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谭赵]响指和比心

写在前面:

这两天脑洞关也关不住,什么也码不下去,把旧文放上来混个更~

设定比较狗血,老谭拥有不为人知的特殊技能。嗯,今年4月份的东东了,本来是《一寸日光》的番外,没放出来是因为一直也没写到这里……而且码这篇的时候还没想好《撩与被撩》的名字。《一寸日光》的人物设定也是源于这篇,可写着写着,走向就有点变化:P。谢谢大家看我啰嗦~

AU,OOC都是我的,故事是他们的。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谭宗明溜达到安迪的办公室。在她对面坐下。

“听说你找我?”

“那是上午。靳总已经处理好了。”

“哦,还是老靳可靠。”

“对,比你可靠多了。这两份文件需要你签一下。”安迪把文件放到他面前

谭宗明觉得安迪有点不对劲,乖乖地签了字

“安迪。”

“嗯,等一下。”安迪飞快地把手头的工作收拾好,转过身来看着他。

“我觉得吧,我坐的是CFO的位置,操的是UFO的心。”

“啊?”

安迪看着谭宗明一头问号,笑了出来

“UFO的心,网络用语。小蚯蚓说的。”

“哦。网络用语。”老谭的语气充满调侃

“别闹。我问你,你和赵医生是怎么回事?”安迪正色道

“就是你知道的那样。”谭宗明并没觉得意外地挑了挑眉

“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你把我的私人号码给他的时候。”

“那么早?还是我给的号码……不对啊,”安迪抬眼看着对面悠哉的谭宗明

“那次的事你摆平得那么迅速,不像是你的风格。”

“我什么风格?”

安迪双手交叠放在桌上。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谭宗明笑了笑,伸长了腿身后靠在椅背上

“这事儿办得这么迅速,还是小木去办的。要不是和你有关,就是你故意的……”

“行了,我的大侦探。你猜对了,是我。”

“只是,要是我没记错,那几天是他们……”

谭宗明点了点头。

“严重吗?”安迪问:“这么多年了,我以为……SORRY,是我疏忽了。”

谭宗明看着安迪关切的眼神,仿佛看到当年那个惊慌失措的女孩。

“没事。好得差不多了。这不后来遇见了赵医生嘛~很好用。”

谭宗明讲得别有深意,不知道是那个方法好用还是赵医生……

安迪叹了口气

“赵医生可是我的朋友。”

“放心。我跟他,就跟你和小包子的关系是一样的。”

“你能别叫他小包子吗?我总觉得自己像是在和个包子约会。”

“嗯,下次叫他肉包子。”

“老谭!”

“怎么,这就护上了?他把你拐跑了,我叫他个绰号都不行?”

啪!

“别打岔!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安迪甩了甩拍桌子拍疼了的手

“肉包子……”

“赵启平!赵医生是我朋友。”安迪抢白

正色问道:“你是认真的吗?”

谭宗明收起戏谑的神色,闭了闭眼说:“我不知道。”

“别这么看我,我真不知道。”

“安迪,我知道你的想法。这件事也不是有意瞒你。可我没有办法给你个明确的答案。他不是小包子,我也不是你。”

“你很看好包奕凡。”

“他适合你。”

“你就这么确定?”

“旁观者清。”

“可我看不出赵医生适不适合你。”

谭宗明看着对面那个女孩认真又担心的神情,心里一片柔软。

认真又担心的女孩继续说:“我看不出他和伯曼小姐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

谭宗明扶着额头,前言收回,这个姑娘永远都是能给他会心一击的人。

“安迪,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两次。”

“唉?我以为你喜欢那个类型。那,不一样吗?”

“不一样。没错,我是爱她。但只是爱过。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也是一种缘份。爱,是最讲究缘份的一种。”

    谭宗明顿了顿继续说:“这样说吧,刚开始,我确实只是想玩玩而已。毕竟这个赵医生对我的抚慰作用还是满大的。可是后来,我发现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变得像个‘正常人’。正常,你明白吗?想要做些……上床以外的事。像个正常人那样,下了班回家有个人说你回来了,还为你洗手作羹汤之类;就好像我们在美国上学的时候,但又不太一样……”

“你没有跟他说过吗?”

