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若辰

[蔺苏]花非花 04 下

阿晨的身世


梅长苏眼神一凛,伸手掐住了阿晨的脖子

“说,谁派你来的?你接近我到底要干什么!”

 

阿晨憋得满脸通红,根本讲不出话了,直拿手拍梅长苏的手臂

梅长苏回过神,方才松了手

 

他没有武功。

 

阿晨的脖子被掐出了指痕,眼泪汪汪地咳了半天才声音沙哑地说:

“苏,苏大哥……没人派我来,我就是想,想请你帮我……”

梅长苏负手而立,满眼戒备

“你是怎么知道我中的是火寒之毒?”

 

“脉像!刚刚摸到你的脉像。而且引,哦,赤珠果是热性的,你用了之后寒症却一点也没好转,再者你的内力也是火像,火寒反而相生,当然是火寒之毒。”

“那你也应该知道火寒之毒乃天下奇毒之首,怎是你这小毛孩说解就解的?”

“我能解。”阿晨说得特别肯定

梅长苏叹气,见他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活像只红眼睛的白兔子,又想起晏伯伯说的要徐徐之的话,卸了戒备。

“今天好好休息,明天……”

“你不信我!”

“你连姓甚名谁,家在哪里,师从何处都讲不清楚,要我如何信你?”梅长苏无奈

“我……”

“好了。这火寒之毒,我已经治了十几年了。也看过不少名医,吃过不少药。这次要不是药王谷的冰续草我也活不到今天。你随随便便说能解,我该信吗?”

“冰续草!?你们居然能找到冰续草?”阿晨惊讶地说

“对,冰续草。你知道?”

阿晨抿了抿嘴,上下打量了梅长苏,小心翼翼地说

“我能,能再诊诊脉吗?”

“刚刚才说过我的脉像,不是诊过了?”

“我想仔细诊一下。”

梅长苏看他认真的样子,把手伸过去给他

阿晨仔细地为他诊脉,那样子别说,还真是有些医者风范。

梅长苏本也没有抱什么希望,只是不愿意驳他的意罢了。阿晨切完脉,手一转握住了梅长苏的手腕

“冰续草的续字是续命的续。这种草用了也不过是多活着时日,你的毒……”

阿晨皱着眉头,一副担心的表情。

梅长苏反手在阿晨的手上拍了拍,以示安慰

“我知道。本该十几年前就不在世的人,多活了这么多年也该知足了。而且我想做的事,也都基本完成。眼下只有这一件事,哦不,两件事,我到是很想看到结果。看你这表情,像是我要命不久矣了?”

“你要是不解这毒,就真的是命不久矣了。”

“那,我能回到京城吗?”

“啊?能。”

“那……我能看到新帝登基吗?”

“新帝?谁?”阿晨不解

梅长苏笑着揉他的头,阿晨挣开他的手

“你别笑,是真的。如果不解毒,你最多活个一年半载。如果解了……”

“一年半载?够啦。”

“苏大哥!”

梅长苏把毯子铺开,然后去拿另外那条

“好啦,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找扇子吗?明天到了徐城,我带你去报官好不好?”

阿晨看着梅长苏给他铺好了毯子

“那把扇子对我真的很重要。我……我不是不想告诉你……是……是我根本不记得。”

“不记得?”梅长苏盯着他,想看出点破绽

阿晨舔了舔嘴唇,把有记忆以来的事交待个大概:

在山上一棵大树下醒来,什么也不记得。手边有把扇子,只记得扇子是姐姐送的,姐姐叫阿镜,自己叫阿晨。在山里漫无目的游走的时候,看见条颜色奇怪的菜花蛇,跟着这条蛇摘了些果子,就是那赤珠果。

 

“我叫它引毒果。这果子本身是没有毒的,却可以把吃掉果子的动物或人身体里的毒素引出来,虽然有补益功效,如果没吃够量,很容易被自身的毒素毒死。”

“你是说,赤珠果本身没毒,毒死的人都是被自己身体里的毒素毒死的?”

梅长苏说起来像是在说绕口令,他拿出水壶喝了口水,递给阿晨

阿晨抱着水壶点头

“嗯。”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吃了呀,挺甜的。”

……

梅长苏眨眨眼,接着问

“后来呢?”

 

后来到山脚下借宿在猎户家。老猎人一家七口,儿媳妇肚子里还有一个。那天半夜听到屋外声响起来查看,没走到窗边就被迷烟迷晕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和那个猎人家的儿媳妇一同被绑在一辆马车上,身下全是金银首饰。

强盗有四个人,三男一女。

 

“儿媳妇?就是那个孕妇?那其他人呢?”

