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08 上

PS:那个,我发现标的章节数有点乱,改了一下。上中下这种东东不能要啊

AU OOC 仙侠


08上 夜游

 

二人跟着游行的人流来到了古树下。古树恰好在江中一个小岛上,两边由拱桥联接。

人们在桥头可以领到由城主和官府发放的飞燕结。把这结写好心愿丢到树枝上,便可祈愿。扔得越高,愿望就越容易实现。

阿晨拿着两个结左看右看

“阿苏,你扔嘛。你有功夫在身,一定能扔到最高。”

“那有什么意思?愿望嘛,还是自己实现的好。”

梅长苏并没有往结上写什么,只是随手一丢,飞燕结挂在了半高的树杈中间。

“没准真能实现呢……”

阿晨看着古树枝头影影绰绰的虚影喃喃地说

人越来越多,阿晨在树旁边的摊子拿了两个面具比划

“阿苏,哪个好看?”

“都好看。可我们明天就要走了,拿不了那么多东西。”

“哦……”阿晨放下面具,指着远远就散发着香甜的摊子

“阿苏,我还想吃烤甘薯。”

梅长苏给他串刚换的铜钱,让他去买吃的。自己则留在人少的地方等。

 

江水洇洇,灯火灿灿。

目光所及,古树挂着寄托无数愿望的飞燕结在夜幕下映着灯光;江中有挂着灯笼的游船,载着身着不同服饰,民族的人。欢快的乐声、快乐的人声,让梅长苏觉得,什么朝堂琐事,什么派系争斗,什么北境增兵,什么南楚都不复存在了。

“一方震守,安居乐业。”

他喃喃自语,这才是他的父亲还有所有将士们所追求的景象。

为了守住这些,值得,什么都值得。

 

阿晨买了甘薯,又买了栗子,正想再买点冰糖梨汁润润喉,却被糖水浇了个正着。虽然他躲得快,可深色的桂花山楂还是溅在了衣摆上

“喂,你走路不看吗?!”

“啊,对不起对不起!”

穿着漂亮桃粉色的少女连声道歉,掏出手帕来递给他。

她也不是有意的呀,人太多了嘛

阿晨才不管,这可是阿苏给他挑的衣服

“说句对不起就完了?我这衣服怎么办?”

少女精致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眼里泛着水气。一个声音插进来

“怎么了?”

“爹爹!”

少女躲到一个中年男子身后,

“爹爹,这个小哥哥……”好凶!

男子上前打圆场

“这位小公子……唉?苏小公子?”

这分明是下午在上郭城遇到的陆兴。

“阿晨?”梅长苏等不来人,索性找了过来

“苏兄。”

“陆兄?这么巧,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

“这是怎么回事?”

“哦,小女不小心把糖水洒在令公子的衣服上了。”

“没事,衣服等会儿回去换了就好。”

“令公子好像很喜欢这件衣服,是从西街口那家布店买的吗?”

“是啊,您知道?哦,我想起来了,陆兄是做布料生意的。”

“等会我叫伙计再给小公子送一身过来吧。”

“不不不,这怎么成。”

“怎么不成。阿桃,来给小哥哥道个歉。”

少女从他身后挪出来,冲阿晨说:

“对不起。”

“没关系。”

“陆兄也是来参加庆典?”

“是啊,阿桃每年都来许愿。我顺便到朋友哪儿去拿两坛好酒。不知道苏兄下榻何处?我们把酒同欢。”

“福兴楼。”

“福兴楼?真是太巧了,我那老友便是把酒放在了福兴楼。不如一同前去?”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少女扯扯陆兴的袖子:“爹爹……”

“啊,阿桃还没许愿呢。要不这样,爹爹在这里等你好不好?”

“阿晨,你陪陆小姐去吧,注意安全。”

“哦。”

少男少女结伴去了古树下许愿。二人都是盛装,金童玉女一般赏心悦目,很是登对。

陆兴遥遥地看着,对梅长苏说

“陆某今年四十有二了,苏兄看起来比陆某年轻许多,不知……”

“陆兄。”

“苏贤弟。”

 

少女阿桃打量着这个漂亮的小哥哥,虽然人冷冰冰的,可长得真好看。

“我叫阿桃,你叫阿晨吗?”

“嗯。”

“我会赔你衣服的。这件衣服在店里挂了很久呢,你穿着真好看。”

“谢谢。”

“那个人是你爹爹吗?”

“才不是。”

“哎?那是谁?”

“是阿苏。”

“啊?”阿桃正想问个清楚,却被脚下的台阶拌了一下。阿晨眼疾手快地拉住她

“小心点。”

阿桃被他揽住前行,嗅着他身上的异香,突然红了脸颊。

“到了。”阿晨放开她。

她理了一下头发,抓着手里的飞燕结就要丢,却被阿晨拦住了

“你这样扔不高的。飞燕结中间细两边宽,抓住一头才能扔得高远。这样,”

阿桃照着阿晨教她的样子尝试着扔了一下,却不小心脱了手,并没扔得很高。她懊恼地跺脚:

“哎呀!怎么这样。”

阿晨从怀里又摸出个结来递给她

“扔得不错,再来一次。”

“这是你的?”

“嗯。我没什么愿望可许,送你了。”

阿桃许了愿,又丢了一回,果然比头一回好了很多。

“我从来没丢到过这么高呢~谢谢你,阿晨!”

“记住了?下回一定能扔得更高。不过你许了什么愿啊?”

“这可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切!

哼!

哈哈~

他笑了呢,笑起来更好看了~


评论(2)
热度(12)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