谭宗明摇摇头。

“可我打算说了,跟包奕凡。”安迪摸出个化妆包开始补妆:“他一会儿来接我。”

“安迪,你要把小怪物放出来吗?”1)

“小怪物,也是我呀。”

“不坦诚并不等于欺骗。”

“老谭,”安迪补好妆给了谭宗明一个灿烂的笑

“好看吗?”

谭宗明看着安迪坚定的笑容,知道她心意已决,于是叹了口气不再劝她。

“好看。”

 

“你呢?不打算告诉他么?”

“不。等有机会吧。”

 

谭宗明做了个委屈的表情

“安迪,你这样我的小怪物很寂寞呀。”

安迪噗嗤笑出声,从办公台后面走到他面前

“你在撒娇么?”

她把手搭在谭宗明的后颈部说:2)

“两只小怪物,永远都是朋友。”

 

谭宗明就坐着的姿势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一个拥抱。

 

“哎,别弄乱了我的发型。”谭宗明抓住一只破坏气氛又做乱的手。

“我记得在美国的时候,你的头发比这会儿长多了。”安迪用另外那只手把谭总的刘海全扒拉下来,还顺手呼撸了下头毛。

“你才多大就有白头发了。”

……

 

“安迪,小江他们问今天加不加……”

秘书姑娘被自家CEO和CFO的亲密举动惊呆了,吓得把班字吞了回去,转身要跑,却被安迪叫住

“等一下,什么事?”

秘书战战兢兢地重复了一遍

“告诉他们,把做好的数据报告发我邮箱。今天不用加班,早点回去吧。”

小秘书胡乱点了点头,扔下一句‘我什么也没看见!’一溜烟跑了

 

谭陛下在大司马怀里叹气

“我应该给你装道门。”

大司马翻了个白眼想要敲醒陛下看看四周的玻璃门。

这时手机屏幕亮了下跳出条微信

“起来。小包子到楼下了。哎呀,都被你带跑了!”

谭陛下慢吞吞地站起来,抓了抓被弄乱的头发,发现完全恢复不了原来的发型,于是放弃了。

“啧,等会走专用电梯。”

“挺帅的,这样显小。快一点。”安迪笑着催他

“让他等一下怎么了,就你有男朋友啊。等会我也接赵医生去。”

谭宗明左手接过小秘书递过来的包给安迪,右手在小秘书跟前打了个响指。

小秘书呆了一下,在他俩身后说:

“安迪再见。谭总慢走。”

 

电梯缓缓地关上门

“你什么时候打起响指了?”

“回国之后。你不觉得很帅么?”

谭宗明凑到安迪跟前,啪地打了个响指。

“帅,很帅。”安迪拿眼白他

 

在安迪出电梯的时候,谭宗明叫住她

“安迪,要是小怪物受伤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BYE”

 

 

谭宗明到六院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在路上打的电话,没有人接。

 

赵启平今天下午有个手术,下了手术已经六点多了。主任看时间不早了,便请大伙吃个晚饭。一群人才换好衣服往外走,接到了谭某人的电话。

“哪儿呢?”

“医院。主任说请我们吃饭。你在哪儿呢?”

“医院。”

“……你不会在我们医院吧?怎么了?哪儿难受?”

“没有。在你们医院花园。我来接你下班。”

“接我?你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哦,我刚下手术……你等我一下。”

“小赵,你快点。”葛主任在前面喊他

“哎。”赵启平挂了电话:“那个,我这儿有点急事不去了。你们吃好啊。”

 

赵启平三步并两步跑到花园的时候,远远地看见那人像是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似的,来回溜达。

“唉,你这刘海怎么回事?!”

“不好看么?”

“好看呀。”就是,好想摸摸

谭宗明像是看出他的心思,把头往他跟前凑了凑

……

一只美丽又强壮的猛兽在你面前温顺地低下头

赵启平美滋滋地伸手,毛还挺滑,手感。。。他用手顺了顺谭某人的头发,发现完全固定不住。

“你这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发蜡呀?”

谭宗明完全没回答,只是垂着眼面无表情地蹭了蹭他的手

这人吧,没表情的时候特别严肃特别有气场,一副高冷地样子,可今天无端地让赵启平觉得好像有点,嗯,委屈?

“怎么了?今天怎么突然来医院‘接’我?”

“安迪跟我说,小包子到公司来接她下班。还要去江边看夜景。”

“她这是答应小包,呃,包总的追求了?不是,你跟她比什么?”