“除了她和我,其他人全都被杀了。他们讲蛮族话我听不太懂,不过那个女人讲一口生硬的南楚官话。这几个人就是冲着孕妇来的。我不过是顺带看着像是可以索要赎金才顺便……”

阿晨摸摸鼻子

“那你怎么逃出来的?”

“哦,”阿晨坐正,“马车过弯的时候我装作颠簸掉下车,旁边就是山涧,我就顺势滚下山了。”

“山涧……”梅长苏想了想刚刚看到的光裸的上身,并没有什么伤痕

“掉下去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迷烟还是撞到了哪里,基本动不了。不过到是躲过了那几个强盗的搜捕。再后来能动了点,慢慢挪下山,遇见了小花。”

“小花?就是阿秀抱着的那个小丫头?”

“对,也不知道这不到两岁的孩子怎么跑到山里来的。叼着半块饼趴在我身边,看我醒过来就把饼往我嘴里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块饼,反正后来到是能动了。”

“所以,你帮他们逃跑,还带他们出城。”

“嗯。”

“那么,强盗是有四个人,三男一女,南楚人或是更南的蛮族。抢劫,杀人。”

梅长苏看向阿晨,问他

“你确定你的扇子是被他们抢走了?”

“对,我被绑着没办法拿到,身上就只剩下这个装药的荷包。”

“那你又如何找到他们?据你所说已经超过十五日了,那些强盗早就不知所踪了。”

“我听他们说当地有个什么节日,他们打算去那边再抢些财物。而且我在那个女强盗身上下了药。”

“药?”

“嗯。只要她接触过的东西,便能留下味道,顺着这些痕迹就能找到他们。”

“有味道?难道他们闻不出来?”

“当然,我做的药,人闻不出来,但蛇可以。”

“蛇?”

“嗯。”

他在衣服堆里找出那个不知颜色的荷包,从里面拿出几颗赤珠果,又找出一截竹筒

“还有三颗,给你演示一下这果子的其它用途。”

阿晨给了梅长苏一颗,自己吃了一颗,然后拉着梅长苏出了山洞。

这时雨已经停了,他们在一块岩石后面藏身。

“吃啊。”阿晨催促

梅长苏手里拿着小红果犹豫

“不是要吃够量才……”

“你不是吃够量了?吃满五颗之后这个就没什么效果了,不过能顶饿。”

阿晨见梅长苏把果子放进嘴里,才把最后那颗果子沾了些自己的口水扔到了对面空地上。

约半柱香的时间,草丛里沙沙作响。一眼望去,大的小的,粗的细的,不知名的蛇铺满地面,围着那颗赤珠果打转。看得梅将军头皮直发麻。

又过了一会儿,一条银环蛇从蛇群中爬出来,把赤珠果围在中间,对着周围的蛇群嘶嘶作响,蛇群如潮水般退去。

银环等其他蛇都走光了,才吞下那颗赤珠果。

阿晨见蛇吃下了果子,便飞快地跑过去,手指灵活地在蛇身上一捏,一提,就把银环装进了竹筒。

梅长苏见阿晨喜滋滋地抱着竹筒跟他献宝

“小环吃了果子要睡一觉,明天就能带我们去找人了。”

“……”

 

阿晨裹着毯子往梅长苏那边凑

“干嘛?”

“冷……”

梅将军把火堆拔得旺了些,并无视了对面可怜巴巴的小眼神。

阿晨蜷成一团沉沉睡去。

梅长苏听着他呼吸渐渐平稳,睁开了眼。默默地打量着对面那个据说失忆了的孩子。

 

这个孩子,长得好,教养好,举手投足之间的做派优雅又洒脱。年纪不大,就知道赤珠果和冰续草的来历,说明家族颇有能量,至少是个行医世家。这样的世家在大梁也不多见。被强盗掳走,还能在逃跑的时候给人下药,这份胆识也不会是生在普通人家。手脚绑着掉下山涧,应该吃了不少苦头,却还能知恩图报。而且失忆……

疑点太多。

梅将军叹气,明天还是把他送到徐城守备那里吧,还有强盗的事,督察使的牌子也该派上用场了。

 

 

糟点太多不知从何说起

 

小环?

嗯。

什么时候……

刚刚起的,好听吗?

银环是毒蛇,找人能行?

它吃了我的果子,就是我的蛇了,自然要听我的。我做的药下的毒,没问题。

赤珠果,是这样用的?

唉?不是吗?那你们怎么用?

我们……好吧,其实这果子不常见。我也不知道。

哦,我叫它引毒果。引(指指竹筒里的银环)——毒

 

 

晨:阿苏,吃了果子,就是我的人了哟~

苏:(冷漠脸拔剑)

 

PS:也不知道这果子怎么这么多戏,大概是想吃樱桃的怨念?

 


评论(6)
热度(16)
杂食,文渣,博爱,手残

关注的博客