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07

调查中

 

四人一行来到第一个人失踪的地点——望江楼

望江楼顾名思义,建在江边,景色优美,又处于繁华地带。在楼上远远地就能看到江中那棵古树。

由于是节日期间,客人失踪的事,官府和店家都未生张。而且来往的游人颇多,所以也没引起太多的关注。大伙只是知道有人丢了东西而已。客人失踪的那间屋子,店家以损坏为由锁了起来。

两个军士一个百户长,一个亲兵。亮了腰牌,请店家开了锁。

苏晨二人在屋内四下打量。百户长在一旁与掌柜说起这个失踪了的人。

有钱,好酒,爱吹牛。

阿晨打开窗户,窗外就是江水,一股水气。

梅长苏听着他们汇报,心不在焉地问:“怎么样?”

阿晨摇摇头,拿出竹筒把银环放了出来。

掌柜吓得要叫,被梅长苏瞪了回去。两个兵到是好一点,只把手放在了刀上。

银环在屋内爬了一圈,缠回阿晨手腕上,阿晨拿另一只手摸了摸它

“阿苏,是那伙人。”

“你确定?”

“嗯。只是时间有点久,还在水边,只能确定是他们而已。”

“那我们去下一处。”

 

下一处事发地,和这边一样。只能确定是同一伙人做的。

“苏大人,我们再去下一处?”

“不了。”梅长苏看到阿晨冲他摇头。

“人都是在江边失踪的对吧,为什么没有进行捕捞?”

“城主不在。”

“城主?”

“对,城主夫人家里好像有点事,他们连丰元节都没参加就走了。这才请的李大人过来主持。”

“因为城主不在才请的李大人?你们府衙是干什么的?”

“苏大人,我们是军人不是衙役。郭城没府衙。徐城到是有,不过那边是王府的地盘。”

“哦对,李大人也是城主不在才过来的。他平时在孟城。”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新的官员来这里了,只有李大人在这边呆了很多年。”

两个军士你一言我一语,听得梅长苏直抚额。

知道这边乱,可不知道这么乱。霓凰这些年,也真是不容易,还有这个李大人……

“城主在上郭。”

梅长苏顺着两个军士所指,江对面半山上的上郭城。远远望去看得并不真切,到是比下郭城稍小,却显得恢弘而错落有致。

“上郭都是有权有钱人住的地方,人也少。”

“那上郭有没有失窃的?”

“不知道。上郭的案子都是报给城主府,再由府上的人报给我们。”

“我们去上郭看看。”

两个军士对看一眼

“苏先生,您要去上郭,我们只能送您到桥口。”

“上郭是由城主的私兵驻守,我们公务在身,不好前往。”

“那就到桥头吧。”

 

与二位军士告别,核实了身份进入上郭城。

上郭城安静得很,街道上的行人都很少。一座园子显示比其他房屋要高大气派,旁边的群楼里还有人在进进出出。

“那就是城主府吧,真气派。这就跟京城的东巷似的,住的都是些达官贵人。”

“城主挺精明的。把不大好管理的下郭扔给官府,自己在这边享轻闲。”阿晨把银环放了出来缠在手上

“我到听说原本是没有下郭的。这个上郭,就是叫郭城。是因为一年一度的丰元节,前来参加庆典人们慢慢地留下来形成的下郭。”

“听李大人说的?”

“嗯,不过他没提分权管理的事儿……”

“那你要上报吗,督察使大人?”

“先看看再说。”

 

二人一路来到一处偏僻的宅子后墙边

“怎么到这儿来了?”

“小环说在这边。”

 

银环顺着墙缝爬进宅子里

……

 

“它怎么爬进去了?”

“大概是发现什么了。阿苏,你能爬过去吗?”

梅长苏和阿晨抬头看着围墙

“这墙虽然不高,但大白天的……”

“要不,你帮我看着我来爬?”

“还是我来吧。这地儿虽然偏僻,但万一有人来……”

“有人来怎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苏晨二人回头,一个小老头穿着下人的服饰,身边站着一个中年书生。这书生约摸四十多岁,留着美髯,衣衫华贵,正是那说话之人。

“二位在我家宅院前徘徊许久,不知是有何事?”

梅长苏忙抱拳

“原来是先生的宅院,真是太好了。晨儿的宠物跑进院墙之内,我们正在发愁呢。”

“宠物?”

“一条小蛇。”

“蛇?”书生很是惊讶

“是。在下苏哲,从京城来,家里做些药材生意。这蛇本是拿来制药的,不知怎地被小儿拿去做了宠物。还请先生行个方便。”

“苏先生。那是自然。”

“敢问先生贵姓?”

“陆兴。”

“陆先生。”

 

阿晨跟着拿着钥匙的仆人进院子找蛇去了。梅长苏和这个陆先生闲聊。

“苏先生是京城人士?第一次来这边?来收药材还是……”

“是。来看个朋友,顺便看看生意。这不正赶上节日来凑个热闹。”

“刚刚是令郎?小公子一表人才,很俊俏啊。”

梅长苏只是笑笑,并未回应。

不一会儿,阿晨捉了银环回来。

告别了陆先生二人往回走。

“阿苏,那伙强盗住的就是那个院子。”阿晨从怀里拿出个包着布的翡翠耳环给梅长苏看。

“小环找到的?”