谭宗明继续没表情地看了赵医生一眼

“你告诉她的?我们的关系。”

“啊?不,不全是。其实,是安迪和曲筱萧猜到一些问我来着,我就顺势承认了……”赵启平有些没底气,“对不起。本想等你出差回来再跟你说,没及时告诉你。”

“安迪今天警告我来着。她说,赵医生是她的朋友。”他看着他的眼睛说

“让我不要辜负你。”

赵启平有些感动,安迪真是个好姑娘!这个朋友没白交!

“那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嗯,我饿了。你饿么?”

“喂,不要岔开话题,我……”

咕噜~

“……饿!”

赵医生按着七个多小时没进过食的胃上了车,从储物盒里找出前几天放进去的奶糖来。自己吃一颗,一颗剥了半张糖纸塞到坐在副驾的谭总嘴里。看着他伸手扯掉糖纸,额发凌乱地搭在眉毛上,配着今天穿的这一身休闲西装,特别显小。

“哎,你到底跟安迪怎么说的?”

谭宗明把糖嚼了嚼咽了下去。

“她今天要跟肉包子坦白。”

“坦白?”

“嗯,大概是爱上肉包子了。特别紧张,我怕她喝太多水会涨,拦了一下,她就把我的发型弄乱了。”

“啊?”

赵启平有些低血糖的脑子跟不上谭宗明的跳跃性思维,一不留神,错过了下桥口

……

坦白?不是告白么?

谭陛下和大司马过招,大概是输了?

 

“家里还有些通心粉和芦笋,我们去趟超市买点三文鱼,给你做意面好不好?”

“嗯。”谭陛下没有异议

 

在停车坪停好车,谭宗明解了安全带,却没下车。

 

“怎么不下车?”赵启平疑惑地看着他

“安迪问我的时候,我还有些不确定。可是看着她那么自信地走向包奕凡,我突然,很想见你。”

他冲他微笑

“我该说,幸好今天你有手术么?”

今天的谭宗明,特别的温柔。

赵启平觉得,心酸软得都化成了水,快要溺死在他的温柔里。

“可你都没说过喜欢我。”

他咬了咬嘴唇

“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和个男人在一起,而且你这个人又无趣又霸道,还喜欢自作主张。对,还总欺负我。还……算了,谁叫我喜欢你呢!”

赵启平抿着嘴,表白的话说得自己都难为情

“哎,你的手干嘛呢?不会是在给我比心吧~”

“比心?”谭总抬起右手看了看

“对啊。现在网上很流行的。你看这样是不是像个心~”赵医生伸出手来捏了个‘心’,表情又傲娇又得意。3)

 

谭宗明在赵启平面前打了个响指。4)

 

赵启平呆一下,眼睛闪过一丝迷茫。

 

“怎么不下车?”赵启平疑惑地看着他

谭宗明拉住赵启平的手说:“我喜欢你。”

赵启平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窘迫地看了看四周

“你,你,怎么突然……”

“你不是嫌我没说过么,我现在说给你听,我喜欢你。”

赵启平摸着自己滚烫的脸,深吸了口气看着谭宗明的眼睛说

“我也喜欢你。”

谭宗明用另外一只手捏了个‘心’送到赵医生跟前

“‘心’。”

“你这是从哪儿学来的?”赵医生即惊讶又心动

“要不要?”

“要!”

赵启平瞪了谭宗明一眼,凑上前咬了他这个‘心’一口

然后甩手下了车就往超市里走。

谭宗明看着自己带着口水和牙印的手指,神情有些复杂。他闭了闭眼让那些情绪都退去。下了车,朝着在电梯旁等他的赵启平走去。

“唉,也不等我一下。我迷路了怎么办?”

“哼!”

 

 

1,小怪物:安迪的小怪物是她疯狂的基因。谭宗明的则是他的技能和PTSD。

2,拥抱:安迪虽然不喜欢别人碰她,但对谭宗明是免疫的。就像谭宗明的技能把安迪也免疫

3,比心:一个KKW和浴巾小王爷的采访,灵感来源于此

4,响指:响指是起到一个暗示的辅助作用。设定此AU的谭总的天赋技能,类似催眠。秘书是被清除了看到他们拥抱的记忆。其实只要看着对方的眼睛或是说话就可以生效,并不需要响指。所以安迪才会问以前不打响指的。而且此技能只对两个人无用,安迪是其中之一。(我大概是游戏玩多了……)

 

 

评论
热度(39)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