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安历]如何假装一个内侍 2

PS:我居然真的写到2了。。。不过因为私设过多,弘改成了宏

然后发现阅读量真的是个关键,查了好些资料,发现根本对不上号,于是OOC就出现了……就当是个AU吧……历史真的真的……我我我真的没时间看《上书房》嘛>0<

白驹过隙,时间飞快,转眼又是一年。

十五岁的少年身量渐成,露出成年的姿态。

小安子却没怎么长,大概是历经了大难,又忙碌得很,瘦得厉害。

宏历瞧着只比他小三月却矮半头的小安子,默默地在吃什么东西的时候都留下一份,想给他找补找补,却没什么成效。

除了在他身边当职,徐安经常出去,说是去找师父。宏历知道他不愿意总在宫里,也没说过什么。

这一年多以来,徐安在宫中逐渐的适应了内待的生活。以前做为伴读和现在做为内待是完全不一样的。要注意的人和事,种种勾心斗角,他看着这红墙金瓦,心中有无限惆怅。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为死去的族人平反。

一日,课业结束得早,宏历到御花园散心。小安子瞅着风大去给宏历拿件披风,留下宏历自己在花园里慢慢走着,边走边想着父皇出的题目。

走着走着,听见一群人狎玩说笑。走过转角,宏时宏相带着人与几个小太监宫女调笑。

中间被围着的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太监和一个小宫女,长得蒲柳之姿,楚楚可怜。被这群人围着逗弄。

发现来人是宏历,宏时松了口气。

[四哥。]宏相要起身行礼,被宏时按住了

[四弟啊。]

[你们在做什么?]

[做什么……]宏时和宏相对视一眼笑得不怀好意,[看不就知道了。]

宏历皱眉

[光天化日之下,怎可做此等不雅之事!要是被父皇知道了……]

宏时听着不高兴了

[老四,说得你那么清高似的。你留下那个谁,小安子,不就是存着此等心思吗?]

[你说什么!?]

宏历的火腾腾往上冒,宏相在一旁没听明白,直问:[小安子?谁啊?]

[还能有谁,当年老四在养心殿前,可是跪了一天才把人保下来。]

[宏时,你闭嘴!]

[你说闭嘴就闭嘴啊!]

眼瞅着两人要吵起来,宏相忙拉架

[二位哥哥,二位哥哥,良辰美景不可辜负啊。四哥,你瞧瞧这两个美人,这可是我费了老大劲才找来的。瞧瞧这身条,这脸蛋,多标志。]

说罢把身边的小太监拉到宏历跟前。宏时直撇嘴

[行啦,人可瞧不上。那老四身边的可比这强得多。]

没等宏历说什么,小安子拿着披风寻来了。给二位阿哥请了安,拿着披风要给宏历披上。

宏相在一旁看看手边的人,又看看小安子

[怪不得四哥瞧不上眼,比的我带来的人都跟草鸡似的。]

[那是。小安子的母亲当年可是有名的美人,差点就被我父皇留下了呢。]

喔,宏相听得眼睛都瞪大了,密辛啊

[宏时!]

[怎么,敢做不敢认啊?要不,换给我玩两天?]

宏历再也压不住火,上去就是一拳

[你敢打我!]

[打得就是你!]

二人厮打作一团

结果,宏相被禁足在家。宏时宏历被罚抄书十遍。

而二人只被罚了抄书,多亏宏历没有告发宏时狎玩太监,只说二人拌嘴才打了起来

鼻青脸肿地从御书房出来,宏历叫住宏时

[这事儿不准再提,也不准打小安子的主意!否则我就到父皇那里告发你,说你与太监同玩。你可别忘了,理郡王是怎么被废的。]

[你!]宏时自知理亏,忍了

[还有,宏相那里你去说。]

宏历搞定了宏时,回了住所。

徐安帮宏历解了衣衫,给他上药。

他嘴唇颜色很淡,鼻梁挺拔,剑眉入鬓,眼睛很长,眼尾微微上挑,现在垂着眼,睫毛又长又密。

‘他母亲可是有名的美人。差点就被父皇留下了。’

[啊……]

徐安手停了下来,抬眼看他

[可是疼了?]

他瘦得可怜,显得眼睛越发的大

[不疼……]

哦。徐安继续忙碌

[那个,有人欺负你吗?]

徐安看了他一眼,回答:[没有。]

[真的?可以跟我说的,我……]宏历有些不相信,毕竟宏时他们欺负宫人在先

瞧着宏历不大相信,徐安笑了笑

[等着您想起来,我早就被欺负死了。真的没有。]

上完药,徐安站起来收拾,转身要走,被宏历一把拉住手腕

宏历心里一惊

[你的手臂怎么了?]

[没什么。]

[什么叫没什么!]明明就是很疼的样子。

宏历抓着手腕把他拉过来,撸起袖子

细白的皮肤上,大片的淤青特别明显

[怎么回事?]

[不,不小心撞的。]徐安答得没什么底气

[这就是你说的没事?!]

宏历眼尖地看见手肘处有道像是被什么东西抽打出来的血痕,把他的袖子推得更高,血痕很长,他抻手就要扯徐安的领口。

徐安按住他的手

[你干什么?]

[放手。]

[主子……]

[让你放手!]

宏历大喝出声,外面的人听到声音过来敲门,被宏历吼了回去

[滚!都退到十步之外!]

回过头瞪徐安

[是我给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徐安没辙,只好由他

徐安这一身伤,青青紫紫,新伤叠着旧伤。可比宏历这刚打过架的人还厉害

[谁,是谁!?]

宏历有些不敢信,要不是亲眼所见,居然有人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欺负他的人。他站起来就要冲出门去。徐安扑通跪下来抱着宏历的腿不撒手

[主子,您冷静点!小四!]

听见这声小四,宏历停下了

[你叫我什么?]

以前他们一起在上书房读书的时候,徐安恼了就喜欢这么叫他。这么久了,才又听到他叫他小四

徐安叹了口气

[您冷静点,我慢慢跟您说。]

宏历拿过伤药就要给他涂

[这药是您……]

[我还用不起个伤药了?]

徐安任他给他上药。脑子里努力地转着编什么样的理由他才会信

[那个,你知道我,我比较容易留下痕迹……]

没等徐安编出个一二三,坐在对面的人就红了眼圈。

眼泪啪哒地掉下来,砸得徐安蒙了神

[你,你别哭啊……小四……]

[你不告诉我,是因为我护不住你吗?是谁?太后还是谁?]

[不……不是……]

宏历一把抱住徐安

[我会好好努力的,不再让那些人欺负你。你也别不理我……]

徐安被他抱住,呆了一下,然后放松了僵直的身体,轻轻抚在他在背上

[别哭了……该哭的是我啊……]

评论(3)
热度(24)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