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安]美国往事11

冰淇淋味的萨摩耶·谭

 

从上次的事之后,安迪才深刻地体会到,谭宗明是个成年男人。

安迪反省,除了第一面牵要她的手被她拒绝了之后,就没有拒绝过他。

为什么从一开始便忽略了呢,为什么明明她有那么严重的接触恐惧症,却对他不起作用。任他拉她的手,揉她的头,还有那个在屋顶上的拥抱。 

她回头看跟在她身后三米远的人,那人给她个一字笑。

对,她来这里替教授送资料,这个人来给她当保镖。

自打她骑自行车上下学后,他们见面就更少了,各有各的事情。要不是谭宗明主动要求,他们也就只能在饭桌上见到。

拐过街角,有家粉色的冰淇淋店,各色的冰在冰柜内诱惑着路人。

没经得住诱惑的谭某人趴在玻璃上跟掌握财政大权的安迪交涉

“安迪,这个华夫不错,咱们来两个吧。”

安迪看着要价签上的价格拒绝了。

“一个华夫要4块,算下来一个要10块。我翻5000字的报酬才5块!”

“我们是有冰淇淋基金的!”

“那也不能乱花。”

安迪上楼去送资料,留下谭宗明望冰兴叹。

在下楼的时候,安迪想着还是给他买一个冰淇淋球吧,华夫筒就算了。

结果人并没有在楼下。转了一圈,发现粉色的冰淇淋店里,谭宗明举着一只三球的华夫筒和两个打扮时尚的白领熟女说笑。

见她站在店门口,谭宗明跟那两个白领告别,走了出来

“安迪,完事了?吃冰淇淋吗?”

“哪来的?”

“哦,那两个姐姐请的。这家的华夫很好吃呢。要不要试试?”

“不要。”

安迪转身就走。谭宗明不明就理跟在后面。

“安迪?安迪,吃醋了?”声音怎么那么雀跃

“她们为什么要请你?我眼神很好,她们给你塞了明片对吗,一个冰淇淋就能收买?”

“我就那么不值钱?你不给我买还不许别人给我买?再说那两个姐姐长得还不错啊。行啦尝尝吧,不然就化了。”

手中的冰淇淋送到跟前,却被安迪一把推开。半化的冰淇淋掉在地上,黏黏得粘了谭宗明一手。他没想到会安迪反应这么大,呆了一下。

安迪发现自己没控制住情绪,也呆住了,等她反应过,窘迫地转身就逃。跑到街角建筑的夹缝旁,回头却发现没人跟上来。懊恼地直用脑门撞墙,撞了两三下,触感从冷硬的墙面变成了温热。

谭宗明用手托着她的额头把她转过来背朝墙面

“我去洗了个手。撞那么力,把墙都要撞坏了。”

他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语气。

安迪不敢看他。这人没表情的时候,特别严肃,让人怕。

她伸出两根手指,拉住他衣服的下摆轻轻摇晃。见他没反应,又把挡在墙间的那只手背上的尘土掸掉。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不该那样说你。”

安迪努力地回想,认错求原谅要用哪种表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好带点愧疚地抬头看他。

从谭宗明那个角度,刚好从上往下看到她抬起的小脸,湿漉漉的大眼睛,鼻头还泛着点红,手指勾着他的手,像只可怜又可爱的小动物。

往往无意识间的举动才最撩人。

谭宗明绷着脸,安迪急着讨个好,

“可你长得很好看……”

……

谭宗明微微弯腰与她平视。他皱着眉,表情有点奇怪

“你是在……担心我?”

安迪点头,有点急切地说

“你很好看!”

她似乎不知如何表达,又从何说起,只能来来回回重复那句——你很好看

 

谭宗明发现她在颤抖,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背上安抚她

脑海里冒出很久以前的经历和看过的文献

他尝试着问:“好看,还有呢,冰淇淋?”

她颤抖得更厉害

他继续说:“除了冰淇淋,是不是还有糖果?”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跑。”她说了一个字

 

好看的幼小的孤女,甜美的糖果,诱人的冰淇淋

 

会发生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谭宗明的拳头砸在了墙上。

他把她揽在怀里

“没事了,”他说:“都过去了。现在有我呢。有我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所以,不要怕,好不好?”

他的个子可真高,肩膀结实有力,他的怀抱那么温暖

安迪被他按在怀里,看不见风和雨,身后就是坚实的墙壁,形成了一个让人安心的空间

她渐渐安静了下来

“嗯。”不怕

 

“你,居然在担心我?”他的语气中带着兴奋和不确定,他说:“从来没有人担心过我。”

“为什么?你,你很好看。”

“我知道我长得好看。可你知道自己也好看吗?”

