢谢你。”

 

二人来到城门前的岔路口

“你还是跟我一起走吧。”

“阿苏!”

“我真的不放心。”

“没遇见你之前,我不也好好的吗?”

“那不一样!”

“梅将军,你再不走城门要关了。”

“那,那你好好照顾自己,在这儿等我回来。”

“好,不过你不要回来了。一是不安全,二是那几个蛮族要回部落了。我那扇子不在他们身边,就是送到他们大本营了,我得去看看嘛。”

“等我回来!安全重要还是扇子重要?”

“扇子。”

气得梅长苏去揉阿晨头,揉了几下,便放下了手

“你要是找到了扇子,就去京城看我吧。我住在长府街东尽头,我带你游京城怎么样?”

“好。”

梅长苏从腰上解下一只匕首递给阿晨

“这是我母亲成年时,先帝送她的礼物。我初次上战场的时候母亲把这个送给了我。它就像护身符一样跟了我很多年。我现在把它送给你。阿晨,保重。”

阿晨接过匕首冲他道谢

“阿苏,你也保重。”

 

目送梅长苏远去,阿晨仿佛松了口气

走吧,不要再回来了。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变成一座死城。

阿苏你知道吗,我曾给你算过一卦,往北,才是你的生门。

 

银环似是感觉到阿晨的失落,从袖笼里爬到阿晨的肩膀。阿晨拿手指点点银环的脑袋

“小环,我们去给阿苏争取点时间。”

 

 


评论(4)
热度(17)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