“对,他们应该刚走不久,这个耳环许是走的时候掉了。”

“嗯。我刚才和那个姓陆的说起,他说这宅子原是他染坊染布的地方,一个朋友介绍了个商人来借宿几天,就安排在这儿。那伙人就两天前离开的。”

“那你问都是些什么人了吗?”

“问了。说是给外族走货的,一男一女加三个伙计。女的是蛮族,当家的。男的似乎是大梁人士,不知道是她第几个丈夫……”梅长苏皱眉

“啊?女的确实是蛮族,可男的对不上号啊。怎么了阿苏?”

“没什么。我在想,蛮族好像是母系……”

“怎么,担心被蛮族女人掳去做压寨……呃,丈夫?”

梅长苏揉他的头顶

“要掳也是掳你啊。”

“才不,她们喜欢你这个类型。”

“你怎么知道?莫非……想什么了?”

阿晨愣了一下,努力想了想之后摇了摇头。

“没事,慢慢来。要吃点东西吗?那个叫什么来着?瓷,瓷趴?”梅长苏指着路边的小摊

“糍粑!要吃~”

阿晨叼着块糍粑,含糊地叫他

“阿苏……”

“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

三两口吞掉,扯着梅长苏的袖子

“阿苏,那伙强盗往南边去了。明天再出发查这事好不好?”

梅长苏看着天色渐暗,路边的商贩陆续出来把灯点上。星星点点的灯火一直蔓延到桥上,古树上,把江水都染成了暖色。街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还有准备盛装游行队伍在一旁准备。

[真是少年心性。]

“好啊。”

阿晨高兴地笑了起来,眼睛就像这江水映着灯火,亮晶晶地荡漾了一片碎星。他搂住梅长苏的脖子抱住他

 

“阿苏你真好!”

 

温热的身体,淡淡的异香环绕,梅长苏突然觉得心跳得有点快。

 

阿晨抱了一下便放开了,转而拉住他的手

“阿苏,有游行!我们等会跟着游行的队伍好不好?”

“阿苏阿苏,这个好像很好吃,要不要尝尝?”

“阿苏……”

 

梅长苏被阿晨拉着,冲进人群里。有些恍惚。

很多年前,还是少年的他,也曾经这样被人拉着,偷偷从家跑出来参加庆典,混进节日的人群中。

他握住这只手,节日的气氛仿佛通过这只手传到了他这里,给他行将就木的身体重新注入了活力。

 

“慢慢来,不着急。”

 

 

小剧场:

(其实是我忘记交待那把剑……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梅将军是为找这剑才出的门?)

梅长苏接过定元,用力往两边一拉……没拔出来。再用力,还是纹丝不动

。。。

他拿眼神问阿晨

怎么回事?

阿晨接过宝剑,唰地一下就拔出来了。

梅长苏拿过来,一拔,没动

“这是怎么回事?!”

阿晨默默地看着剑柄上那颗鲜红的宝石,上面那层扭曲的黑雾,刺耳的咆哮

[哈哈!萧家的小兔崽子想用这剑,没门!]

 

梅长苏内力都用上了,怎么也拔不出剑来。手上的青筋暴起,皱着眉头额角冒汗。

阿晨手轻轻抚过剑柄放在梅长苏手背上,把那黑雾拂开

剑,拔出来了。

 

“真的有机关?”梅长苏惊讶地问

阿晨点头

“阿苏,你是不是有皇室血脉?”

梅长苏没说话,不过他的表情到是说明了一切

“真的有啊?”

“我母亲……是公主。”

“那你滴一滴血在这颗珠子上,这剑有灵,认了主就能用了。”

“滴血?认主?”

“嗯。”

“这剑认了我,景琰还能用吗?”

“景琰是谁?也是皇室中人吗?”

“是,他在京城。”

“没事。他在京城又皇室,龙气只会比你强,能用。”

旁边的黑雾尖叫起来

[你怎么能用这种损招!用龙气驱我!我可是剑灵剑灵!]

阿晨偷偷翻了个白眼

“怎么了?”

“没事。对了阿苏,你来找这剑是因为有记载吗?记载里有说有人祭剑吗?”

“有。先祖手札里有记载。是先祖的胞弟主动跳进铸剑炉祭的剑。”

没等阿晨说什么,黑雾又不干了

[谁主动跳的,是那个无情冷血的家伙把我扔进去的!不对,谁是他胞弟。]

梅长苏可听不见,他割破手指把血滴在了宝石上。

黑雾尖叫起来,淡了很多,再也不吭声了。

阿晨揉了揉被荼毒的耳朵。

梅长苏手持宝剑,往外一拔,唰地就把剑拔了出来。

“还真管用~”

 


评论(6)
热度(7)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