“妈妈,好看。”安迪沉默了一下,“她……”

谭宗明几乎笑出来,妈妈好看,所以她也是好看的。

“我妈妈也很好看。”谭宗明打断了她的话。望着远方,声音有些飘忽不定,像是在回忆。

“我像她。可她在我八岁的时候就死了。父亲因为我长得太像母亲,怕看到我触景生情,在母亲过世之后就把我送到了舅舅那里。”

“对,对不起……”

“舅舅转手就把我送到了师父那里,还给了一大笔钱。”

安迪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谭……”

谭宗明笑起来,捏了捏安迪的脸颊

“骗你的~~~”

“师父收留很多孩子,年幼的,有病的,残疾的,入不敷出。所以舅舅才给的钱。还好没多久我多了个跟我一样的师弟。他父亲也是给了一笔钱把他留在山上。许多问题孩子在一起,当然会遇到更多问题。”

“问题?”

谭宗明轻轻拍拍她的背

“别担心了。名片是我要的,说好了下次再到这边来要回请她们。而且,你把我的冰淇淋弄掉了,要怎么赔我?”

“我,我……”

“买那个给我就原谅你。”

安迪顺着他的手,看到路尽头公园旁边停着的冰淇淋车,从口袋里拿去钱塞在他手里。不一会儿,谭宗明举着两个甜筒回来了

“巧克力的,不是很甜。”

安迪想要拒绝,却被他捉住

他的声音低低的,如同催眠一般用气声说

“糖很甜,冰淇淋很美味。因为那些坏的不好的人或事就不去尝试不可惜吗?放轻松,有我呢。”

安迪犹豫地舔了一点,巧克力微苦,牛奶醇厚,冰凉地一下就化了,由口中甜到心里。

“好吃吗?”

安迪点头。

谭宗明高兴地三两口吃完自己那支,然后看着安迪

“干嘛?”

“快吃,不然我要抢了啊~”

吓得安迪大口大口地吃掉甜筒

“你好像很高兴?”

“嗯。”谭宗明点头,“我很高兴。原来有人担心,是这样的呀。”

“哪样?”

“我关心你,你感觉得到吗?”

安迪点头

“那,让我们互相关心怎么样?”

“嗯。”

“你答应了?”

“答应。”

“哈哈~”谭宗明把安迪抱起来转了个圈,然后把她抗在肩上

“我们回家。”

“喂!放我下来!”

 

一路被抗着飞奔回家,安迪觉得自己有点晕,晕人。

给他们开门的徐翼看着谭宗明放下安迪,跑上楼去换衣服,回过头问:

“他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她坐在沙发上倒气

二楼传来谭宗明的声音

“老徐,你去打电话订位置。今天晚上去吃中餐!”

徐翼放下电话看向安迪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迪掰着手指头

“吃了冰淇淋,还,夸他好看来着……”

徐翼摸了摸下巴

“是挺好看的,就是有点人来风。”

然后神秘兮兮地说:

“像不像隔壁怀特太太家的杰瑞?”

杰瑞?隔壁家那只白色的大狗?

“因为好看,所以干了什么不靠谱的事,只要冲你撒个娇就忍不住要原谅他。”

嗯?

“萨摩耶被称作天使的微笑。冲你笑的时候,是不是心都化了?”

话音刚落,谭宗明就从楼上下来了

“说我什么坏话呢?”

“没有。为什么突然要去店里吃?”

“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安迪入住。”

“……不是庆祝过了?”

“再庆祝一下。”

好吧,你高兴就好。徐翼无语。

“安迪?”谭宗明发现安迪在打量他,忙看了看自己。

没穿反衣服呀

 

他穿着一件粉色的T恤,胸前的图案是只吐着舌头的白色大狗。外面套了件白色的皮肤衣,头发乱得毛绒绒

“安迪?吃中餐好不好?”

“好。”

谭宗明笑了起来。

哎呀,安迪想,真的心都要化了~

 

小剧场

师弟是?

记得那个写邮件也要我用法文和德文,不然就不回复的家伙吗?

啊,是他。我记得是经济学的教授?

对。

山上不是有很多孩子吗?

不,只有他和我两个人算是师父的徒弟。

因为你们给钱了?

不是。(笑)

那是?

我舅舅和他父亲还有师父是师兄弟。

那……

他们接济自己的师兄,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不过他都是教授了,你才读研……

所以我讨厌天才!



 

PS因为笔力有限,所以说明一下吧

  1. 谭安二人算是交心了吧。所以谭宗明才说庆祝一下。

  2. 原本没想这样写,结果看到了那篇,心里补了很多。当然安迪那么聪明肯定是没被得逞,只是心里阴影是有的。讨厌与人接触除了她对她妈妈模糊的印象,这也算是一方面。

  3. 安迪对谭宗明没有抵触,大概和谭宗明儿时在山上的经历有关,那里的孩子们什么情况都有,所以他知道,也知道如何去接触。

  4. 旁人的关心,大多都带着各种目的。所以安迪这种就很稀奇

  5. 这人笑得时候,真的心都要化了

哦对,冰淇淋价钱是我编的,欢迎指正~

评论
热度(20)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